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国内新闻

老合肥的这些“楼”:在岁月中老去的风华

                   

○今日稻香楼全景

○合肥“镇淮楼”

                                       

合肥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在老合肥的历史上留下来的许多古老地名,既记录了这座城市厚重的历史,也传承了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在诸多的古地名、古建筑中的“楼”,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那么,老合肥的名“楼”建筑中有哪些有影响的呢?

庐州门户“镇淮楼”

合肥老城的镇淮楼:俗称鼓(古)楼,为古金斗城北门的城楼。这是老合肥最早建的楼,也是老合肥第一座楼。

南宋乾道五年即公元1169年,郭振开拓斗梁域后,遗留下城楼,随称为镇淮楼,为当时城内少有的、人们登临远眺游憩的胜地。此楼多次毁于战火,而又多次重修,最后一次,毁于清朝末年的兵燹。遗留的城门砖于1921年前后拆除,其遗址在今天的安庆路与宿州路交接处。当年,城中居民将其称为“古楼拐”。

据《合肥县志·集文·重建镇淮楼记》称:“镇淮楼者,庐郡古城北门之楼也,郡有淮淝二水合流以绕于城楼临其上,故曰镇淮也,言淮而不言淝者,以淝小淮大,举大而以该小也……宋年间,少保郭振拓北城于淮水之外,而楼岿然中峙,不与城俱徙,遂改丽谯以至今,而人之名者,仍不没其初云,弘治间,郡守马侯(即马金)复新漏壶鼓角于其上,去之岁久,与楼俱废。郡守龙侯(即龙诰)至之明年,谓:楼贮壶漏鼓角所以验阴阳,候昏晓者,在是所以警人心,明号令者,在是于郡政所系……楼之高凡五十有二尺,其楹则列于六,檐则重以三,规制雄伟,气象轩豁……”而据《合肥县志·古迹志》记载,镇淮楼在历史上,多次毁坏,而又多次建修,据传当时楼上安排专人,早、中、晚三次,在上面吹牛角号报时,所以,人们又称其为“镇淮角韵”。

镇淮角韵,为历史上的“庐阳八景”之第三景。《八景说》文曰:“一水东下,石桥虹跨之。桥南有台,可高十余丈,不知作于何代何人也。台上有楼三级,绮疏四开,匝以雕栏画槛。”此乃当时的“镇淮楼”。“镇淮楼”为宋乾道五年即公元1169年,淮西路帅郭振驻守合肥时所建。楼高五丈二尺,上有铜漏壶、铜钟。铜钟厚三寸,高五尺。民间传说:时郭振建楼时,为做“人和”文章,征得十对新婚夫妻,所捐献铜器9斤9两,于楼顶建一铜号角架,每日清晨,号手站于其上,吹号报时。号角之声清雅悠扬,故有“镇淮角韵”之称。

另外,镇淮楼虽然只有三层,然而,在当时城市居住皆为低矮平房的状况下,还是显得非常雄伟壮观,大有锁龙伏虎之势。《八景说》文称:“于楼四眺,东北一带,小岘、浮槎在望,参差凹凸,每初霁雨余,如新蓝出沐;南望城堞依依,孤屿隐隐,正如蟠末见旅行之髻也;西侧蜀峰陡起,若与此楼争雄;北望古寺障之,不见天末,亦巨镇也”。不少文人墨客在游览镇淮楼,都忍不住赋诗填词。    

庐州中心“四牌楼”

四牌楼是老合肥(庐州城)的中心,亦名魁楼,又名魁星楼。当年四牌楼雄踞于十字街口,即今长江路与宿州路交会口。宋代始建,明代这里为二层木楼,上奉奎星(又称文昌帝君,相传奎星是主宰文章兴衰的神)。以后迭遭兵燹,破败不堪。

据嘉庆《合肥县志》记载:“四牌楼,在镇淮楼(今鼓楼十字街)南,先圮。清乾隆二十四年(即公元1759年),庐州知府王宬重建……嘉庆八年(即公元1803年),知府左辅重修。”当时竖新建魁楼碑记,一并记入当年新编纂的《合肥县志》。

