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文娱新闻

一岭一典故,你知道这些散落在合肥青山绿水间的人文风光吗


○佛岭村    杨钧  摄

○将军岭位于曹操运河旁

○楚歌岭    杨钧 摄

○安徽名山冶父山

○冶父山有响鼓岭

○栖凤谷的七星湖

                                     

古往今来,关于“岭”的诗句比比皆是。如“日末涧增波,云生岭逾叠。”“千圻邈不同,万岭状皆异。”庐州的岭,有着独特的自然景观,悠久的历史文化,在合肥聚力打造“五高地一示范”的今天,犹如一幅幅美丽的风情画卷,为这座城市增添无限魅力风采。

将军岭:见证曹操运河千年风云

嘉庆《合肥县志》载:“将军岭在城(合肥)西四五十里,一名分水岭,岭下有分水田,一源二流(一流入江,一流入淮),即淝源分流处。宋,有杨将军开分水田,使二水(今东、南淝河)相合,引淮入淝。募万人挑之,工不成,将军自刎。”故而此地名为将军岭。 

将军岭,位于江淮分水岭上曹操运河边,汉代时属九江郡成德县广阳乡。民间传说宋代有杨将军募集当地民工疏通曹操河不成,因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感到内疚,在分水岭上拔剑自刎,后来当地群众为纪念杨将军修建庙宇,此地因此得名“将军岭”。此典故嘉庆合肥县志上有载。或又云将军为隋炀帝时人。

又一传说为,三国时曹操亲率大军南征东吴,发动军民对先秦时期的运河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疏浚,其麾下一大将率众在此劈山切岭,欲以疏通江淮水道,因未果,将军愧而自刎,故而此地名为“将军岭”。解放后将军岭曾设将军公社、将军乡,1992年并入长岗乡,2005年并入小庙镇。

先秦时期,楚国曾在将军岭挖“鸿沟,通江淮”;现存横贯高岭,仍赫然在目。三国时期,曹操出于军事目的主持对此河道进行大规模疏浚,因此当地群众又称“曹操运河”。晋、唐、宋等时期对此河道都开展过疏浚。后长期湮废,不为人知。现主要遗存有古河道、鸡鸣坝、大陂塘、小陂塘等水利工程,也是安徽省内历史最悠久的古代水利工程。

史料记载,从先秦到汉初,因淮河、长江流域水域较高,“曹操河”是沟通寿春—合肥的水运通道,后来水位下降、通航困难,船只在鸡鸣坝翻坝通航。其意义不亚于今天京杭大运河的邗沟。

曹操运河西段在小庙镇新民村东岳庙处连接王桥小河(东淝河源头主流),中部在“凤凰墩”处横切江淮分水岭,东至南岗镇鸡鸣山的鸡鸣坝下与南淝河交汇,实现“江淮沟通”。河道总长7公里,现存的将军岭街东至四十坎处共3公里的高切岭段古河道保存较完善,底宽70-80米,河底高程52米左右,坡比1:3,深度约20米。“鸡鸣坝”位于鸡鸣山北麓,坝长560米,净高13米(坝顶高程43.2米)。

2018年,曹操运河遗址正式列入合肥市第六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佛岭:一处能记住乡愁的地方

巢湖南岸,有着楚汉遗风,一汪古泉会牵出霸王的传说。这里有江淮风格遗落的民居群,这里有一座小店成就一处村落,这里有沉落湖岸线下的村落,这里群山连绵,湖水开阔,是一处能记住乡愁的地方。散兵镇的佛岭村就在这里。

巢湖南岸,佛岭是穿过巢湖市南外环G346、与巢庐S316牵手的地方。一处楚汉相争的古战场,有众多山岭环抱,西去广阔间为浩淼的巢湖。

散兵地理上许多名称都与霸王项羽有关,佛岭也是其一。相传项羽在楚歌岭安营扎寨,其间有山大佛岭,霸王以此新修神庙赐佑。在路口的小佛岭通往神庙处,有口天然佛岭甘泉,多为路人休憩饮用。多少年后,泉水沉藏于佛岭水库,佛岭村应名而来。

佛岭行政村下,散落着众多的小村,山口村便是其一。依山而建,山口村其名由此而来。山口村背靠青炭山、张师岭、梅家岭。村中有池塘,汇山水而成。村后佛岭水库,村前原野之地。每年春油菜花黄,从临湖公路远眺,黛青群山和白色村舍前一片金黄,格外养眼。

胡家店村,为佛岭行政村所在地。解放前的胡家店是荒僻之地,如今胡家店位于省国道交处,交通便捷。

解放前有位胡家人,流落到此以店谋生。四乡八里在此采购日需,让荒落之地开始积攒着人气。多少年后,曾经的胡家,早已人去屋空。而居村的移民们,延续着胡家店的传统名称。如今的胡家店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村新舍,更加精致起来。宜居生态,宜居乡村,让佛岭乡村生活品质再提高。

