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合肥新闻 »

八旬老母照顾失智女儿六十年:我是妈妈我要照顾她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安徽网讯  “她离不开我,(我)离家的两天,她一直要找妈妈。”家住合肥科企社区的苏桂英流着泪说道。苏大妈今年82 岁,她口中要“找妈妈”的那个人,是她60 岁的女儿张瑞。多年前,因为一次意外,刚刚才8 个月大的张瑞大脑受到损伤,智力发育受阻。这60 年来,苏大妈始终像一个新生儿的母亲,不离不弃、无微不至地照料着她视作珍宝的女儿。

不幸意外致女儿智力发育迟缓

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见到苏大妈时,身形清瘦的她正紧紧地拉着女儿张瑞的手。眼前的张瑞,大眼睛,脸庞白净,身材微胖,安静不语,第一眼看上去,实在难以让人与“失智”一词联系到一起。

谈起女儿的不幸,苏大妈眼圈开始发红。1957 年,张瑞出生在江苏省徐州市的一个小县城,这是苏大妈和丈夫的第一个孩子,对其格外疼爱。“(她)头发乌黑,胖乎乎的,一逗就笑。”苏大妈说,那时的张瑞活泼可爱,邻居们也都说她长得漂亮。

然而,一次意外改变了女儿的一生。那一年,张瑞出生才8 个月,苏大妈将她哄睡之后,出门去干农活,临走时还用被子在床沿围了一圈。收工后,匆忙返家的苏大妈突然发现,床上的孩子不见了,脸上挂满泪痕、头部肿起大包的女儿躺在床下的木板上。抱起女儿,苏大妈心疼不已。不过女儿醒后,看着并无异样,不哭不闹,所以家人并未在意。

谁料,不久后,张瑞发起了高烧,一度抽筋不止。村里懂些医术的村民给张瑞扎针治疗,烧退了,小张瑞却失去了往日的模样,“逗她,没有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我。”苏大妈说。同龄的孩子已经会说话、会走路了,张瑞仍然无法与人交流。

1959 年,苏大妈跟随转业的丈夫,带着女儿来到合肥。听说有北京的医疗队可以看病,苏大妈连夜排队。医生诊断因跌落后的高烧对大脑造成了损伤,导致张瑞智力发育迟缓,已经无能为力了。

苏大妈双手颤抖着掏出了手绢,擦着眼角的泪水,“我自责呀。丈夫工作在外,家里的农活得有人干,真的没办法。”苏大妈说。之后的几十年,张瑞的智力一直停留在两三岁的水平,照顾女儿也成了苏大妈生活的重心。

慈爱照料女儿饮食起居六十年

女儿遭遇不幸,苏大妈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日复一日、更加细心地照料着张瑞的饮食起居。

张瑞的生活基本不能自理。60 年来,每天早晨,苏大妈起床后,就要帮着张瑞穿衣洗漱,搀扶着她上厕所,端来早饭、送上碗筷,一趟下来就得花上一二十分钟。吃饭时,苏大妈总是先喂给张瑞吃,然后自己再吃。苏大妈说,别人给的饼干、水果,她和老伴都舍不得吃,“给孩子吃,她喜欢。”

对于张瑞来说,洗澡、上厕所这样基本的生活,都要在母亲的帮助下完成。苏大妈说,很多时候,张瑞从夜里12 点到天亮,会频繁起夜上厕所,她不敢睡觉,搀扶着怕女儿摔倒。搬到肥西农村的那年,张瑞害怕村里的茅厕,苏大妈专门买了一个痰盂,一天几十次地清理。每天洗澡前,苏大妈都会将水温试好,衣服都备好,然后帮着女儿擦身。

随着年事已高,苏大妈的腰腿都有劳损疼痛,搀扶女儿变得越来越吃力,可苏大妈说,如果孩子被烫到或者摔倒了怎么办,“她还是个孩子,我要保护好她。”这么多年,苏大妈几乎不敢离开张瑞半步,出门买菜都是匆匆返回。几年前,苏大妈带着女儿回老家,只要看不到自己,张瑞便会喊着“找妈妈,找妈妈”。晚上睡觉的时候,张瑞还将自己的枕头放在苏大妈的背后,紧紧地挨着她才能入睡。

虽然苏大妈不识字,但她一直在想办法让女儿多说话。现在,女儿已经能说出“爸爸,吃饭”“敲门了”“电话响了”这些简单的词语,这让苏大妈倍感欣慰。

坚持“我是她的妈妈,我要照顾她”

苏大妈一家得到了当地街道和社区的关心,张瑞也办理了低保。这个母亲节,社区还送去了鸡蛋和一箱牛奶。

记者了解到,苏大妈的老伴也已经86 岁了,眼睛耳朵都不好,也需要苏大妈的照顾。五个子女的情况普遍不好。有人曾经建议苏大妈将张瑞送到敬老院去,苏大妈都坚决反对,“我是她的妈妈,我要照顾她。”

谈到女儿的将来,苏大妈说,几个儿子都很孝顺,说要照看张瑞,这让她很是欣慰。

孙玮  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赵琳

责任编辑:张大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