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首页 »

【淮上诗评】(第九十二期)吴先鸿诗歌简评

刘斌介绍

正月里的一天,我收到一个名叫青涩的诗友的新年问候的短信,并介绍说自己刚出版了一本诗集《更深的峡谷》,希望听听我的意见。我答应了,就花了几天的时间读了读。坦率地说,正本诗集中的作品水平参差不齐,有些如作者的名字:青涩。但这青涩里却有着很可珍贵的东西,一种没被诗坛污染的东西,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实的声音,是一个人真实的性情和内在的精神。

青涩原名叫吴先鸿,是浙江仙居的一名教师。他的诗集《更深的峡谷》收集了诗人近三百首诗歌。这些诗歌有属于那种青春式的书写,一种自我情感的倾诉与对柔情的渴望,纯真、热烈、冲动而充满憧憬,赋予梦幻情调——这几乎是很多青年诗人诗歌起步的必然阶段。

他的诗里还有一种诗写,在我看来是更有个性和独创价值的,那就是对日常世俗生活的诗写,一种对日常经验的还原,像《早市》《嫁鸡随鸡的女人》《小职员的故事》《提油漆桶的年轻教师》《穷人夫妻》《一个伤口的来龙去脉》等等。这样的诗写表达着诗人真诚的人文情怀,那种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和同情,那种基于底层的立场和态度,那种对民间公平正义的持守与伸张。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诗人最基本的诗意的初心,那种最本源的诗歌审美的冲动与表达的欲望。而我要着重指出的是,在吴先鸿这一类数量可观的诗写里,对这样的情怀与信念的表达与呈现,显示出这个年轻诗人很好的诗歌语感和叙事能力,自然而然的节制与内敛,其中掩饰不住的是对日常生活的出色的洞察力与细腻敏锐的触觉。事实上,当代诗歌发展到今天,一般的泛泛的抒情诗写,既对读者造成审美疲劳,也使得诗人的创造很难形成新的突破或构成难度的挑战。相形之下,怎样写日常生活,怎样与诗人的生存与存在贴近或直抵存在现场,让生存的真实体验与审美的真实体验互相照亮,相互阐释,这才是考验当代诗人的关键所在。而吴先鸿在这点上,显示出了很好的势头,尽管“青涩”了些,但唯其青涩,才饱含生机孕育着诗意的汁水与青葱的未来。

吴先鸿另一个让我刮目相看的,是他自称是“一个小诗人”——这是怎样坦诚而又严谨自律,如此谦卑而恭谨地面对诗歌,诚实而苛刻地面对自我与写作,令人敬重和亲近!而在当下诗坛,做到这点又多么难得!举目四望,诗坛满眼都是诗歌排行榜,都是自诩得嗷嗷叫的大师,都是挤破头争大师名分的所谓先锋诗人,甚至为一两个座次之争几乎恨不得大打出手。而吴先鸿以“小诗人自勉”!其实,做一个小诗人有什么不好?当年契诃夫不也是自认为是”文坛小狗”吗?博尔赫斯不是写过《致诗选中的小诗人》吗?“众神给了其他人无尽的光荣:铭文、钱币上的名字、纪念碑、终于职守的史学家/对于你,暗中的朋友,我们只知道你在一个夜晚听见了夜莺”——大师让那些“大师”们去做好了。就做自己的小诗人,像吴先鸿那样,努力“不琐碎”“不神经质”“不发呆”,最重要的是“不改变自己的基因”“不要忘记自己来自高高的星辰”——问问那些大师们,有几个做到了小诗人这样的“自勉”!为此,我敬重吴先鸿君这样的“自勉,”敬重这一份诗人的,但首先是人的诚实、本分、自觉,然后才能自重与自尊!

 诗人简介及代表作

吴先鸿,浙江仙居人,毕业于台州师专,1991年起在仙居乡村学校教书。1992年开始诗歌创作,曾在《作家报》、《青年诗人》、《东海》等多种刊物上发表诗歌数十首。2011年12月出版诗集《绿叶的痕迹》(中国文联出版社),此书于2012年10月入围中国当代诗歌奖诗集奖。2017年出版诗集《更深的峡谷》(长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起每年均有多首诗歌被选入各种年度诗歌选本,如《2014中国诗歌选》、《中国当下诗歌现场2016卷》等。


小诗人自勉

诗人啊

在洗碗时不要变成一个主妇

在杂物堆中不要变得琐碎

在漫长的消磨中不要染上神经质

在逼仄的贫民区里

不要改变自己的基因

 

诗人啊

在那些庸常的无奈的白天

不要变得光秃秃

在阴滞的日子里不要发呆

在死水中不要变成僵尸

 

诗人啊

在这苍茫的轮回中

不要被时光带走

 

诗人啊

在泥土里

不要忘记月亮

像一块陈旧的补丁

在喧嚣的街边散步时

不要忘记

自己

来自高高的星辰

 

早 市

早市是辛苦的

乡下的老婆婆起早赶来卖菜

盘算着给儿孙买一个铅笔盒

她尽量把摊位靠近马路中央

似乎要凑到行人身边去

不承想旁边的人不愿吃亏

马上就要跟上来

 

早市是焦灼的

急着赶到单位上班的白领

看着这个路段的样子就开始烦躁

他看着路上那个推着三轮车转来转去

找不着摊位的大爷

不禁心里有气

他那尖厉的喇叭声

把大爷吓得发愣

 

早市是弥漫着火药味的

正在慢挑细拣的中年妇女

一边扶着自行车

一边顽强地讨价还价

不想后轮腿被人撞了一下

她泼辣的骂声

顿时让那车逃跑似的远去

可她还是对着空气一骂再骂

直到整条街都静下来看着她

 

唉!

早市是纷纷扰扰的

让人隐隐地酸楚

又理不清头绪

标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