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安徽新闻 »

知名作家刘湘如:行走于《人生百味》里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大约20年前的一天,我出差六安,晚上在宾馆里闲得无聊,就着昏暗的台灯写了篇随笔《生命的选择》,此文后来被选入多种重要的文选里,而《新安晚报》是此文的首发者,当时我与这家报纸尚未谋面互不了解。

说来有趣,彼时《新安晚报》声名初起,我是第一次给她的副刊投稿,用了个从不使用的笔名“老橡树”,手写稿,从六安的邮局寄出,这有个心理暗示,我想检验一下这个诞生不久的报纸副刊的编辑眼光,是重视文章还是重视作者?是否每稿必看?因为不知道我是谁,相互十分轻松,假若能够对接,便是一种缘分。完全没有想到是:一切竟是如此的合拍而微妙,在我从六安出差回合肥的第二天,我的邻居送给我一份《新安晚报》,副刊的头条,赫然登载着老橡树的这篇随笔!

真的是服了!我的感慨和感佩的心情同时涌起,暖意溢满全身。

这就是一种缘分。从此,她便闯入了我的生活。我成为了这家报纸的忠实的作者和读者。马丽春、黄从慎最早地成为发表我作品的编辑和朋友,从此不舍不弃,我周围的朋友常常因我而亲切地说出新安副刊编辑们的名字。

生活里处处有着蹊跷的伏笔。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期,某天我在界首一家全国有名的企业采访,老板朱慧秋拿来一张报纸,上面一篇很长的关于中医药的文章吸引我的眼球,文笔犀利流畅,作者叫马丽春。我问马丽春是谁?朱慧秋说是个医学硕士,我当时不以为然。没想到若干年后,这个马丽春成了我文章的审稿人,是《新安晚报》的副刊部主任。记得我的长篇《美人坡》出版后成了当时的畅销书,一次马丽春约我见面,快人快语,直来直去,问到《美人坡》的来龙去脉,我说了段经历令她感慨横生,当即约我把那些趣事写下来,后来,《美人坡出版的前前后后》,《关于美人坡的对话》等,几乎每次都占了副刊的整个版面,这让我感动莫名!作为一名皖籍作家,《新安晚报》的关注当然十分重要,作家是需要阵地的,同样也需要扶持和帮助的,这些都是我与《新安晚报》重要的缘起,是一种冥冥中的难能可贵的真诚!

几年前我开始整理我的散文文集,无意中发现报纸副刊占了很大比例,八十年代《文汇报》“笔会”发表的《欢团记趣》《写春联》《不雕》《女人二章》等等,九十年代《人民日报》“大地”发表的《淮安神韵》《听鼓涉故》《虞姬墓前》《牯岭情思》等等,新世纪至今《新安晚报》“人生百味”发表的《夜宿燕子岛》、《灵寺》、《十步斋记趣》、《西湖感事》等等,都可称作是我散文创作中的精品。特别是,我最近十几年的散文有很多是由《新安晚报》最先推出的,这确实引起我的好奇。我年轻时自己干过副刊编辑,对于报纸副刊有某种亲切,一篇散文写成时,常常喜欢先投给报纸,而在安徽,《新安晚报》无疑是最优先的选择。我常常津津有味的回忆我给《新安晚报》发表的文章,因为各显其是,很能够得到读者的好评。我甚至发现《新安晚报》在安徽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人民日报》,因为我在《人民日报》副刊发表文章后无人提及,而在《新安晚报》副刊发了文章后,即刻就有读者向我谈及自己的阅读心得。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我不知如何准确表达我对“新安副刊”的特殊情怀,我搞创作五十年了,退休后已厌倦于投稿,对一切身外浮华不感兴趣。但有时限于某种原因不得不写出新稿时,总是不自觉地随手发给“新安副刊”编辑的邮箱。每次,“人生百味”总是宽厚友好的接受了我,而且放在副刊重要的位置。我给《新安晚报》写过多少文章已经很难记清了,感情是那么纯净而清晰,一些受到好评被到处转载的散文,原载处就是“人生百味”。《十步斋记趣》《秋浦河遇险》《秦皇岛的槐花》《仁者如春》《人性的力量》《生活的状态》《淘书》《被亵渎的善》《老人和小巷》《水的境界》《加州的阳光》等等等等,这些经过黄从慎马丽春精心编辑和审核过的文章,带给我欣悦,带给读者满意。有次我从上海去国外旅游,突然接到长途漫游电话。原来是一个读者,他说在列车上看到《新安晚报》上登我的一篇文章,解救了他,他本来打算放弃工作浪荡世界后自生自灭了,读了文章后,几个月的心理障碍消失了。他说的是黄从慎编发的《生活的状态》一文。还有,郑州一位读者给我来信,说高考落榜原准备轻生,在淮南看了新安晚报副刊上刊载我写的《人生感悟录》一文,放弃了轻生念头。

