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安徽新闻 »

遗失半个世纪 这张泛黄的烈士证终物归原主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2017 年3 月,岳西中学老师胡政海网购了一本旧书,意外地在书中发现一张泛黄的烈士家属纪念证。证书详细记录了烈士王金其所属部队、牺牲经过等重要信息。胡政海每次翻看这张证书,心里总是充满敬意。后来,他觉得这张证书是国家给予烈士的崇高荣誉,应该归还烈士家属。为了寻找烈士家属,胡政海四处打听,终于联系上烈士王金其的后人。近日,烈士王金其的后人王必春从江苏赶到安徽岳西。据介绍,这张证书于1972年之前遗失。

遗失的烈士家属纪念证。

遗失的烈士家属纪念证。

意外收获网购旧书发现烈士纪念证

昨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联系上在岳西中学教书的胡政海。提起两年前的经历,胡老师仍颇为感慨。“我是一名普通教师,业余爱好就是在网上淘些感兴趣的旧书。”2017 年3 月的一天,胡政海网购了一本旧书。翻着翻着,突然一张纸从书里飘落。胡政海好奇地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张《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证书盖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印,于1955 年签发,表彰江苏如东县抗日烈士王金其。

纪念证记载了烈士王金其所属部队是新四军一师三旅七团二营一排二班,其职别是战斗员,1940 年入伍,1943 年3 月牺牲,牺牲地点位于大丰县草堰,牺牲原因是与日寇战斗趴在屋顶被敌人打中。

“当天,我在日记里专门记下了我发现这个宝贝的事,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爱人陈桂红。我们都为这份意外之喜而高兴。后来我把纪念证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

胡政海说,每次看到纪念证,就能想到一个抗日英雄战斗时的场景。

最近,胡政海心中总感觉莫名的不安。“我经常在日记里反省,感觉把纪念证放在自己家里很不妥当,它是国家给予烈士的最崇高荣誉,应该归还烈士家属。于是我和妻子陈桂红商量,妻子很赞同我的想法。”胡政海说,如果找不到烈士后人,就把纪念证放在烈士陵园,供后人瞻仰。胡政海找到族兄胡飞,对方从纸质和笔迹各方面鉴定,确认这份纪念证是真的。由于工作太忙,无暇寻找烈士后人,胡政海想到上网求助,请热心人士在江苏如东县寻找烈士后人。

物归原主多方打听终找到烈士后人

“没多久,如东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李政科长和我取得联系,他说在江苏省革命烈士英名录里找到王金其烈士信息,但未能联系上烈士后人。他把王金其烈士家属补办烈属证明的登记信息拍照发给我了。登记信息显示,烈士妻子名叫王秀英,她有个儿子名叫王必春,大豫公社人,在山东参过军。”胡政海说,当地主管烈属褒扬工作的政府部门都说找不到烈士王金其的后人。“我上网查到了王氏三槐堂文化研究会,并把我的愿望发到他们网站上。两天后,王氏三槐堂文化研究会的宗亲王雪华和我联系,说将发动如东的王姓宗亲力量帮我寻找王金其烈士的后人。”胡政海把从李政科长处得到的烈属家庭详细信息发给王雪华。王雪华很快联系到常为流浪者寻亲的如东县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王健。

昨日,记者联系上如东县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王健。据他介绍,当时他联系了民政以及警方,帮忙寻找王必春。无巧不成书。王健回忆说,以前他家有个邻居也叫做王必春,老家是大豫的。他认识的王必春会不会是烈士的后代王必春呢?王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联系上了他认识的王必春,王必春告诉王健,其母亲名叫王秀英,自己曾经在山东当过兵。而大豫镇的烈士王金其是他母亲第一任丈夫,王金其的烈士纪念证原件在1972年之前遗失,这一直是母亲的一块心病。虽然王必春于1983年申请补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但因烈士墓地不明,烈士纪念证原件遗失,王秀英一直在寻找。王秀英离世后,了解烈士墓地和牺牲经过的任务就转到了王必春手中。

为了母亲遗愿,也为了解烈士更多抗日故事,王必春于抗战胜利70 周年前夕,开展了寻访如东籍健在抗日老战士并拍照留影活动。在找到的156 名抗日老战士中,没人了解王金其烈士的牺牲情况。王必春在苦苦寻找的同时,接到了王健的电话。此时离烈士纪念证遗失,已过去近半个世纪。

胡政海说,通过如东县民政局确认了王必春身份后,4月13日,他把珍藏的烈士纪念证寄给了烈士后人。“我的一个心愿也算了了。”让胡政海没有想到的是,4月22日,王必春和4名志愿者专门来到了他的学校以示感谢,并表示愿意资助5名高一学生,每人每年资助1000元,一直到孩子们高中毕业。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向凯

责任编辑:陶娜
文章关键词: 烈士 荣誉 遗失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