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文娱新闻

文化合肥:“方向”地名中蕴藏的庐州文化

“方向”地名中 蕴藏的庐州文化                    

○夜幕下的南薰门桥

○古城门分布图

○东蝴蝶巷

○北油坊巷  虞俊杰  摄

○今天的大东门已成繁华之地

○上派有着悠久的历史

○中庙有着“湖天第一胜境”的美誉  盛利者  摄

                                       

地名是山水、城市、村庄的符号,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地名文化,其中不乏含有知识性和趣味性的特色地名。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合肥,就有很多有趣的、充满了传奇人文色彩的“方向地名”,历经千百年风雨,见证了很多精彩的庐州故事。

“东西南北”门  环绕庐州城

大东门、小东门、南薰门、大西门、水西门……说到合肥的“方向”地名,这几个“门”绝对能排得上号。合肥自古就是江淮地区重要的行政中心和军事重镇,庐州古城,七门环绕,城墙的东边开有威武门即今大东门,时雍门即今小东门,南边开有南薰门即今南门,北边开有拱辰门即今北门,西边开有西平门即今大西门,另外,还有德胜门和水西门。七个古城门,名称里都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故事,它们,都是合肥如今著名的“方向”地标。

大东门过去称威武门,为合肥老城东门的北侧一座,旧址在如今的淮河路桥西边的环城路上。城门上还有座高高的城楼——五凤楼,是合肥城的制高点。合肥守军出城打仗或出操演练,都是要从威武门出城的。因为,从“威武门”出去的军队有威武之师的意思。彼时,城内普通百姓重阳登高,因为去大蜀山太远,道路又难走,大都选择登上五凤楼远眺。除非打仗,威武门的城门和城墙平时的管理并不严,百姓可以随意登上城墙和城楼。

小东门昔日叫时雍门,“时雍”二字出自《尚书·虞夏书·尧典》,“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於变时雍。”大意是说:时事太平、百姓和睦。旧时,相对于官名,老百姓关于地名的叫法,喜欢称俗名,比如称呼威武门为大东门,称呼时雍门为小东门。“大东门不大,小东门不小。”这是合肥老百姓口中流传的俗语。这从侧面证明了,两座城门在规模上,实际相差不大。

同样,德胜门与南薰门被分别叫成了大南门和小南门。嘉庆《合肥县志》载:“南薰门,楼三楹。”其名取义于帝舜《南风诗》:“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温兮;南风之时兮,可以解吾民之财兮。”城门、楼虽毁无存,但门名仍习惯沿称。说到现在能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大约就是位于徽州大道与南一环交口的南薰门桥了。

早些年,这个桥叫美屯立交桥,2007年初的时候,挂牌改名为“南熏门桥”,被热心市民指出,“熏”应为“薰”。没多久,这块路标就更正为了“南薰门桥”,并沿用至今。

德胜门位于今天金寨路与环城路交口附近,是合肥老城南边靠西的一座城门,德胜门内的德胜大街,最迟在清朝时就是一条官道。与其他6座城门相比,这座城门在其建成之后,就见证了几乎所有大小官员来肥上任和视察,也亲历合肥守军的每一次胜仗。所有官员前来合肥都会从德胜门进城,军队班师回到合肥也从德胜门进入。因为,“德胜”既有道德胜过他人的意思,也是“得胜”的谐音。

西平门在如今的大西门附近。经过明末战乱后,有星相家说西方庚辛属金,西门面对西方有动刀兵之义。为化刀兵之气,求太平景象,西门便改称“西平门”。“西平门”虽然名字起得很好,但解放前的合肥西边总是不太平。因为西平门外至大蜀山一带十年九旱,老百姓十分穷苦,老弱妇幼外出乞讨,青壮年则有一些当了土匪。盗匪频繁出没让古时合肥的西边,从来没有真正太平过,就连白天也没人敢走路。土匪曾多次意图从西边攻入城内烧杀抢掠,多亏了“西平门”坚固雄伟,才一次又一次保得城内百姓平安。其时有人作诗赞曰:“铁打庐州城,雄关西平门”。后来到了明朝,明太祖朱元璋入城时,正式将“西平门”的牌匾挂上城门,意喻“西方平定、平安”。2012年,三孝口街道经过街区改革,成立了西平门社区,这也是通过为社区命名的方式,为人们留下了合肥人的记忆。门虽然不在了,但名字还在,历史的余味还在。

