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安徽新闻 »

高二男孩刷爆母亲信用卡 “打赏”网络女主播

安徽商报讯   高二男孩仅仅在一个月内就刷掉了母亲一万多元的信用卡,只是为了给“主播姐姐”买虚拟的鲜花和礼物。12月18日,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心理咨询中心心理治疗师郑诚见到小亮(化名)时,他的妈妈在身边气愤而又无可奈何,“而这样沉溺网络直播的孩子并不在少数,多数为年轻人,以男性居多。”

  1、高二男孩一个月“打赏”主播万余元

粉丝为女主播花5万只为听名字;12岁孩子沉迷网络主播,花光父母积蓄打赏主播;因为孩子看网络直播,这个家庭倾家荡产……“不要以为这样的新闻离我们很遥远,其实身边就有这样的孩子。”郑诚介绍,来做心理治疗时,小亮正上高二,他坐在治疗室舒适的沙发上,一脸憧憬地说,“等我下个月要到零花钱,又可以给主播姐姐送礼物了!”“什么主播姐姐?”郑诚问。一听这话,小亮猛地直起身,滔滔不绝地向郑诚介绍了十来分钟,一扫之前的怠惰神色。

这并不奇怪。小亮之所以来做心理治疗,就是因为他在一个月内刷掉母亲一万多元的信用卡给“主播姐姐”买虚拟的鲜花和礼物,却对家人态度冷淡,情绪不稳定,成绩下滑,濒临休学,才在父母的劝说下前来寻求心理治疗。

2、 孤独没朋友,他将网络主播当“姐姐”

“我听奶奶讲,在我之前其实有个姐姐。”小亮压低声音说,“不过两岁多就没了(指夭折)。要是她活着,我就有人可以讲话了。”小亮告诉郑诚,由于父亲经商,常年出差;母亲也经营一个小超市,每天起早贪黑,平日里没人陪他说话。

初中时小亮有个好朋友,一起上学,一同游戏,但高中俩人不在一个学校,渐渐也疏远了。

日益繁重的学业让小亮有些喘不过来气,周围同学每天只是不停地学习,没有一个好朋友。他每天放学后在楼下吃碗炒饭或者炒面,再回到空无一人的家里写作业,日子久了,倍感孤单。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某知名直播平台,面对眼花缭乱的主播,他选择了一位粉丝数量极少的姐姐,“我觉得她肯定也没什么朋友,也许能理解我。”

他将主播视作自己的亲姐姐,每天夜里偷偷上网,将生活上的烦恼尽数向其倾诉,对方虽然看不到屏幕这端的人,但也愿意以“姐弟”相称,对“弟弟”大段大段的文字予以柔声回应。“弟弟”更是主动送上礼物,且价格越来越高,最终刷爆了母亲的信用卡。

3、关爱缺失、炫耀攀比……医生“对症下药”

“在小亮心里,‘主播姐姐’扮演了亲人的角色,填补了父母情感关爱的空缺,他觉得无以为报,唯有金钱;另一方面,花掉父母的钱,似乎也是一种无声的抗议,以期引起他们的重视,想来不免心酸。”郑诚表示,遇到这样的情况,家长需要反思自己的行为,重视孩子的心理发展,改善他们的成长环境。

但并非所有沉迷主播的心理因素都是如此。在郑诚遇到的另一些案例中,大多是年轻人社会经验不够,阅历不广,又出于炫耀、攀比或是“要面子”的心理,所以不惜倾其所有为博主播一笑,“这种全身心的投入也侧面反映了其内心的空虚。”

对于这种情况,郑诚建议,最好先督促他们发展兴趣爱好,增长学识、见识,充实空虚的心理空间,这样才有可能逐渐摆脱虚拟世界的桎梏。(朱世玲 李皖婷 张永) 

原标题:高二男孩刷爆母亲信用卡“打赏”网络女主播
责任编辑:许大鹏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