旱田冲村,是因村中先人迁徙于此,见山下有两处旱田,毗邻一汪古泉,就此落居开始拓荒种植。旱田冲村有一口被乡人称为的“井”,其实是常年不绝于地下水的古泉。饮水思源,旧时大旱之年,这口盈水不减的古井成为佛岭村中的救命井。以后从旱田冲走出的乡人,回乡时都习惯提壶泉水带走。这井水的甘甜,是旱田冲人记忆里的味道。

佛岭下的村落几乎以公路隔断或沟通,相互走动频繁。譬如到田埠村,从旱田冲穿过公路到胡家店,再过公路抵达。走在田埠村,记忆深刻的是这些散落在村中的古民居。断壁残垣,每一处旧舍青砖木栏间都沉淀着时光。

从大门而进,抵前院,穿弄堂,过厅房,虽是破落,但依旧保留着古民居的结构。田埠村后一片古民居,是江淮风格后建筑时期的遗存,因地理缘故得以留存。

穿过田埠西行,杨家河,一个临湖的乡村。早前的杨家河已沉落在湖岸线下,生有一棵古朴树,几人环抱,相传北宋末年杨家将后裔常于此拴马。后兵散,杨家老兵遗留以捕鱼为生以待重返。多年后,巢湖水涨,先前的杨家河村人居与事尽沉湖中。沧桑多年,物是人非,杨家河里姓杨者寥寥无几。

如今,佛岭已然是文明和谐、环境雅致的美好乡村,让远离家乡的人们更添几分乡愁的韵味。

楚歌岭:西楚霸王军溃兵散之地

巢湖东南岸的散兵镇还有个楚歌岭,这个地名,折射出两千多年前,西楚霸王项羽军溃兵散的历史痕迹。

相传,楚汉相争,垓下决战,项羽溃败,带八百骑兵连夜突围南逃进入巢湖南滨湾(今散兵湾),在踟蹰山(今楚歌岭)附近安营扎寨,筑垒攻防。

韩信发觉项羽突围逃脱,便领汉军追赶。韩信追兵来到巢湖南滨湾,项羽领兵抵御以一当十,汉兵一时无法取胜。韩信随即改用“心战”。他令一哨人马,使用蜂蜜在诸多路面写下“霸王无道,项羽必亡!”一行行大字,引来无数蚂蚁争相食蜜,粘聚成字。楚兵见之,认为是天意灭楚,顿时军心涣散。项羽一见也大惊失色,连叹:“天亡我也,非战之罪!”当夜,韩信又领一哨人马,带着管箫隐身楚兵驻地踟蹰山岭上吹奏楚国民歌。一曲曲楚歌传入楚营,令楚兵个个怀乡,人人思亲,瓦解了楚兵斗志,项羽终于兵溃散兵湾。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在仓皇混战中,只身领着二十八骑亲信,一路向东突围,直至乌江自刎身亡。

据传,当年项羽行至必经之路的巢湖东郊旗山——鼓山峡口,坐骑乌骓马止步不前,仰天长啸。项羽一打听,原来是到了范增的家乡,顿时若有所悟。项羽翻身下马,三呼“亚父!”跪拜旗山,“失亚父者失天下,项羽悔矣晚矣!”于是,乌骓马又奋蹄冲出旗山、鼓山峡口,沿着昭关古道,向乌江奔去。

如今,项羽兵溃地散兵湾已发展成巢南重镇散兵镇。踟蹰山亦易名楚歌岭,这也是四面楚歌成语的溯源地。传说当年“项羽乌江自刎”的噩耗传到楚歌岭楚营,滞留的项家楚兵含悲而泣,遂隐姓埋名,在山中开荒种地,繁衍生息。如今这里有一个项山村,村上的居民都姓项,据说他们都是项氏家族的后裔。楚歌岭上还有霸王城等遗址。在楚歌岭以北有韩岗、上韩、下韩、韩田冲等村庄多为韩姓,据说都是韩信的后代。这些项羽兵溃巢湖散兵湾的诸多民间佐证,无不令人发思古之幽情。

据清《巢湖志》载,“散兵湾在巢湖滨,相传韩信追项羽,兵溃散于此。”清康熙《巢县志》载:“楚歌岭,在县南散兵镇,又云踟蹰山。”另载:“散兵岭,在楚歌岭下,通大山凹处。”该志载清代诗人吴鼎云《七绝·散兵湾怀古》诗一首:八千子弟起江东,猿鹤虫沙一霎空。试过湖滨寻故垒,涛声犹带楚歌雄。其诗有小序:“地在巢湖滨,相传韩信追项羽至此,羽兵溃散处。”吟咏的便是项羽兵溃巢湖散兵湾的故事。

