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安徽新闻 »

皖首位赴南极科考气象工作者杨勇:雪打脸上结成冰口罩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杨勇在南极雪 地中艰难行走。 (受访者供图)

杨勇在南极雪地中艰难行走。(受访者供图)

新安晚报 安徽网(www.ahwang.cn)讯 近日,为了迎接3 月23 日的“气象工作日”,我省首位参加南极科考的气象工作者杨勇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南极气象科考之旅”。杨勇是黄山市祁门县气象局副局长,作为我国第32 次南极科学考察队中唯一的安徽队员,一个多月前刚刚结束了为期15 个月的南极科考任务。在我国南极中山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和队友们记录和拍摄了大量的南极资料。通过他的讲述,记者了解到在南极这种极寒天气条件下特殊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5分钟的路要走半小时

南极寒冷干燥,是世界上最冷的陆地。从1985 年开始,我国陆续在南极建立了四个科考站。杨勇和同事们这次工作的科考站叫中山站,极低气温是-45.7℃,极大风速有50 米/秒,相当于15 级的大风,而且一年大风的日数近130天。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工作,杨勇和同伴们每次出去,帽子、手套、风镜、面罩都要戴上,如果碰到暴风雪就得全副武装,穿上“ 企鹅服”。所谓“企鹅服”是根据南极恶劣的气候条件专门开发的连体衣,这类服装适合户外作业。不过即使穿上它,对于科考工作者来说,依然难以完全抵御严寒。

杨勇说,他们外出工作最怕的是暴风雪,不但因为风雪本身的威力,还因为风吹之后形成的“ 雪坝”。雪坝通常有一米来高,如果暴风雪很大,可能会有一人多高,在这样的地方行走非常困难,因此杨勇和队友们有时候会采取一种特别的方式来“走”。在他播放的一段视频里,记者看到他在不停滚动,对此杨勇解释说:“没办法,这样的情况下你根本就走不过去,就得摸爬滚打,有的地方你必须爬过去或者滚过去。平时5 分钟不到就能走完的路,这样‘走’要花上近半小时。”

每天凌晨四点前起床

杨勇和队友们在南极主要的工作就是观测和采集各种气象数据,杨勇主要从事地面气象观测,编制并发送气象报告,维护气象仪器,具体到每一天是4 次地面观测和2 次定时发报。无论天气如何,每天凌晨4 点前他们就要起床,前往中山站附近的气象台进行气象观测,然后把观测数据传给世界气象组织,并由世界气象组织把这些数据分发给其他科研机构。

即使在国内,每天凌晨4 点起床也不容易,更何况是在南极。因为队员们进行观测的建筑“气象栋”是当地最老的建筑之一,没有地暖设施,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下呆上一个多小时,小腿以下都是僵的。但是和挨冻相比,起床更是件痛苦的事儿。杨勇说:“我们越冬队员在中山站要连续经历54 天极昼和58 天极夜,生物钟被搞得紊乱,睡眠也差,有时1、2 点才睡,不到4 点又要起来……连续一年4 点前爬起来对我确实是考验。不过,幸好气象栋里太冷,没法打瞌睡,让我能够比较精神地工作。”

简单工作变得困难重重

由于很多气象数据需要工作人员在室外进行采集,所以遇到恶劣天气,看似简单的气象观测都会变得困难重重。杨勇举例说:“比如修复断了的数据线,这项简单的工作拿到南极户外难度就要增加好多倍。一般情况下断线接一下再用胶带一裹就可以了,但是在南极的极寒天气中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很难完成。因为如果你戴着手套去扎这个线,手不灵活,扎不好;但是如果不戴手套,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天气里手会迅速冻僵,也扎不好,还很容易冻伤。”杨勇提供的另一段视频显示,在暴风雪中完成观测的他,回到宿舍脸颊和嘴边都是成片的冰雪,好像戴了一个“冰口罩”。杨勇告诉记者,这是自己出去观测天气后刚好遇到风雪,雪打到脸上就结成了这样的冰,刚开始还觉得冰冷,后来就有点冻麻木了。

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杨勇却非常庆幸能参加这次南极之行。“除了工作,我们还在南极拍到了极光、冰山、企鹅、海豹、虎鲸等珍贵的资料,这些对于我们认识南极天气和生物之间的关系都非常重要。我们的工作虽然看起来艰苦枯燥,但却是人类认识南极和地球非常重要的一环。”

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王俊

责任编辑:王翠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