水西门是合肥城西门北侧的一座城门,位于现在的亳州路和环城路交叉口附近。它的南边原先有一个水关,南淝河便从此入城。

北门拱辰门在省政协以北。相传南宋时,合肥城很小,一位姓郭的守将来此驻守时,觉得城区太小,就把北面的城墙往外扩展。扩展后的北门就叫拱辰门,取“拱辰”的“四方归向”之意。嘉庆《合肥县志》记载,当时在拱辰门外正北淝河上还有一座拱辰桥。从拱辰门进城后,通过现在的拱辰街可直达城内。据说,解放前的拱辰门外是一片荒凉之地,但门内的拱辰街却是有名的香店集中的地方。街两边排满大小香店,前来采购香火的生意人络绎不绝。而如今的拱辰街依然喧嚣热闹,蔬菜水果、粮油生鲜、小吃卤菜……成了老城人生活必需的一条街。

“方向”小巷讲述精彩庐州故事

合肥著名的逍遥十八巷中也蕴藏着很多有趣的“方向”地名,如北油坊巷、东蝴蝶巷、西蝴蝶巷……每一条小巷,都谱写着动人的庐州文化歌谣。

北油坊巷与李鸿章家族宅院相邻,在过去是合肥城内比较好的地段。今天的北油坊巷一头通向宿州路,另一头连着逍遥津路也是城区中心的繁华地段,但是并不吵闹,于闹市之中取得一片安静。既然说到北油坊巷,自然得先说说它名字背后的故事。一听到这个名字,似乎都能闻到阵阵油香味。老油坊历史悠久,不少地方以油坊命名,比如油坊村、油坊巷、油坊路等。在解放前,合肥老城区仅有两家私营手工榨油的作坊,其中一家就坐落在老城区的北油坊巷里,这便是这条巷名的由来。

在一百多年前,北油坊巷可是合肥当时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赫赫有名的德和庆钱庄就坐落在这里。

李府附近有几家钱庄,有一家是李家人开设的。还有另一家著名的钱庄姓曹。据《合肥市志》记载:清光绪三十二年,合肥开办较早的一家钱庄——德和庆钱庄开业。

在晚清时期,合肥就出现了经营烟土与银钱交易的商号。之后,有了钱庄。起初,开设钱庄仅有两三家,后来陆续增加,到清末时已多达三四十家。其中,同泰钱庄是由李国松(李鸿章侄孙)的总管事刘某开设,德和庆钱庄是由徽州商人曹浩云开设。后者经营规模较大,不仅开在合肥热闹的东门大街上,还在芜湖、上海、天津等地设有分庄。

辛亥革命后,由于官绅资本外移,合肥的钱庄也纷纷倒闭。直到民国初期,商业才逐渐复苏,钱庄也得到恢复。但在民国8年,合肥县知事往上呈报的合肥金融机构调查表中,钱庄一项只列有“德和庆”一家。北伐之前,驻在合肥的北洋军阀部队以军队断饷为由,强行向县商会筹借军饷,这笔钱款最终由钱庄垫支。北洋军队溃败后,借去的款却无从收回,德和庆钱庄也因为垫支过多难以为继而倒闭。

在钱庄鼎盛时期,曹家积极参与地方的公益事业,或捐资助学,或捐输赈灾,或筑路修桥。据曹家后人文章所述,在明教寺一进山门的左侧墙上嵌着一方高五尺的青石碑铭:“重修藏经阁记”,碑文记载了明教寺藏经阁因兵燹遭焚毁募捐重修的经过,最后镌刻着捐资人的堂号。其中排名第一的是李府,第二位就是德和庆号。

曹家长子名叫曹伯衡,曾经在合肥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人称“曹大派头”,老合肥人没有不知道的。解放前他在外做过两任县长,回到合肥后气派十足,走到哪儿别人都忙着给他端茶倒水,“老太爷”地叫着。他在饭店吃完饭招呼结账时,会习惯性地给出小费。久而久之,老百姓们就喊他“曹大派头”了。