响鼓岭:冶父山上一奇景

响鼓岭位于庐江县冶父山镇。冶父山相传为春秋铸剑之父欧冶子铸剑之所,冶父山由此得名。其历史渊源,上溯春秋吴越,至唐宋时期,业已名噪江淮。2012年,冶父山与黄山、九华山、天柱山、齐云山、琅琊山等省内名山,正式入编《安徽省志·名山志》。

冶父山灵秀神奇,清丽脱俗,是皖中历代造化的精品,有“神山佛都”之称。境内群峰竞秀,茂林修竹,各具神韵。古人用古八景来概括冶父山的美景:冶父晴岚、湖山一览、龙池映月、虎洞吟风、百尺松涛、兜率参天、响鼓晴雷、三苏倒影,构成了一幅幅清新自然的山水画卷。还有日出、雾凇、佛光等自然奇观,气象万千,美不胜收,素有“江北小九华”之誉。

其中的“响鼓晴雷”,描绘的就是响鼓岭的风光。响鼓岭逶迤数里,或杖击或足踏,皆应声如鼓,故名响鼓岭。响鼓岭大来峰横空悬出一石,似如天外飞来,形如展翅欲飞的雄鹰,此处多为云雾遮绕,常有雄鹰出没,乃为“飞鹰石。”

响鼓岭下是一百尺崖,崖高百尺,宽数丈,正面光滑,如同刀削,似无字碑。旁有一石,平整如座,奇巧非凡,洵属天工,非人力所能为也。百尺岩下是龙湫,也就是岩脚浸出的一个小泉水窟,大雨不涨,久旱不干。每逢泉水窟里水蒸气上升,预告天要下雨了。窟里还有不少蝾螈,黑背、红肚、五爪,状极可爱,古人不识蝾螈,就叫它“小龙”,谓之龙湫。

山间还有条羊肠小道,原名走马岭,又称诸葛岭。传说乃东汉末,诸葛亮赴东吴会周瑜,途经此地,牵马步行,一路欣赏山林美景而得名……

更有诸多遗迹遗存,诸如白佛岩、白像石、袈裟柜、青狮石、龙解石、老人石等,于峰巅谷底,参差错落,各尽其妙,形成冶父山的特色景观,令人流连往返。古人有“登峰身染云霞气”之诗句,足见此峰之胜。

栖凤岭:一个美丽的神话

栖凤岭,位于庐江县冶父山镇境内,乃栖凤山之别称。清康熙《庐江县志》(卷之三·山川)载:“栖凤山,治东北三十里。世传有凤凰栖此,故名。道旁有塔,今废。其岭捷路达无为。”

栖凤山,系冶父山脉东延,地方村民俗称“栖凤岭”。山(岭)虽不高,但亦山石嵯峨,林木苍翠,四季泉水清澈,景色秀丽诱人。早在明朝,本邑诗人潘谧曾作《栖凤岭》诗赞曰:东登苍山岭,直下窥沧溟。扬袂拂紫极,举手摩青冥。梧桐暝寒色,绿竹延秋声。圣人治天下,凤凰当再鸣。

栖凤岭,是一个让人遐想的山岭:很久以前,这里树木葱郁,岭上岭下芳草如茵,鲜花遍地,一群凤凰栖息在一棵百米高的枫香树上。晨曦初露,它们呼朋引伴,引吭高歌。凤凰是百鸟之王,叽叽喳喳的小鸟围在大树的周围,朝拜他们,聆听它们的歌声和教诲,欣赏它们优美的舞蹈。后来岭带凤名,村带凤名。

栖凤谷,乃栖凤山与冶父山之间的一条峪谷,世人称之栖凤谷。栖凤谷景区在冶父山东南一隅,三面环山,总占地面积1.92平方千米。

在行政区划上,栖凤山(岭、谷)原本隶属盛桥区石山乡。2005年,庐江县乡镇配套改革中,栖凤岭划入冶父山镇。于是,随着冶父山风景区的开发,2013年,新开辟“冶父山森林公园·栖凤谷”,成为庐江旅游的又一特色景区。

景区内拥有九园九景:九园为牡丹园、杜英园、紫薇园、合欢园、桃花园、桂花园、玉兰园、栀子园、万木园;九景是心语湖、左慈溪、桃花岛、七星瀑布、七星湖、果老岛、梅花塘、荷花塘、干将莫邪池等生态景观。

  九园九景,串珠成链,聚点成片。园内广植杜英、桂花、栀子花、含笑、罗汉松、合欢、香樟、广玉兰以及红叶李,错落开花、生绿,可谓“一年四季有绿色,月月季季花不同”。其九景之最当为七星湖,此湖越千年,久雨不溢,久旱不涸。湖名曰七星,乃冶父山东侧有条青龙岭,青龙岭的末端逐渐平缓下来,形成七个大土墩,当地人称为七星墩,七星湖因紧邻七星墩而得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