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认罪了吗?

央视网消息:8月22日,薄熙来案在济南中院开庭审理。此次庭审的最大亮点,是微博全程直播;而最大的看点,是薄熙来是否认罪,会不会当庭翻供。以我一介草民推测,薄作为前堂堂高官,自然敢作敢当,断然不会翻供。但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翻供了。被告人薄熙来当庭否认控诉,推翻了之前作出的有罪供述。这位曾经飞扬跋扈的大人物,此时竟腆着脸说,之前承认罪行是因为“当时有机会主义,有软弱”。

但转念一想,这也正常。当庭翻供是犯罪嫌疑人惯用伎俩,不足为奇。无论是之前承认罪行的“软弱”,还是现在当庭翻供的“强硬”,都是机会主义,都是他的策略。只可惜,他的辩词自相矛盾,漏洞百出,毫无说服力。因此,看完他的辩词,我的结论是,薄熙来实际上是认罪了。

薄熙来否认受贿5万美元、8万美元和5万元人民币。薄的一个诡辩策略,就是反复称,“我觉得不合常理”。以常理否定证据,这本身就站不住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也用常理推测一下:无论是5万美元、8万美元,还是5万元人民币,单独来看都不是一笔小数目。谷开来屡次出门前取出这样一笔笔钱,能不和作为丈夫的薄熙来商量一下,至少打声招呼吗?这样“不合常理”的抵赖完全苍白无力。

关于那套法国尼斯房产。薄熙来在向法庭陈述时,说他“完全不知情”;在回答公诉人发问看幻灯片和房产时,也说“我没有印象”。但是他在自己发问证人徐明时,却说:“在沈阳看幻灯那次,你在旁边,薄谷开来有没有提过那个房产的大小”,相当于间接承认了他一起看幻灯片且知晓房产的事实。老话说的好,言多必失,薄熙来自作聪明,问的太多,露了马脚。

面对检方出示的种种详实证据,薄熙来为了逃脱罪责,不惜反咬一口,把共同受贿的责任全都推给了妻子薄谷开来,昔日登堂入室的“好友”徐明也变成了“没有单独往来的人”。即便这些谎言能够蒙骗善良的公众,但依照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家人收受贿赂薄本人也必须担责。况且,薄在庭审现场说,曾亲自给徐打电话到商务部停车场私谈,已经自我否定了“从未和徐明单独见面的”的供述。

从庭审实录情况看,薄熙来的自书材料、行贿人、薄谷开来的受贿情节惊人一致,如果是空穴来风,怎么会在不同时空条件下,三方都提到了同一件事,所有证据都指向薄熙来贪污受贿的犯罪事实,如果不是事实,天下又怎会有这种天衣无缝的巧合?

更为可笑的是,薄熙来曾经面对中外媒体字字铿锵地宣称:“我和我夫人没有任何个人资产”,薄瓜瓜的学费是“全额奖学金”。而在今天的庭审中,他承认“家里有两个装钱的保险柜,几千万资产,法国还有价值几百万美元的别墅”;他的老婆“谷开来早就关了律师事务所,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妇女”,如果真是这样,这些资产不是贪污、受贿所得,仅凭薄熙来一人的正当收入,怕是几生几世也赚不到吧?

在检方提供的确凿证据面前,薄熙来貌似步步为营,“冷静沉着”、拒不认罪,事实上他的辩词漏洞百出、自相矛盾、步步退守,最后实际上是变相认罪了。

薄熙来在庭审现场说,“我真是看到一个人出卖灵魂的的丑态”,“我说他是骗子这并不过分,因为有证据摆在这儿”,这两句话真是为他自己做了最恰如其分的背书,这样的认罪方式,真是可笑又可怜。(作者:林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