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娱 »

庐州地名文化 镌刻历史变迁城市记忆

一个地名,或承载着一段古老的传说,或铭记着一段历史的印痕,或附依着某种民俗与风情,无论是哪一种,都直观反映了当地历史变迁,极具文化价值。有关老地名的歌谣或典故,串起的不仅是人们对过去时光的记忆,还有一座城市的文化历史。

合肥的个性和趣味,很多也体现在地名上。合肥的地名文化底蕴深厚,影响久远,蕴藏着数千年的历史文明沉淀。今天,记者就带你来体味有趣的合肥地名文化。

历经沧桑变迁 不改文化传承

三里庵、三孝口、四牌楼、百花井……这些地名对于合肥人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但若问你这些地名的由来,作为老合肥,也不一定完全知晓。

三里庵原来在合肥市老城的西部,传说在离城中心三里的地方,现在的国购广场北面蜀山新村内,的确曾经有一座庵,就叫做“三里庵”。三里庵建于唐代,与莲花庵为姐妹庵,但规模不大。在《县志·五乡区里图》上有标注,它的遗址在官亭路以西约100米、长江西路路北20多米,庵门朝东。庵外有一块石碑,记载着三里庵的建庵历史;庵门口有一对石狮子,非常精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三里庵住持方老姑,是由莲花庵派去的。上世纪80年代拆除后,住持方老姑住在蜀山新村,上世纪90年代去世。1998年,有位王姓居士在蜀山新村的家中重新打出“三里庵”的庵号。2007年王姓女居士谢世,至此三里庵彻底名存实亡。庵虽不复存在,但地名广为人知,仍沿用至今。

三孝口在主城区中部,位于大西门内、长江中路与金寨路交口周边地域,因当年三孝子街和三孝子祠均在附近,故人们习惯称此十字路口为三孝口。《合肥县志》有段记载:“张梅、柷、松兄弟三人亲丧殡于室,邻火卒起,棺不及移,三人号恸伏棺上,誓与俱焚,三人皆死,棺独完。初,母病痈甚重,梅吮之得愈。”2002年8月,为反映合肥人孝悌亲情,在此立碑。2015年重新建立此碑。

说到“四牌楼”,不少人都以为是长江中路与徽州大道交叉口周围的四幢联式建筑,即合肥市百货大楼、合肥市供电局大楼、安徽省轻工大楼、合肥市新华书店大楼。其实,那里并不是最早的四牌楼。历史上的四牌楼位于今天的长江路与宿州路交口处。旧时人们在这里建楼,取名奎星楼,希冀合肥文脉延续、文风昌盛、文运高扬。1928年重建的四牌楼曾名“马、王二公祠”,纪念为保卫合肥免受军阀和白俄骑兵蹂躏的马祥斌、王金韬将军。抗战初期不顾礼义廉耻的日本侵略军炸毁了刻有“礼义廉耻”牌匾的四牌楼。四牌楼作为当时合肥最高的建筑虽然在20世纪仅仅存在了10年,但四牌楼一带如今已成为老城区最繁华的交通枢纽和商业中心。

百花井在主城区中部,南起寿春路,北转西至阜阳路。百花井名称起源于五代时期,流传至今。《合肥地名录》中云:百花井相传为五代吴王杨行密女儿百花公主府第中的井,这条巷子因井而得名。百花井巷有着一段神奇的传说。相传唐末年间,合肥人杨行密任庐州刺史,他相貌奇伟,力举百斤,屡建战功,是当时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后官至淮南节度使,又被封为吴王。吴王有一女儿名为百花公主,嫁到合肥,吴王遂为女儿建造一座府第。在百花公主府第的院中,有一口老井,此井深不见底,井水清澈,冬暖夏凉,且不论旱涝常年保持充足的水源。而百花公主每日必以井水为镜、临井化妆的美妙传说更是代代相传。

古有七门环绕 今成历史地标

大东门、小东门、大西门……合肥自古就是江淮地区重要的行政中心和军事重镇,庐州古城,七门环绕,城墙的东边开有威武门即今大东门,时雍门即今小东门,南边开有南薰门即今南门,北边开有拱辰门即今北门,西边开有西平门即今大西门,另外,还有德胜门和水西门,七个古城门,名称里都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故事。

