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娱 »

吴琼回乡献艺,《醉太白》里反串诗仙迎接挑战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2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昨晚,并不想被人称为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的著名黄梅戏演员吴琼,携安徽马鞍山四季戏曲剧院在安徽大剧院上演大型新编黄梅戏《太白醉》,将李白的一生在舞台上展现。接受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独家专访时吴琼表示,反串李白有机缘、有艰险,而认识李白的过程也是一个认识自己的过程。在话题的升华阶段,一直坚持在舞台上的吴琼表示,黄梅戏演员应该有更新的思维和更宽阔的眼界。

成为李白的“心灵捕手”

新安:无论如何,选择李白作为表现对象,本身就非常有风险。因为他根本就是个传奇+传说。当初的动机是什么?而且选择李白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想到了更惊人的反串。

吴琼:这个并不是我的初衷和本意,说起来话稍微有点长,我的同班同学姜青在马鞍山四季剧院当院长,原来也是个非常好的演员。他选了这个剧本,即将要上马了。去年见到我说要搞个李白,但是青年中年老年需要两个人演,我说肯定喽,不然没办法弄,第二天他跟我说,我觉得你能演,我说我不行,但他认定我行,当时我说好吧好吧,我以为是个玩笑话。之后跟我联系多次,我都是拒绝的。后来多方说服我就尝试了。这个戏与我的距离是非常大的,因为这不仅仅是反串一个普通小生,而是一个伟大的诗人,年龄跨度非常大的诗仙、酒仙、哲仙,这个难度比我当初设想的要大。

新安:你觉得自己骨子里有和李白相似的地方吗?或者说,对您来说,演李白最难的地方在哪?

吴琼:接下来以后,有半个月在排练场我都不能投入。始终找不到李白的神韵,一直都在犹豫,反反复复反反复复的,最后还是自己说服自己,既然承担了这个责任,就要尽量完善好。我作为一个女性,扮演一个爱酒的诗人,多方面着手吧,包括看书,张大春的《大唐李白》写得真好,给我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再有就是听一些讲坛,对李白的一些描述,慢慢捕捉。跨行当来说,不仅要形似还要神似,捕捉到李白的特征,内心的细腻感觉,捕捉起来还是比较有难度的。

新安:现在也已经演了很多场了,应该也听到了很多反馈。那有没有总结过塑造这个角色和排演这部戏的得失在哪里。

吴琼:得大于失,我自己也觉得我内心中有完全超出女性角色的另外一面,张狂的豪放的,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不仅是观众对我有一个新的认识,我自己对自己也有一个新的认识,我甚至觉得我以后是不是可以去演不同的男性角色。难度肯定也有,譬如声腔不像唱女腔那么自如。唱女腔我会和作曲者一起探讨商量,男腔我就完全没有能力去参与,我只能老老实实尽职尽责去把它完成和唱好。还有一个就是男腔的外部、身段都是需要我去改进和学习的地方。

那些李白教给我的事

新安:李白斗酒诗百篇,您平时酒量怎么样,有没有专门醉过几回找找诗仙的感觉?

吴琼:把李白降为一个人,人就有彼此相通相近的人,以前我就不知道李白竟然是非常想从政从军的人,他也从来不认为他自己写的诗是多么了不起。他这种好的东西却不觉得多么珍贵,由此我也想到我们往往忽略自己最好的东西,比如我会想着我可以去唱歌去写词,可见一个人想要看清最好的自己非常不容易,包括李白在内。

新安:在您眼里,李白是个怎么样的人,您所表现的李白和大家心目中的那个李白,有没有什么大不同的地方或者意想不到的地方。

吴琼:李白最难的就是神似,让观众进到剧场里看到的第一眼,是不是觉得你就是李白。李白在中国老百姓、华人圈子里影响是非常之大的,所以我演的这个李白能不能得到观众的认可,才是难度最大的地方,不过演出到现在,基本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这一点也让我感到很欣喜。

