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首页 » 文娱新闻

往事钩沉:鲜为人知的 “稻堆山战斗”

                  

○牺牲战士的纪念碑碑文

○建于敬亭山上的“怀英亭”

                                       

位于宣城市的稻堆山并不高,但却历史悠久,而且在1940年抗日战争期间,这里发生了一场战斗,我抗日军队官兵共阵亡300余名。可见其战斗之惨烈……

宣城有座“稻堆山”

在宣城驱车沿着宣水公路向北走,越过仙人桥,便到了养贤乡的新河庄。当地村民告诉我们,小小新河庄境内竟有四座山,分别叫呈山、北山、稻堆山和横堆山。山都不大,特别是稻堆山,海拔不过百多米,是一座圆溜溜、孤零零的小山,形状特异,因为屹立在水阳江边,在村的北面,平旷的田畈中间显得突兀而立。一般到这里的人都记住了这座特别的小山,新河庄这个村名反而没被多少人记住。那么,这座稻堆山有什么来历呢?

“相传嘉禾六年(公元237年),孙权命手下大将丁奉以五路总兵衔,镇守宣城一带。当时,宣城北乡的金钱湖为江南五湖(金钱、青草、南漪、丹阳、固城)之一,是一个有20多万亩面积的大湖滩。”据今年已80多岁、对宣城历史颇有研究的奚本金老人介绍,丁奉慧眼看中了这块宝地,他策马绕湖一周,见芦苇成片,水草丛生,野鸭栖息,观湖滩上泥土肥沃,以为可事农桑,便决心“围于湖而垦田”,变荒滩为东吴粮仓。孙权获准,于是从赤乌元年起,丁奉一边操练水师,一边发动军民披星戴月,亲自指挥督筑圩堤。经过四年劳作,终于围湖成良田。

奚本金老人告诉我们,大圩筑成后,丁奉看到圩的东南有一座高高的山,远看山头像一堆稻,于是就称为“稻堆山”,意思是说围垦后所生产的粮食堆起来,就像稻堆的山一样高。稻堆山外形酷似稻堆,又寓意吉祥的含义。因此这个名字就一直沿用至今。

当然,稻堆山后来被人们提起,还是因为抗战时期发生在这里的一场战斗。

浴血奋战守阵地

1937年,三个月的“淞沪会战”结束后,日军从杭州湾登陆,由广德、宣城、芜湖攻打南京。自此,日寇的铁蹄踏入了宣城这座千年古城。1940年,国民党军队108师643团三营驻在新河庄,担任对水阳、湾沚两镇日寇据点的防御,当时的营长叫邵玉璋。

据史料记载,1940年2月26日夜晚,阴沉沉的天空下着毛毛雨。有官兵发现,驻在九连山、湾沚和水阳地区的日寇500余人,正在悄悄地向新河庄地区移动。此时,邵玉璋考虑到新河庄外围有北山头、横堆山和稻堆山,易守难攻。于是,他一面部署各连加强防御,一面电告团部,要求增援。

“团部接电后,立马派二营五连连夜赶到附近的仁村湾布防,以保证三营后方安全。”奚本金老人说,但到次日凌晨2点五连到达时,才发现仁村湾已让日军抢先一步占领了。因天黑路又不好,当五连发现有埋伏时,部队已全部进入敌人的伏击圈,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这一战一直到拂晓,全连90多位士兵阵亡了80多人。这场“稻堆山战斗”就这样打响了。

就在同一天晚上,一个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日寇队伍,也悄悄攻入新河庄外围的北山头阵地。等北山头守军发现后一边顽强抵抗,一边等待增援时,上山的道路已被日军的机枪封锁住了。最终,山头守军全排阵亡,北山头阵地失守。

当时在643团担任司号手的老战士赵海臣在解放后对这场战斗也曾回忆说,27日天亮后,日军对横堆山的前沿阵地——葫芦湾,发起三次大规模的进攻,三营官兵奋力击退,当场毙敌30多人,守住了阵地。于是,敌人改变了战术,只留少数人就地佯攻,大部分人悄悄地迂回到横堆山背后,使三营官兵腹背受敌,没坚持多长时间,守在横堆山的荫芦湾和磨山嘴的两个排也全军覆没。

至此,新河庄外围的北山头、横堆山和稻堆山几个据点,就只剩下稻堆山一个了。

英烈不朽精神存

稻堆山是一座草堆似的孤山,山坡近乎峭壁而且两面临水,易守不易攻。因地形优势,日寇对稻堆山始终没有发起过大规模的进攻,只是用大炮不停地朝山顶上猛烈轰击,企图削平这座山。整个山头被炸得硝烟滚滚,土石横飞。

据史料记载,北山头失守后,营长邵玉璋领着10多个士兵向杨山嘴转移。杨山嘴地处横堆山尾部,与稻堆山相距将近一华里路。邵玉璋进村时,已是2月27日上午七八点钟光景。“邵玉璋人缘好,村民们都喜欢他。他到村民王宏喜家要求给点吃的,王宏喜母亲给他们炒了鸡蛋。”赵海臣在回忆文字中说。但饭还没吃,日军就从墙园方向过来了。

邵玉璋发现敌人后立即带人向村后山上爬,快要爬到山顶时,不幸中了鬼子的机枪弹,小腿骨被打碎了。勤务兵把他拉进沟堑里包扎,其余的战士同冲上来的日军搏斗,但都先后阵亡了。此时,邵玉璋知道自己被包围,勤务兵要背他同行,他说:“在鬼子面前,我们宁死也绝不能当俘虏。你快走吧!”

对于那次战斗,赵海臣老人一直记忆犹新,解放后他每次接受采访时都说:“三营的邵玉璋营长好英勇啊!身中数枪,生命奄奄一息,仍坚守阵地,邵营长宁死不做俘虏,后饮弹自尽壮烈牺牲,才20几岁啊!”

几个小时后,我方援军赶到,经过一番战斗,日本鬼子全部撤走,至此,“稻堆山战斗”即告结束。在最后的战斗现场清理中,才发现我抗日军队官兵共阵亡300余名。“这些遗体均被运至宣城的敬亭山麓双塔寺东安葬,当时宣城举行了盛大的纪念大会,还在敬亭山上建造了‘阵亡将士墓园’纪念塔。”奚本金老人告诉我们。

  的确,相较十多年的抗日战争,“稻堆山战斗”可能不算什么,但抗日将士们在这场战斗中表现出的英勇和为国牺牲的无畏精神,却是让人敬仰的。因此2005年8月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宣城市人民政府在将士们昔日浴血奋战的敬亭山上建了六角“怀英亭”,以缅怀抗日英灵。    □侯国庭  程堂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