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安徽新闻

六安七旬老人帮重病老伴“捐脑” 称将换种方式延续生命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在悉心照顾身患帕金森病、老年痴呆症等多种脑病的老伴11 年后,来自六安的郑大爷决定在老伴去世后为其捐脑。“希望能助力后人找到病因,也算为社会做点贡献吧。”端午假期里,郑大爷在家庭团圆饭上宣布了这个决定,并得到一双儿女的支持。得知消息后,国家脑库安医大分库的工作人员深受感动,他们将主动联系并帮助郑大爷及其子女签署知情同意书,履行相关捐赠手续。而未来捐赠的标本将成为研究脑部疾病的宝贵资源。

研究人员进行大脑组织病理检查。(受访者供图)

悉心照顾患病老伴多年

每天早上一睁眼,77 岁的郑大爷都要赶紧起身看看身旁的老伴,唤着她的名字。如果情况好的话,老伴会冲他笑笑或望向他。因为身患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帕金森病等多种脑病,郑大爷的老伴已经认不得人了,但对郑大爷的呼唤仍保持着回应。

郑大爷说,老伴其实在11 年前就已经有了发病端倪。郑大爷回忆,那时他和老伴都退休了,经常出去散步。“我发现她老是不走直线,就把她拽回来。我们俩还拌嘴,她就说以后不跟我一起散步了,没想到是病了。”郑大爷遗憾地说,后来老伴病症越来越多,比如刷牙时会把漱口水也吞下去,之后又出现幻觉。“我们也跑了几家医院,最后确诊是老年痴呆症。”

得知老伴患病,郑大爷和家人难以接受。“当时医生说别让她一个人跑出去了,没说得特别明白,我们也没想到病情加重那么快。”2009 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老伴在雪地里摔了一跤,躺了三四个月。“虽然能起来活动,我还带她出去锻炼锻炼,可她脑部的疾病又加重了。”郑大爷说,后来老伴又查出患有帕金森病,四肢僵硬,五年前坐上了轮椅。“我们带她四处求医,最后药物都不起作用。医生说这是脑神经问题,属于疑难病症,没有药物对症治疗。”

郑大爷说,虽然儿女也能帮忙,但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早几年自己搞得太累,郑大爷也想把老伴送到老年公寓。“那时候她还有意识,我说把你送去可行,她说好。”可真的跑了几家老年公寓,郑大爷发现,像老伴这种情况送过去还是不行,他又不忍心了。“我就说等我护理到80岁,搞不动了再请人到家来护理你。”

捐脑提议得到儿女支持

今年6 月上旬,郑大爷的女儿在家中订阅的《新安晚报》上看到一则新闻,说的是家住江西省景德镇市的王大爷溘然长逝,为实现老人遗愿,家属特意将他的脑组织捐献给国家脑库安医大分库。她把报纸拿给了父亲,当时只是想给他看看。“其实我爸妈感情挺好的,尤其是我妈生病之后,我爸眼里几乎只有她,对小辈们都不太上心。”郑女士说,父亲仔细阅读之后,当时就拿定了主意。

“我想等她走了之后,捐出脑子能够为这类疾病的药物研究做贡献,或者帮助找到一个治疗方案对后人能起到作用,也是个好事情吧。”当郑大爷说出自己的想法,女儿支持他的决定。前两天是端午节,晚辈们都回来了。郑大爷在家庭聚会上说起了这件事情,如今老伴面临心肺衰竭的问题,也许哪一天说走就走了,如果科研需要,就捐了吧。“当时儿子还是犹豫了,不舍得。我就跟他讲,把你妈妈脑子捐给科研机构,相当于她还在世间,也是延续生命的一种方式。后来他也支持了。”

珍惜每一个捐献的样本

日前,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把郑大爷一家的愿望反馈给国家脑库安医大分库工作人员。他们深受感动,将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主动联系并帮助郑大爷及其子女签署知情同意书,履行相关捐赠手续,而未来捐赠的人脑将成为研究相应脑部疾病的宝贵资源。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国家脑库安医大分库收到了22 例脑标本,其中一部分是脑部疾病去世患者所捐赠的,还有一部分是非脑部疾病去世患者捐赠的。这些大脑样本按照国际标准进行了取材、整理、测定等相关工作,得到了及时妥善的处理和存放。这些脑组织对于研究神经系统疾病意义重大,十分珍贵。

目前,该校一些科研人员已借助国内一些相对成熟的脑库,对阿尔茨海默症等疾病展开了一些研究。

国家脑库安医大分库的研究人员吴雪艳告诉记者,获得标本后,他们一般将大脑切分为左脑和右脑,左半脑冷冻在超低温环境里,右半脑泡在福尔马林里。按照功能定位进行严格划分,冻存的脑组织可用于提取核糖核酸和蛋白质等;而泡在福尔马林的脑组织,经过石蜡封存后,多用于神经病理学诊断或研究,所有的脑组织切片都会被充分利用。“两种方式都可以保存大脑几十年,不仅我们这一代可以研究,也能为后世提供珍贵的标本。”

吴雪艳说,由于人们传统观念尚未转变或者一些接受程度的原因,目前国家脑库安医大分库搜集到的标本并不多。由于科研工作需要充足的对照样本,脑库不仅收集神经疾病患者的大脑,也收集正常人大脑,通过对比研究从而发现异常。

“有了充足的样本来源,我们有信心取得一些成果。”吴雪艳说,这些捐献过来的脑组织标本仿佛也在诉说着疾病的缘由,给科研人员不断提供线索,成为捐赠者生命的另外一种延续。

程焱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陈牧

新安才汇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