曹大派头在北油坊巷内买下一私宅,贴着“花开似锦以迎客,园聚萍踪可作家”的楹联。院子里有两株芭蕉,青翠欲滴。隔三岔五,合肥的阔少和社会贤达以及商会中的头面人物,聚在此处摆开牌局。不过,曹大派头虽然派头很足,但没有做过坏事,还有着士绅的善良之举,开设牌局,一方面,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打头子,用这个钱来接济帮扶一些穷人。

很多人都知道杨振宁1922年出生在合肥四古巷,其实他也曾在北油坊巷住过一段时间。此外,这条巷子里还有一郑姓大户人家,李鸿章家族的府邸、戴春和中药店的店铺也都曾坐落在这条巷子里。

东蝴蝶巷、西蝴蝶巷,是淮河路步行街上明教寺两侧的小巷子。蝴蝶美丽而多情,蝴蝶巷巷如其名。蝴蝶巷身处繁华闹市,却穿越千年。它优雅地待在一个角落,不因时间的改变而磨损它的光泽,反而有种洗尽铅华的脱俗气质。

两个巷子都不长,过去沿线都住着居民,到了夏日,一吃晚饭,大家就端着饭碗到处串门,十分热闹。上世纪90年代初,合肥市加快旧城改造,曾对巷子进行了拓宽。对于巷子名称的来历,当地人都传说这两个巷子是蝴蝶的翅膀,明教寺就像一个蝴蝶的身子,所以取名蝴蝶巷。也有人说,蝴蝶巷之前是一片花木繁盛之地,众多的花草吸引了各色蝴蝶前来,人们便以此取名蝴蝶巷。

如今的蝴蝶巷已经历经岁月的洗礼,变得更加从容与安静。巷子的一侧是明教寺红色的高墙,清净而优雅。绿色的青草间杂红墙的一侧,其间还有明教寺内的绿树探出枝头来。晨钟暮鼓间,小巷跨过了千年岁月。

中庙:环巢湖绝美风景胜地

说起合肥的“中”字地名,很多人一下子就会联想到“中庙”。中庙街道,坐落于巢湖北岸中心地带,依山傍水,临湖而立,因位居庐州(合肥)、巢州(巢湖)两地之中有一古寺庙而得名。在古巢湖九头十八咀中,中庙,是最大的一个咀。咀和头,皆是三面环水的深入湖中的半岛。明御史储良村曾有诗这样描述中庙美景:“湖上高楼四面开,夕阳徙倚首重回。气吞吴楚千帆落,影动星河五夜来。罗隐诗留仍水殿,伯阳仙去只山隈。长空送目云霞晚,两腋天风下凤台。”中庙,是环巢湖绝美风景胜地,它拥有优美的风光、丰厚的历史文化与传说,享有“湖天第一胜境”“皖中蓬莱”等美誉。

亿万年的沧海桑田,巢湖的形状竟越来越神似一只巨大的鸟巢,而中庙,恰似这只鸟巢边一只振翅欲飞的凤凰。中庙寺坐落在咀尖的红石矶上,临水壁立,气势非凡。与姥山岛隔水相望,形成整个巢湖景区最为优美壮观的一片风光。波涛起伏间,让人想起环巢湖一带家喻户晓的陷巢州传说。坐落着中庙寺的红石矶突入湖中,形似飞凤之首,被称作凤凰台。在其西边不远处伸入湖中的一座黑石咀,形成了凤凰的右翼。其东边千米远处也有一座红石咀,是这只凤凰的左翅。东边的红石咀上也坐落着一所寺庙,称白衣庵,历史也很久远。东面的更远处,有一座环巢湖最大的土地庙,当地人称懒王庙。

在这个巢湖最大的咀上,还有一座李鸿章为祭奠淮军阵亡将士而建立的祠堂昭忠祠。忠者,忠烈、忠诚,淮军昭忠祠于是被称作“忠庙”,与中庙同音,这也是中庙又称忠庙的由来。

中庙的夜色也是美不胜收,每年一度的渔火音乐节成为一项旅游盛事。中庙区域内还保存许多古村落,山梅村、山门李等村保留着许多红砂石垒砌的老房子,极富特色。山门李村头还有一片芝樱花海,山野间,像被铺上了一张华丽的地毯。

