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新闻中心 » 文娱 » 正文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99度社区 24小时新闻热线:962000

冯远征状告中央芭蕾舞团 为老丈人讨回版权

核心提示:昨天下午本报记者电话专访了冯远征,他表示自己也是协调多年未果被逼走上法律维权道路的,此举并非为了钱,而是尊重。

本报讯   中央芭蕾舞团未经《红色娘子军》原作者梁信许可,于2003年后持续上演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引发著作权争议。16日,梁信的女儿(演员梁丹妮)及女婿(演员冯远征)在京举行“梁信《红色娘子军》著作权诉讼案件说明会”,据悉该案将于今天在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昨天下午本报记者电话专访了冯远征,他表示自己也是协调多年未果被逼走上法律维权道路的,此举并非为了钱,而是尊重。

新安晚报:远征老师这次诉诸法律是实在气不过了吧?

冯远征:不光是气不过。这个事都成历史问题了,当初老爷子签完合约之后也意识到欠妥,但2003年时效期过了之后,对方一直不按照法律程序续约,现在干脆认为之前那是终身协议,永远都不给一分钱了。2009年他们想出《红色娘子军》邮票的时候,人家说必须拿到梁信的授权,这才找到我。我个人认为,现在做这件事,是因为调解了四年还是不行。我是北京人艺的演员,剧院现在演老舍先生的戏还要付给他的家人酬劳呢。可《红色娘子军》呢?这都已经是第五代演员了,光女主演就换过8个,历任女团长都是从女主角“跳”出来的,剧团尊重原作者了么?

新安晚报:您微博上说“他们不在乎王法,在乎的是乌纱!”用词很激烈啊。

冯远征:说心里话,我很尊重他们(中央芭蕾舞团),所以当时经济上没提什么要求,就是意思一下,让老爷子心里舒服就行。老爷子是部队的,离休了国家养着他,吃穿用不了多少钱。但是2003年之后没人找他说这事了,你说我从你们家拿了东西,用了20年没还你,合理么?我住你们家房子,最后说房子是自己的,你心里舒服么?我可以这么告诉你,他们就是在意乌纱,不愿意掏这个钱,是不知道怎么向领导去交代。他们说自己是中央芭蕾舞团,不在乎钱,又说一分钱都别想拿走,你生气不生气?我没有破口大骂,就很客气了。

新安晚报:最近作家和音乐人都在纷纷维权,好像很多都是不了了之,您也是少数人中真正站出来的一个。

冯远征:他们逼着我这样,大家都在说保护个人知识产权,怎么去保护?我跟律师说写个律师函告诉他们:收回版权。律师说我没权这样做,只有起诉,法院判决才行,那我怎么办?协调了一年,给我几行字说协调失败。难道《红色娘子军》不适于著作权法?

新安晚报:其实您就是想要个尊重。

冯远征:我老丈人的儿子不在国内,他信任我。网上也有骂我的,无所谓,一定有骂的,我真不是在乎钱,老实讲,为了钱又怎么了?齐白石一张画几千万,《红色娘子军》不值钱?你不演我完全可以拍卖,我不知道大家为什么接受不了这个呢?太滑稽了。四年来没有得到他们的尊重,我不是在为个人争什么。现在的老丈人,一个耄耋老人,在电视上看到《红色娘子军》就要转台,为什么?伤心。你的孩子被人家拿去养了,最后都不认你。

新安晚报:您这次打官司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冯远征:我也是演员,说老实话,他们(中央芭蕾舞团)能够继续演下去是最好的,但是他们不愿意啊。我要是输了,就要输得心服口服,不然我还会继续往上告。

本报记者 蒋楠楠

  责任编辑:宋蕾

资讯标签:冯远征 状告 中央芭蕾舞团 老丈人 讨回 版权

分享到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感动

  • 愤怒

  • 高兴

  • 路过

  • 搞笑

  • 难过

  • 同情

  • 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