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首页 »

【淮上诗评】(第八十七期)徐江诗歌简评

刘斌介绍

徐江一直强调写诗“要写现代诗,不要写新诗”。有关现代诗,他是这么说的:“说到创作深层的分野,‘新诗’跟‘现代诗’的作品及诗人,最大的倾向性区别还是表现在这几点上:⑴有没有一个睿智的审视世界的眼光;⑵有没有明确而自觉的语言建设指向;⑶有没有将‘抒情’、‘抗辩’、‘玄思’、‘解构’、‘反讽’、‘幽默’等个性指标置于诗歌合理性下的综合能力;⑷有没有将简洁(或透过繁复的外在,呈现出直指人心的穿透性力度)作为追求诗歌境界的最主要目的;⑸有没有将在所有既往诗歌传统中被奉为最高指标的‘人文’、‘哲思’、‘情怀’诸元素,严格控制在诗歌本身要求的简约、含蓄、凝练之中,而不是让其产生喧宾夺主式的泛滥。”

尽管徐江这样的界定谈不上学术上的周延与严密,但其对当代诗坛仍不乏警策、启发与助推的作用。其中的闪光之处,确乎只能来自一个有着诗歌写作天赋又具有扎实的创作实践且拥有着独特而可贵的创作心得的诗人。而且,徐江这番言论也可谓是对诗坛积弊的对症下药,因为近几十年的诗坛也实在存在着大量的伪诗写、陈腐诗写或者说如徐江所言的,是还在新诗写作的路子上一意孤行。当下社会“复制”和“仿造”诗写泛滥,“矫饰的日常”与“小情小调”的“审美主义”盛行,谁能获得真正的审美体验,越来越成为对真诗人的拷问与检测,徐江这样的对现代诗的强调与推崇,至少忠告着诗人们,在写作时必须考虑到表达或呈现现代中国人的生存状况的方式的有效性和审美性,必须扪心自问自己的写作能否成为当下自身生存诗的意义上的真实的体验与把握,必须审视自己的诗歌精神是否与这个时代精神有着本质的契合。

从徐江自身的诗歌写作上看,他自己是比较严格地按着自己的诗学理想一步步推进的。如果说早期的《猪泪》还有点生硬,有点观念突兀,那么,从《哀歌》到《我斜视》,特别是到《杂事诗》,徐江的诗歌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去勉力呈现一个诗人与他生存的世界的关系——亲密与冲突,并在语言的自由与控制、题材与呈现之间,探索抵达和谐的不同形式。”在《杂事诗》里,我们读到了徐江很好地把控了诗歌的语言,准确地说就是很严格地把控了新诗的包括依附于农耕文明的浮泛的轻飘的抒情、单薄的意像的诗写等等非现代诗的芜杂,有效地摆脱了新诗传统语境的桎梏与浸润,实施着品相纯正质地坚挺的现代诗写作。他的诗简约、凝练,尤其难得的是他的现代诗写,保有了汉诗固有的通透、润泽与富有张力的语言活性,有着汉语之为汉语那样的音律感和节奏感以及那种内敛而聚散自如的语言自身的增殖效果。在完成着这样的现代诗语的独创与开掘的过程中,他实现了对自我生存的真实的体验与把握,且以这样的方式将个我带入当下的世界之中,带入到“一切属人的感觉和特性的彻底解放”的诗写之路上,也真正有效地进入到自己的生存隐秘之处,在那里获取着人生意义充满的瞬间,并在这样的过程中,实现创造的自由与自由的创造,努力锻铸着新的现代汉诗形象。

10dfa9ec8a13632732cc231f968fa0ec08fac7fd

 诗人简介及代表作

徐江,生于1967年,1991年创办《葵》,现居天津。著有诗集《杂事诗》《我斜视》,评论集《这就是诗》《现代诗物语》,文化史《启蒙年代的秋千》,批评集《十作家批判书》等。先后获第二届中国当代十大杰出青年诗人奖,中国当代诗歌批评奖(2000—2010)、首届“葵”现代诗成就大奖、长安诗歌节(第二届)现代诗成就大奖,被评为《世界诗人》2006年度国际最佳诗人等。

 

想象(IMAGING)

想象没有天堂

如果你试的话这很容易

 

想象他们没丢掉一切

初衷  坚信  新鲜

在这个夏天或那个秋天

 

想象美好时光从不趋于微黯

我一直在你里面

 

想象小熊微笑

海豚在深海依偎母亲

想象铁匠学会打造镣铐的那个雨天

 

想象杯子

清澈与肮脏一念之间

 

想象地狱

尽管它在你心里没有  但想想

想想审判铃突起的某个瞬间

 

拿掉所有合唱里的高音

擦掉每一只镜片上的水渍

 

浑浊的泪让我们干净

我也说这从不是孤立无援

举手投足  时空浩瀚

 

你可以选择不加入这个行列

如果试  这会很容易

 

但你心底的哭泣我能听见

它和我的并无不同

所以我说还是相信想象吧

 

相信夜幕下奔跑的善良

因为完美的世界终会出现在你我眼前

 

 贵  族

老友夫妇

聊起大学时同窗的逸事

说某一次的惊讶

竟来自于我——

一个工人的子弟

昂首声称自己

是个贵族

 

啊  多么亲切

遥远的往事

远到我已不能确定

自己是否真这样说过

即便确定

也回想不起

那天的天气

见过的人

或其它什么

 

可我还是坚信

他们的回忆

无误

因为直到今天

我还这么认为——

 

一个蓝领英雄的身上

得流着贵族的血

标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