我为自己的文章感到欣慰,当然更为发表我文章的《新安晚报》感到钦佩和感激!

当今是一个色彩纷乱的时代,纸质媒体举步维艰,今天的报纸怎样才能让自己独领风骚呢?这不是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然而每当我在媒体上看到《新安晚报》跻入中国十大晚报荣誉系列,成为全国百强媒体等等的相关报道,我则为这个报纸感觉自豪。新安人不容易,新安的历代领导不容易,他们在数十年时间里一直效忠职守,让这张报纸成为晚报的骄傲,成为编辑和读者作者的骄傲,这不能不说是皖地报纸的一项自豪和成功!

有哲人说:“估量命运的哲学就是不可估量”,成功不可复制,以我孤陋之见,总是要抓住两头,即读者和作者,抓住他们也就抓住了财富和成功!

数年前我见到黄从慎,我说你们报纸副刊的稿件在全国都堪称优质,为数不多,他谦虚地认为还要继续努力。其实我说的是真话,像马丽春和黄从慎这类副刊编辑,对编选文章相当讲究,他们十分的认真,有时候为了一篇文章的一句话也会打电话和作者商量,对于每一篇作品做到认真不苟小心翼翼,当今全国有多少副刊编辑能够做到这样?我时而感到作为新安作者的自豪。其实报纸副刊是没有边缘界限的,全国一盘棋,一个报纸在全国产生了很好的影响时,往往也有着副刊的一份功劳!

人的感情是互相的。报纸对读者和作者讲究爱和信,他们也会用诚信和爱回报于报纸。我还记得2009年8月,我的长篇小说《风尘误》在上海书展上亮相时,引起了较大的反响。我想把这种效应传导到我的故乡。那个酷暑难当的晌午,在新安副刊的办公室里,我把从上海带回的唯一的一本样书交给了马丽春,她翻看了一会不断点头,随即找来了访谈记者,并找来摄影记者当场拍照,第二天,一篇专访《刘湘如解读扑簌迷离风尘误》出笼了,占据了报纸显要的位置和版面,后来副刊又多次介绍了这本书。这些看似作者和报纸之间的平常的互动琐事,也为后来《风尘误》一书在各类图书市场的销售起到了极大的推助作用,更是成为我记忆中的一道美景。

在写这篇小文时,我闻见有一股清香轻轻吐露,齿颊余香,馨香沁入,虽然是我案头边的茶香,但令我浮想联翩随君沉浮。我想说,不管是读者,作者,假如本身只是一杯白水,如果加入到新安的动人行列里,就如同余味的茶香馨香四溢。生活中的朋友可以随性往来,新安副刊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她不仅仅是安徽的窗口,更是链接四海兄弟的纽带。

最近20多年来,我的创作活动时不时与《新安晚报》有一种特殊的牵连。一若我在台北故宫见到的黄庭坚的《水调歌头·游览》: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刘湘如

责任编辑:许大鹏
文章关键词: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