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张春英:亲情饼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自从我们外出打工,一家人便分住几处。月共一轮,天各一方,总是中秋月圆人难圆。

每年中秋,我们只能给家人寄盒月饼,就着电话道一声祝福,报一声平安。电话那头的婆婆总是喋喋不休:你们不要给我寄那么好的月饼,我又吃不了多少,浪费钱!话语里更多的是对我们的关心和牵挂。每每这时,我的心里便有一阵酸楚。

那年,中秋将至,婆婆早早打电话,说弟妹他们今年回家过中秋节,问我们能不能回去,一家人好团圆。可我又向她表示无奈。虽然婆婆没再说什么,但能感觉到她的失落。末了,婆婆一再叮嘱,过节街上车辆多,出门大人孩子都要注意安全,只要你们在外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不能回家,我们也一样开心。放了电话,我心里一阵内疚,家里老人从来不要求我们做什么,连盼个团圆都这么难。

中秋节这天,我和平时一样,照常上班,照常早出晚归,忙忙碌碌让人淡化了过节的热情。下了班,也懒得去为节日准备什么,只是机械地打开自家的报箱,结果吃惊地发现,里面除了几份报纸,居然还有一个大大的牛皮包裹,取出来一看,是老家寄来的。我像见着家乡的亲人一般,又惊又喜。小心翼翼地打开它,一股香甜味扑鼻而来,令人垂涎。熟悉的香味让我明白,里面是婆婆自制的月饼。想起吃婆婆亲手做的月饼,时间已过去多年了,但那种独特的甜香味,一直让我记忆犹新。我轻轻撕开外面的一层牛皮纸,露出一张圆形的红纸片,上面写着“中秋快乐,平安吉祥”,能看出是公公的毛笔字。红纸下面一撂一撂,有三层,每一层外面分别写着“黑芝麻”“瓜子仁”“花生”,一看就知道是细心的婆婆叫公公写上去的。这三种馅,正是我们一家三口爱吃的口味。我将它们一层一层拨开,没有华丽的包装,只简简单单一层油纸,朴素得如同婆婆的爱,那么真诚,那么实在,不带有一点修饰。想想我给家里寄的那些金玉其外可能会是败絮其中的月饼,顿感惭愧。

我曾目睹婆婆制作月饼的全过程,备料、调馅、打油……直到一个个月饼从烤箱里出炉,累得满头大汗。这其中,揉进她多少爱与牵挂,包进她多少祝福和期盼。

中秋之夜,月朗星稀。关了屋子里的灯光,一家人坐在阳台上,就着月光,安安静静地品尝婆婆的月饼,甜在嘴里,暖在心头。儿子吃得满嘴油腻,忽而仰面问我:妈妈,这叫什么月饼啊?我脱口而出:亲情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