新安:怎么会想到找黄新德老师来做艺术总监。

吴琼:我心里一直非常尊敬黄老师,黄老师在黄梅戏界是非常了不起的艺术家,他身上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他对唱腔的钻研,对人物的刻画,基本功,身段,在舞台上,黄梅戏演员里像黄老师这样的人不多见,甚至我可以说没有。我一直非常珍惜和黄老师合作的机会,我演《江姐》,他演沈养斋,我演《严凤英》,他演谢文秋,我演《贵妇还乡》,他演伊尔。当艺术总监也是像模像样的艺术总监,经常给我们把关指点。

戏曲在我看来仍是小众

新安:您对新技术介入传统戏曲包括3D啊、特效啊,有什么样的看法?您觉得这些是黄梅戏创新的本质还是表象。

吴琼:我是觉得新技术介入戏曲艺术当然是件好事,但我希望新技术是辅助是扩大是补充我们戏曲的美学,把我们戏曲好的东西能展示得更好,但是我觉得新技术我们不能依赖它,用得恰到好处是锦上添花。我始终认为我们戏曲本质的东西还是非常重要的。

新安:在您看来,戏曲应该如何变革吸引更多人走进剧场。

吴琼:这个话题挺大的,而且挺难,现在大家都在探索这些问题,我也经常在想。但是我还是认为,戏曲始终是小众,它无法变成一个大众的东西。

新安:老实讲,您这段位的黄梅戏演员还在一线坚持创作演出,而且产量在戏曲演员里还挺高的,这都是真爱啊。现在大家称呼你为表演艺术家,你会紧张么?为什么你选择一直坚持在舞台。

吴琼:我演戏是因为我很喜欢,很享受在舞台上的创作,和观众相呼应,在同一个剧场里有彼此心心相通的感觉。我不喜欢别人说我艺术家,我不习惯别人表扬我夸赞我,听到这句话我还是有些紧张。我自己也不是产量高吧,就是热爱,我很喜欢。但是我从来不把一些成绩背负在身上,好像我每走一步要很小心啊,创造一个角色就要成功啊,我虽然取得一点成绩,但我从来没有把它作为负担,我还是愿意去尝试新的东西,有新的东西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是愿意去尝试。

思维和眼界都需更开阔

新安:注意到您在北京坚持让黄梅戏更有全国性影响之外,逢有新作也必回家乡。

吴琼:我感谢很多戏迷朋友对我的厚爱,很多老师对我的呵护。因为大家对我的爱,我唯一能回馈给大家回赠给大家的,就是好好演戏,让大家觉得喜爱我是一件值得的事情,这是一个动力。李白这出戏吧,很多戏迷,我每到一处,他们就跟到一处去。我就觉得这些对我来说是个动力,也促使我想在舞台上奉献更好的东西给他们。还有一点,其实我是觉得,我希望能出更多好作品,但也不想让事业束缚我的生活,人生也是挺短暂的,所以我每年有一半时间忙于工作,另外一半时间就游山玩水去休假。

新安:成绩斐然,那眼下的吴琼还有没有什么事是未竟之愿么?

吴琼:如果说还有什么心愿的话,就是还是希望自己在舞台上还能更好一些。更好一些就是,我觉得作为好的演员应该更加全面吧,像我这次反串生行,生行的基本功对我来说还不是非常得心应手,现在你纵观,思维都很开阔,眼界也很开阔,你会看到很多其它剧种的好的优秀的演员。

新安:更好和好不一样,思维和眼界其实还是蛮重要的。

吴琼:说心里话,我觉得黄梅戏的从业职员来说,在这方面跟其它好的剧种比,还是有很大落差。这种落差就需要我们再努力,我们不能仅仅和我们同行同黄梅戏的比,我们要和更好的剧种更好的演员去比,我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希望可以做到更好。我也希望所有戏曲同行,大家们和观众,不仅仅说黄梅戏是音乐优美家喻户晓,而应该出一些更好的作品和更全面的演员,也包括我自己。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蒋楠楠

责任编辑:高勇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