根据王永烈的《重修奎楼碑记》一文推测,此楼大约始建于南宋淳熙年间即公元1175-1188年,后毁坏长久废弃。直至清代乾隆二十四年即公元1759年重建,从庐州知府王宬的《新建魁楼碑记》中我们可以看出,当年四牌楼为城内最高处。旧时的四牌楼,四方有四块匾额,即东为“文光射斗”,南为“毓秀淝津”,西为“奎璧联辉”,北为“辉映星垣”,高悬于楼上。为市民登高远眺、一览全城美景的好去处。四牌楼成了合肥人的骄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19世纪中叶,四牌楼毁于一场战火。到了光绪年间,摆脱了战乱的合肥人,开始按原样,在原址,恢复重建四牌楼,那时,人们把在原四牌楼地基上重建的楼,取名为奎星楼,主要是希望合肥文脉延续、文风昌盛、文运高扬。

20世纪初,四牌楼为砖木结构的三层楼,底层东西南北各有一个门,可通马车。但1927年毁于一场大火,1928年,合肥各界人士捐资万余元,重建四层的四牌楼,均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底层四门,可通卡车,二楼设有马、王二公牌位,因此,也称为“马、王二公祠”,以纪念坚守合肥两月有余,抵御直鲁联军张宗昌十万之敌于城外的将领马祥斌、王金韬二位将军。1938年5月,日寇占领合肥后,用炸药将四牌楼彻底炸平。有近千年历史的四牌楼就这样完全消失了。有记载说大约在1963年,上海《新民晩报》曾转载抗日战争前夕某报记者拍摄的四牌楼的老照片一帧,据说就是合肥四牌楼的图片。

但解放后,长江路上的四牌楼再度成为合肥市的中心。这是为什么呢?原来,由于四牌楼西边两三百米处的范巷口,从1958年起,两三年的时间内,在巷口的四个角上,先后建起了市新华书店、市百货大楼、市供电大楼、省轻工大楼等多座高层建筑大楼,长江路、徽州路(现为徽州大道)在此交汇,四楼四角相犄,又因为长江路和宿州路交口的历史上的四牌楼已不复存在,于是范巷口又被一些人误称作四牌楼(或新四牌楼),说明四牌楼作为合肥的一个象征性古地名,已长久留在人们的记忆中,楼虽不存,作为文运的地标永在。   

城郊别墅“稻香楼”

《合肥县志.古迹志》记载:“稻香楼,在德胜门外西偏(此门在城南,楼在南门外偏西的位置),龚鼎孳(清康熙年间的重臣)建,今旧基尚存。” 清初,合肥人龚鼎孳从浙江仙居知县位子上辞官回到合肥,“筑墅城南”,为“稻香、水明二楼”,并著有《稻香楼诗集》。

龚氏所建的稻香楼位于合肥城西南角,今雨花塘(旧称稻香楼河,解放初期,合肥市鱼苗放养场在此处放养鱼苗,所以逐渐被人们称为雨花塘)护城河中的小岛上,有浮桥与城内相连。据《庐州府志》描绘,当时岛内有镜亭、蕉窗、竹坞、复道等景点,登楼远眺,则景色分外绚丽。当时,这座楼在庐州府很有名气,是庐州府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从正门进入稻香楼宾馆后,迎面一块巨石上刻有“稻香楼”三个字,是大师刘海粟先生提写的,由此,人们立刻就会想到这里的文化渊源。实际上,这里自清代龚氏家族建稻香楼别墅以来,在百余年中,一直是社会名流、文人墨客流连忘返的高雅之地。新安派画家石涛,曾在这里常驻一月有余。秦淮八艳之一顾眉当年随夫龚鼎孳来合肥,也在此几度小栖。

解放初期,解放军一支部队住在山上的简易房中,时间不长部队就转移了,此处又成为合肥市残老孤儿教养院,1956年,安徽省委在此兴建稻香楼宾馆。馆内树木苍郁,竹影扶苏,鸟语花香;有假山、喷泉、荷花塘和多种花卉供欣赏,更有环湖路、湖心岛、石桥、凉亭供游憩,水光山色,浑然一体。

  □郎章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