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安徽新闻 »

作家许若齐的新安情缘:君子之交淡如水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给《新安晚报》副刊写稿十余年,若辑成一书,该有200多页吧。从一个文字爱好者一路走来,亦结识了几位“新安”报人,深浅皆朋友,往来淡如水。

2002年去欧州。第一次迈出国门,新鲜激动,回来后竟有了表达的冲动与渴望。下笔行云流水,成文《德国小镇》。一位朋友看了,叫好,要交《新安晚报》发表。我求之不得:此报正一纸风行,好看;尤其副刊“人生百味”,雅俗共赏,我每期必读,也记住了责编马丽春、黄从慎。

一周后,《德国小镇》发表,未删减一字。亢奋的表现就是兴冲冲买了10份当天的报纸,不找零钱并告知报贩子上面有我文章。他笑,第一次见报的,都是这副模样。也有忐忑:毕竟是熟人转交的,我之文字究竟如何,且听责编说法。于是约马丽春喝茶,她是忙人,一再爽约。

终于见到这位马女士。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穿着朴素,快人快语。只说了句:你的文字功底不差,可以写下去,便戛然打住这个话题。然后不断电话,有五六位女子接踵而至,裙角翩扬,花枝乱颤。马丽春介绍说皆当下合肥女文青,不妨认识。坐下后,她们却不谈文学人生,张爱玲苏雪林合肥四姐妹什么的亦不涉及。大聊女性家常,内容不乏减肥润肤。现场唯一的男人孤苦伶仃,坐立不安,尴尬可想而知。

往后又连写几篇,一发而不可收。每每看见新作登出,居然有朝花夕拾之感。四十好几的中年人了,满血复活少年梦,难道还想与“人生百味”一同成长?一晃十几年,副刊依旧在,几度版面改。马丽春对我的文字不乏针砭:太端过紧,舒展不足,字里行间,有雕琢痕迹。老编辑确实厉害!终究是深受荼害的一代,又无天资兜底,哪能挥洒从容,开合自如呢?好在我从来没想过把自己搞大,做一个《新安晚报》的业余作者,足矣!

这几年,也常投稿给从慎。偶尔相聚,一桌人神吹海聊,他基本无语,只是抽烟喝茶,做倾听者,圈中朋友都说从慎仁厚实在。每次我寄稿,仅两字:斧正;见报后,又两字:谢谢。简洁得无以复加。徽州有遗风,讲究礼数,此举如隔空拱手作揖,意思全在里面了。似乎客套,又不尽然。每次写稿,处心积虑,斟词酌句。是你名下的白纸黑字,众目睽睽,焉能让人嗤之以鼻?每每打完“斧正”二字,如释重负;鼠标一点,就是庄严地送出,郑重地托付,很有仪式感的。我想,一个写作者的“不忘初心”,大抵如此吧。

很早就读过闫红的书与文章,她也编发过我若干烟火吃喝文。近期有几次交往,聊到读书及其他。她的阅读很广泛,有些涉猎一般是男人的专有兴趣范畴;融会贯通,且颇有心得见解,我刮目相看。看来“误读”一说,不仅“红楼”。

与吴华丽女士在徽派访谈节目认识。她的主持大方得体婉约,受访者往往如浴春风。术有专攻,如此款款善解人意,大概得益于其本人深厚的心理学造诣。

数年前,副刊部组织文化沙龙,几次见一帅气大男孩忙忙碌碌。他高高大大,人群中很有“鹤立”感。是副刊部哪位家长,把孩子带出来做做义工、体验生活?没想到,他竟是大名鼎鼎的蒋楠楠。

章玉政是在《新安晚报》组织的几次文化活动中熟悉的。印象最深的倒不是他策划之周密,调度之有方。那次纪念《新青年》创刊百年,开会前有很大争吵声。一看,玉政正与一人高马大孔武有力的汉子对阵。那汉子是个蹭会的老油子,非进会场不可。玉政以一己之身,硬将其拒之门外。汉子恼羞成怒,几乎动手动脚;玉政毫不畏惧,气势上全然压倒高出自己几个头的对手。我们一拥而上,将汉子撵了出去。一下午,我都在回味玉政的勇敢凛然。同是传统底蕴厚重,安庆文人与徽州的就是不同,陈独秀刘文典皆血气方刚,不像胡适之那样文质彬彬。“酒旗风暖少年狂”,玉政看来是得了些真传。

吴国辉与我住同一小区,属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我闲来无事,也拍些楼前房后的花花草草,蜀峰湾的朝霞,大蜀山的夕照……一日,才发朋友圈等点赞,国辉的一组便上来了。绝对秒杀,我的立马惨不忍睹。想想释然:人家可是“新安名记”啊,随便拍拍也甩你几条街!他还烧得一手好菜,我们几个朋友去蹭过一顿。道道都讲究色香味,尤其高汤大肉圆与卤牛肉。国辉写报社领导与同事的文章,原料鲜足,搭配、火候拿捏精准;端上台面,亦是大菜。□合肥 许若齐

作者简介: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写作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许大鹏
文章关键词: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