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絮漫天飞舞如“飘雪” 专家建议:敏感人群可每天冲洗鼻腔

据市场星报消息,“谁有光头强的电话,让他来合肥,把杨树、柳树全砍了,李老板不给钱,我给!整个合肥都是毛,都是毛!!糊我脸、挡我眼、堵我鼻子、没人管、必须砍!”这段时间,你的微信朋友圈有没有被这段话刷屏?春夏之交本是合肥天气最好的一段时间,但赶上杨絮漫天飞舞也是醉了,不仅过敏体质的市民叫苦不迭,普通人也对这些“白毛毛”烦不胜烦。记者采访发现,近期前往各医院耳鼻喉科诊治的过敏性鼻炎患者增多,专家建议刮风天气最好远离树木多的区域,更别去钻小树林。                                      

声音:一刮风就“下雪”,合肥市民呼唤光头强

“生活不只眼前的杨絮,还有更多你看不见的杨絮。”

“想象一下,远方,伊人撑伞在阳光下缓缓走来,满城杨絮纵情飞舞。说不出的美感,抑或是形容不来的曼妙。”

“出去买个饭,恐怕一路吃杨絮都饱了。”

“达康书记说了,别抬头,杨絮会掉,别流泪,杨絮会笑。”

“谁有光头强的电话,让他来合肥,把杨树、柳树全砍了,李老板不给钱,我给!整个合肥都是毛,都是毛!!糊我脸、挡我眼、堵我鼻子、没人管、必须砍!”

你最近有没有在微信朋友圈里看过这些话?反正记者的朋友圈是被刷屏了。春夏之交,气温宜人,正是外出踏青的好时节,但不少合肥市民却被空气中飘飞的杨絮弄得心烦,若是碰上晴好的刮风天,杨絮更如“下雪”一般,不少人出门又戴上了口罩。

合肥桐城路上的一名环卫工告诉记者,每到这个季节,杨絮都让他们感到头疼,为了保持路面整洁只能一遍一遍地扫。

“杨柳又飘絮了,每天接送孩子走在路上都没法呼吸了!”家住合肥市南一环边的陈女士向记者抱怨,即使她给孩子准备了不少口罩,孩子每天回家还是抱怨嗓子痒、鼻子痒。

据了解,杨树飘絮是自然现象。杨树开花时,因传花授粉需要,形成花絮;杨树种子成熟时,果实开裂后,种子借助杨絮在空中飘荡,寻找合适的生长地点,形成子絮。

探访:比雾霾更“恐怖”,医院看鼻炎的人爆了

“每年一到这时候吧,我就恨不得躲在家里不出门。五一前是柳絮,现在柳絮没了,杨絮又飘起来了,真是醉了。”在省中医院耳鼻喉科,合肥市民小王正在候诊。最近漫天飘飞的杨絮让他的过敏性鼻炎又复发了,每天“鼻涕眼泪一大把”,身上还起红疹,只好请假来看医生。

杨絮并不只让过敏体质的人“很受伤”。这几天,张女士的宝宝小云(化名)反复咳嗽,吃药也不好,为此她带着宝宝跑了好几次医院。在了解到小云家附近杨树较多后,省儿童医院的医生判断,让小云咳嗽的罪魁祸首就是杨絮。

据安徽省中医院耳鼻喉科吴飞虎医生介绍,最近来医院诊治过敏性鼻炎患者明显增多。为啥杨絮让人这么恼火呢?他解释说,空气进入鼻腔,被适度加温湿化,使部分颗粒物粘附在鼻黏膜上,鼻腔黏膜通过分泌黏液来清除灰尘。但杨絮这样的颗粒物若不能被黏膜清除而进入人体,就有可能产生一系列反应和疾病,比如过敏性鼻炎、哮喘、结膜炎、分泌性中耳炎甚至肺气肿、肺心病。

对策:敏感人群可每天给鼻子做“SPA”

合肥市蜀山区疾控中心专家表示,击败杨絮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减少与它的接触,有过敏史的人尽量少去杨树繁茂的地方,外出郊游时最好戴上帽子、口罩和穿长袖的衣物,可涂抹适用过敏体质的隔离霜。若大风天气去杨树多的地方,要扣好衣扣,闭上嘴巴。

对于饱受鼻腔过敏之苦的患者,吴飞虎建议可试试给鼻子做个“SPA”,也就是鼻腔冲洗。一天一次,30天为一疗程,不建议一天多次冲洗,因为鼻腔粘膜的承受能力有限。从外面回到家里,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洗手漱口,能够有效阻断从外面带回来的飞絮对身体的持续影响。

如果不小心发生过敏,可以先用冷水清洗皮肤,吸收皮肤热量,缓解病情。如果症状得不到改善,应去正规大医院皮肤科请专家诊治,自己不要随意去药店买药膏,因为不少抗过敏药膏大多含有激素,掌握不好激素含量,反而会留下后遗症。同时,吃些清淡、易消化、含有丰富营养的食物,多吃新鲜蔬菜、水果、谷类,适度加强锻炼,保持良好的睡眠,提高自身免疫力,避免过度抓挠刺激患处。

未来:无絮杨将逐步取代老品种

目前,全省杨树种植面积在600万亩左右,主要分布在淮河以北地区。在合肥老城区,杨树主要集中于太湖路、桐城路、一环路、金寨路;新城区杨树则主要作为背景林。

不少人呼吁把杨树替换掉,但你知道吗?杨树是城市绿化的一大功臣,具有很高的生态价值。研究表明,一株成年杨树一年可吸收二氧化碳172公斤,产生氧气125公斤。

据了解,我省已经培育出了无飞絮的杨树幼苗。目前,我省推广的杨树品种90%以上为雌性,每到春季,种子成熟后就会产生飞絮。从去年开始,我省选择了6个县培育无飞絮杨树,每个县建了约10亩的繁育园,今后将用新品种逐步更换老的雌性杨树,从而实现控制杨絮的目的。

杨树品种的更替存在一个过程,再过五六年就可以看到明显的效果。届时,杨絮对环境的污染会大大减少,并逐步远离市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