目前,以中庙为中心的半岛开发正深入推进,中庙国家5A级景区也正在申报中。这个环巢湖最大的咀,正以崭新的面貌面向世界。

上派:有着4000多年历史的古老地名

除了“东西南北中”,“方向”地名中还包括“上下前后左右”,其中,就有肥西县的上派镇。说到“上派”,一些外地人对此地名甚感奇怪,“派”是啥意思,为什么叫作“上派”?实际上,这是一个古老的地名。“派”,水之脉也,本义为水的支流。上派因位于派河上游得名,下游还有名为中派、下派的地方,都是依河而建的集镇(村庄)。肥西的文人圈子里流传着一副只有上联的对子:“上派河,中派河,下派河,三河一派。”很多人试图对出下联,却鲜有佳联。

说起上派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从地质的角度而言,这里原是巢湖冲积带。虽然今天这里岗圩交错,但远古某个时期,还位于巢湖边缘。只不过地势逐渐上升,才形成今天的地形地貌。位于今天上派镇风景秀丽的古埂公园中,有一块考古发掘遗址——古埂岗遗址。该遗址是安徽省首次发现较为完整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已经有4000年到4500年的历史了。由此可见,上派的历史非常久远。

下塘:千年文化荟萃之地

在以“下”字命名的地名中,长丰县的下塘镇是个著名的代表。千年古镇下塘,始于春秋,自开埠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这个池塘众多的古镇,名人辈出,人杰地灵,是长丰文化荟萃之地。境内更有闻名江淮的美食“下塘烧饼”、独具特色的民间艺术“下塘火狮”。

《中国历史图集》《元丰九城志》记载,北宋期间就有“夏塘镇”。随着人气聚集,物流畅通,过往行商走贩渐次增多,外地客商因见集址高阜,四周有塘(东有南马塘和北马塘、南有黑宣塘、西有牛市塘、北有庙塘和仙塘),一出街便下到塘埂,后误称为“下塘”,继而沿用至今。

下塘镇人文荟萃。翻开古镇悠悠千年的历史画卷,仅晚清时期,这里有进士、拔贡、武举、廪生、秀才等名号的就不下20人。古镇历来奉行教育为上,文风盛行,郭沫若曾为下塘中学题写校名,几十年来,下塘中学英才辈出、桃李满天下。发生在下塘镇的历史事件(战争)有胡龙牙掠芰蒲城、寿阳争夺战、萧梁伐魏等等。

说起当地的美食,“下塘烧饼”四个字立即浮现于人们的脑海。书写下塘,绕不开这香脆的烧饼。火红的炭火,明明灭灭间,时间已倏忽走过千余年。其间,下塘烧饼代代相传,成为当地文化的一道“硬菜”,声名远播。

下塘镇民间艺术源远流长,书法、纸牌、火狮都颇具盛名,其中以“下塘火狮”最具代表性。

据史料记载:“下塘的‘火狮’狮子身长七尺,披五色毛,引狮者衣杂彩,手执绳,系耍球一,五色。”其不同于其他“狮舞”之处,在于“下塘火狮”能够在烟火中起舞,将杂技、舞蹈、武术等巧妙融为一体,观之相映成趣。“下塘火狮”因其独具特色的表现方式和火火风情,曾入选合肥市首批市级“非遗”名录。

在下塘,至今还留存着日军侵占的铁证——炮楼和万人坑。下塘炮楼位于合蚌高铁铁路边,是一个圆柱形石材建筑,有门洞、无顶棚。这是新近复建的一个炮楼。原炮楼距离现在的新炮楼约150米,同样保存完好。因合蚌高铁建设需要,当地将原炮楼拆除,用原炮楼材料,就近原样复建新炮楼,以示后人,勿忘历史,珍爱和平。

下塘除了有炮楼,还有“万人坑”。1940年6月3日,日军侵占下塘集,并在此驻军,建立伪政权,肆无忌惮地实施烧杀抢掠,犯下了滔天罪行。日军在此滥杀我军民,将尸体随意丢弃到下塘集附近(今天下塘镇南圩社区)的深水塘或填埋到水塘附近,形成“万人坑”。《中国共产党长丰地方史(第一卷,1919-1949)》对日伪暴行以及“下塘万人坑”都有详细记载。日军投降后,“万人坑”被当地群众填平。2005年,合肥一群大学生志愿者在这里立了一块碑,碑的正面上书“下塘万人坑”五个大字,反面写有碑文。以此悼已逝,警来者,誓勿忘耻史。

新安才汇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