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小伙15年采210多种蝴蝶 首次在皖发现珍稀蝶种

虞磊的蝴蝶标本色彩缤纷

4月上旬,合肥人虞磊和同伴在黄山发现“杉谷琉璃灰蝶”。这是安徽首次发现这种连中国蝶类志都未记载的少见蝴蝶,也给虞磊15年追蝶路添上难忘一笔。从高中时代到现在,虞磊读大学、工作、考研,但始终坚持野外采蝶。现在,安徽发现的280多种蝴蝶中,虞磊采有210多种,约1000只。

大蜀山采蝶,他感叹太美

就像登山者永远渴望征服下一座山,球员永远渴望下一个进球一样,对动物爱好者来说,发现一个新的物种,是回味无穷的惊喜。虞磊是从1997年开始喜欢上蝴蝶的。“那时在合肥六中读高三,看到一篇文章谈蝴蝶,就喜欢上了。”虞磊开始自己采蝴蝶,他带着塑料袋,爬上大蜀山,仔细地搜寻。“到1998年读大学时,已经采到了30多种蝴蝶。”上大学后,虞磊就利用假期,到同学老家去采蝴蝶。

在一千双五颜六色的蝴蝶翅膀里,雅灰蝶是虞磊的最爱之一。那是2010年秋天,虞磊在大蜀山上,突然发现一对宝蓝色的翅膀在天空中扇动。虽然见过无数蝴蝶,但虞磊仍不由感叹:“怎么这么漂亮啊!”将蝴蝶采到后,虞磊发现这是一种新的蝴蝶,叫雅灰蝶,“翅膀是宝蓝色的,很美。”

它惊鸿一瞥,却被他发现

工作后,哪怕再忙,虞磊也会邀朋唤友,去野外寻找新的蝴蝶品种。2003年,虞磊考入安徽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读研。而这时,找蝴蝶已经不再单纯是一个爱好,而成了一种习惯甚至使命。“世界上90%的蝴蝶,是外国人命名的,我们也希望能多发现一些蝴蝶。”

整个安徽,目前已知的蝴蝶有280多种。而虞磊已经收藏了210多种,大约有1000多只,全是他自己采集的。虞磊还去江西采过70多种蝴蝶,还收藏有30多种云南蝴蝶。

虞磊最关注的还是安徽蝴蝶。“浙江已发现的蝴蝶有350多种,我想安徽应该不会比浙江少。”虞磊和同伴们还想继续去发现,“然后编一本书,做一个安徽蝴蝶的总结,让大家知道安徽曾有过这么多美丽的物种。”至于收藏的蝴蝶标本,虞磊表示,会将珍贵的品种捐给滁州学院,“那里是安徽蝴蝶研究实力最强的地方。”

今年清明节期间,虞磊和一些动物爱好者奔赴黄山,意外地发现了“杉谷琉璃灰蝶”。“这种蝴蝶是日本人发现的,所以用日本人名字命名,这种蝶只在早春时出现,中国大陆发现极少。”虞磊记得,当时他和同伴在黄山的一片开阔地里,发现一整群这样的蝴蝶,经过学院专家鉴定后,证明这是首次在安徽境内发现这种蝴蝶,而且,在国内最权威的中国蝶类志中,这种蝴蝶甚至都没有被记录过。

同一种蝴蝶,他绝不多采

其实,每一双蝴蝶翅膀的背后,都有虞磊辛勤的汗水。“有专门的蝴蝶网,像渔网一样,但比渔网深。发现蝴蝶后,要眼疾手快。”虞磊打了个比方,“就像打羽毛球一样,用网捞蝶就像用球拍托球。”说起来轻松,但漫山遍野地找蝴蝶并不容易,有时甚至还会遇到危险。“去年在鹞落坪自然保护区,我们就遇到了毒蛇。但动物一般都不会主动攻击人,只要你没有先干扰他们。”

有人不禁会问,你这么喜欢蝴蝶,为什么还要捕蝶将其制成标本,而不是让它们在野外自由生活呢?虞磊说,蝴蝶的寿命很短,“最短一周,最长的大概也只有半年。”另外,要证明一个地方发现有新的蝴蝶品种,不能只有照片,而必须有标本,这也就是虞磊等动物爱好者为什么要积累标本的原因。虞磊说,在采集时他会非常小心。“残破的雌蝶千万不要采,因为雌蝶和雄蝶的比例很低,有的甚至达到1:100。”另外,采蝶者还有默认的规则:不在一个地方采集5只以上同一种蝴蝶。

本报记者 项磊/文 项春雷/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