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安徽新闻 »

【两会点睛】咬文嚼字见情怀 委员发言痛批"痕迹主义"

1

据中安在线讯 “应当说,近年来在党政工作中兴起的‘工作留痕’管理模式,对于督促工作落实、责任到人,对过去绩效考核相对虚化的不足,起到了很好的弥补作用。但是,当一切工作都需要留下痕迹的时候,一种新的形式主义便应运而生了。” 1月15日上午,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举行二次大会,医卫界委员,安徽医科大学医院院长、教授徐培坤委员在大会发言时痛批“痕迹主义”。

徐培坤说,“痕迹化管理”,初期主要集中在扶贫表格、学习笔记、下乡打卡等方面。比如,有些单位规定扶贫干部进村要签到、入户要合影,并以此作为工作落实的重要凭证;还有的要求下级准备各种门类的学习和工作笔记,“专本专用”等等。

但这种新的形式主义迅速就蔓延到了学校、医院等各行各业,并变形走样,陷入为“工作”而工作,为“留痕”而留痕的怪圈。连一些日常的事务性工作也都要留下各式各样的痕迹。

“考核评比变成了‘材料比武’‘卷宗竞赛’‘台账比拼’。”徐培坤说,在这种“留痕备查”的指导思想下,有的干部入户走访一次,为完成拍照上报、减少下乡次数,竟带了几套衣服摆拍。不仅虚化了工作实效,而且挤占了基层干部真抓实干的时间精力,更助长了弄虚作假之风。

徐培坤认为,“痕迹主义”表现在基层,根子却在上级部门的官僚主义,上级下基层检查工作重“痕”不重“绩”,不愿意深入田间地头、农户家庭现场查看,只在会议室翻翻记录本、看看统计数据就打出分数,评出优劣,下级自然投其所好、投机取巧,甚至不惜造假。

因此他建议,领导干部要从自身做起,改变官僚主义作风。下基层检查、调研不预发通知,不要“被安排”,不要限于听汇报。应更多地“下地入户”,直接、随机接触群众了解实情,“既以痕迹作依据、更要以足迹为依托。”

同时,他认为,有关部门也要彻底摒弃形式主义思维和工作习惯,考核要降低材料比重、注重工作实绩。可引入第三方测评等形式,比如,对医院工作的考核评判以社会问卷调查、病人满意度为主要依据,医院科研开展情况、学术水平在全国的排名等作为参考,“医院好不好,病人说了算!工作实不实,群众说了算!”

“从‘工作留痕’这样一种科学的管理模式‘自然而然’地演变成‘痕迹主义’,可见反对形式主义的任务之艰巨。”徐培坤委员说,党的十八大以来,持续的反腐败高压成绩显著,不敢腐、不想腐的氛围已然形成,反形式主义也应反出如此气势、如此效果,“要对搞形式主义的干部实行‘一票否决’,使之不能从搞形式主义得到任何好处,形成不敢搞‘形式’、不想搞‘形式’的大环境。”(记者 彭旖旎)

原标题:什么都要“留痕”? 委员批“痕迹主义”
责任编辑:张至卿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