威武门为合肥老城东门的北侧一座,旧址在如今的淮河路桥西边的环城路上。城门上还有座高高的城楼——五凤楼,是合肥城的制高点。合肥守军出城打仗或出操演练,都是要从威武门出城的。因为,从“威武门”出去的军队有威武之师的意思。彼时,城内普通百姓重阳登高,因为去大蜀山太远,道路又难走,大都选择登上五凤楼远眺。除非打仗,威武门的城门和城墙平时的管理并不严,百姓可以随意登上城墙和城门楼。

时雍门的“时雍”二字出自《尚书·虞夏书·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於变时雍。” 大意是说:时事太平、百姓和睦。旧时,相对于官名,老百姓关于地名的叫法,还有个俗名,比如称呼威武门为大东门,称呼时雍门为小东门。同样,德胜门与南薰门被分别叫成了大南门和小南门。“大东门不大,小东门不小。”这是合肥老百姓口中流传的俗语。这从侧面证明了,两座城门在规模上,实际相差不大。

嘉庆《合肥县志》载:“南薰门,楼三楹。”其名取义于帝舜《南风诗》:“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温兮;南风之时兮,可以解吾民之财兮。”城门、楼虽毁无存,但门名仍习惯沿称。说到现在能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大约就是位于徽州大道与南一环交口的南薰门桥了。

早些年,这个桥是叫美屯立交桥,2007年初的时候,挂牌改名为“南熏门桥”,被热心市民指出,“熏”应为“薰”。没多久,这块路标就更正为了“南薰门桥”,并沿用至今。

德胜门位于今天金寨路与环城路交口附近,是合肥老城南边靠西的一座城门,德胜门内的德胜大街,最迟在清朝时就是一条官道。与其他6座城门相比,这座城门在其建成之后,就见证了几乎所有大小官员来肥上任和视察,也亲历合肥守军的每一次胜仗。所有官员前来合肥都会从德胜门进城,军队班师回到合肥也从德胜门进入。因为,“德胜”既有道德胜过他人的意思,也是“得胜”的谐音。

西平门在如今的大西门附近。经过明末战乱后,有星相家说西方庚辛属金,西门面对西方有动刀兵之义。为化刀兵之气,求太平景象,西门便改称“西平门”。“西平门”虽然名字起得很好,但解放前的合肥西边总是不太平。因为西平门外至大蜀山一带十年九旱,老百姓十分穷苦,老弱妇幼外出乞讨,青壮年则有一些当了土匪。盗匪频繁出没让古时合肥的西边,从来没有真正太平过,就连白天也没人敢走路。土匪曾多次意图从西边攻入城内烧杀抢掠,多亏了“西平门”坚固雄伟,才一次又一次保得城内百姓平安。其时有人作诗赞曰:“铁打庐州城,雄关西平门”。后来到了明朝,明太祖朱元璋入城时,正式将“西平门”的牌匾挂上城门,意喻“西方平定、平安”。2012年,三孝口街道经过街区改革,成立了西平门社区,这也是通过为社区命名的方式,为人们留下了合肥人的记忆。门虽然不在了,但名字还在,历史的余味还在。

水西门是合肥城西门北侧的一座城门,位于现在的亳州路和环城路交叉口附近。它的南边原先有一个水关,南淝河便从此入城。明朝的庐州知府徐钰始建水西门的目的,就是加强合肥的防卫,但不幸的是,这座“钢门”却被一群农民起义军羞辱了。明朝末年,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探知提学御史徐之垣将来庐州府主持科举考试,便预先派人埋伏在路上杀了他。然后,让手下假扮成徐之垣及其随从大摇大摆地从水西门进了合肥,并让另一批人扮成挑夫、客商和应试的儒生混入城内。晚间,就在庐州府的官员们正为“御史”设宴接风时,张献忠起义军发起了攻城号令,张献忠一马当先从水西门杀进合肥城,里应外合攻占了庐州。

原标题:庐州地名文化 镌刻城市记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高勇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文章关键词: 庐州地名文化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