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首页 » 合肥新闻

顾客OYO上订房合作酒店不认账 线上线下付双份 OYO公司回应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本报此前报道的OYO 平台与合作宾馆纠纷一事(OYO遭投诉 合肥合作宾馆:说好旱涝保收 变亏本运营)最近又有动静。最近几天,通过OYO 订宾馆的蔡民先生一直在讨说法,对象正是他一直在使用的OYO。原因是他在OYO 平台上支付过的订单,宾馆不认账,他线上线下付了双份钱。“OYO的合作宾馆怎么会拒绝OYO 订单? 我付的双份钱怎么解决?”蔡先生质疑说。

事件:OYO上订的宾馆不作数

“我经常出差,用惯了OYO 软件订宾馆。12月1 日,我到浙江丽水出差,按照往常习惯,通过OYO订成功了一家宾馆。到晚上7 点钟下火车,一路来到宾馆,结果宾馆居然不认可OYO 订的房间,要我再付一个更贵的价钱给他们。这相当于我线上线下都付了一遍钱。”昨日,安徽的蔡先生说道,从发生这事后,他当场报警并拨打OYO 客服电话投诉,可直到现在,他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到现在已经第9 天,OYO 客服说会让专人对接我解决这个事情,可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出现搭理我。”昨日,蔡先生郁闷地说道。随后,他出示了通过OYO 订宾馆成功的短信。短信上显示,在12 月1 日,蔡先生通过OYO 订成功了位于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飞雨路一家商务宾馆的特惠房,房价是42.32 元。

“这是我去浙江丽水出差订的。”蔡先生说,当天他订成功后没有多想,就等着下火车去宾馆了。“我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当晚7 点,我人生地不熟,一路摸到这家宾馆,已经是深夜了。”蔡先生说,他来到宾馆柜台,按照往常一样出示了OYO 发的手机短信。哪里知道,柜台人员说,OYO 线上订的宾馆他们不承认,蔡先生如果要住,就得另外付钱给他们,而且价格不可能是42.32 元。“我一听蒙了,这时我才发现,宾馆大厅已经坐了另外一个顾客,他也是通过OYO 订的宾馆,被宾馆人员拒绝了。”

蔡先生回忆说,当时已经是深夜,他想投诉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他拨打了110。通过蔡先生拍摄的视频显示,当地派出所人员来到现场询问后表示:“这事情不归我们管。”民警表示,蔡先生可以找消协投诉。蔡先生表示,现在已经深夜,消协早就下班了。民警表示,也可以自己付钱住宾馆,第二天再找消协投诉。“我按照警察的建议,自己付了78 元住了下来,第二天我拨打OYO 等投诉电话。”蔡先生说道,OYO 人员表示,会找专人与他对接。“可是他们说是说,就是不做。”

昨日,记者致电蔡先生订的宾馆,该宾馆人员介绍,他们已经拒接OYO 的订单。“OYO 的价格就40 多,宾馆价格怎么可能这么便宜?”宾馆人员承认,他们虽然拒接OYO 订单,但目前还没有与OYO 解约。

原因:宾馆不满OYO改保底金

在采访中,丽水部分与OYO 合作的宾馆以及安徽的部分宾馆老板表示,之所以拒接OYO 订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OYO 关于宾馆保底金额的变动。

连日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对话多个与OYO 合作的宾馆,宾馆老板介绍,OYO 关于宾馆保底金额的变动,是很多宾馆拒接OYO 线上订单的重要原因。多名宾馆老板向记者爆料出一个新近发生的保底金事件。“这对我们宾馆老板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一位宾馆老板爆料称,他收到最近一期的保底金发放信息,发现OYO 发的保底金居然是负数。“OYO 给我发的新一期账单上显示,他们向我发放负的2 万多元。”该宾馆老板说,“相当于我要倒付2万多给OYO!不是说让我们有保底的赚头吗? 怎么会出现这样奇葩的账单?”

追问1 宾馆为何还要倒贴钱?

“将保底余款结清就可以了,再说得怎么好,我都不信了。”在合肥开宾馆的唐老板再次面对记者时表示,从11 月份账面上收到513 块钱后,他一直想为自己讨个说法,并多次前往OYO 位于合肥的办事处,但至今诉求没得到解决。目前,唐老板的宾馆已经在OYO平台被下线。

此前,OYO未经与业主商议,修改了最初签订合同时的保底金额,并邮件通知签约业主改签的决定。OYO 要求业主在收到邮件的24 小时内回复“不同意”,否则就被视为业主同意改签。这一邮件,成为唐老板等合作业主维权的爆发点。

“12 月初,有一名上海总部的负责人出面,让我们把10 月份的钱理一下。”唐老板介绍,之后,运营经理也和他对了账,但这个账目总公司是否认可,何时发放,怎么发放却没了下文。

麻烦还没解决,昨天收到11 月对账单的他,又得面对新问题。“ 账单显示-1387.87 元,我没赚到钱,还要倒给1000 多元。”唐老板说,11 月份,他干了半个月,这个负数怎么算的,他一脸蒙。而根据唐老板提供的账单显示,11月保底金额也已调整为0.00.除了担心钱,唐老板说,其实,几个月的合作下来,原来还可以的生意变得很淡。“合作的酒店定价那么低,我的店既招揽不到新客,又丢了老客。”唐老板无奈地说,据他了解,即使合作,现在平台对合作宾馆的条件较为苛刻,扣款项目也多,得不偿失。”

对此,近日,OYO 正式回复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称,就保底金额的调整,是“近期OYO酒店对业主合作协议进行了全面升级,更新了账单口径、平台费用、营销费用等合作条款”。OYO 在回复中称,其这一调整,不会影响合作酒店的保底金额。以后“OYO 酒店依旧按照保底金额与业主结付。”但保底金额变动,影响宾馆老板的生意怎么办?OYO 回复称,他们将从增强酒店综合实力、提高酒店曝光量、拉升入住率,带动酒店总体营收的增长。

对于OYO酒店的回复,肥东一家宾馆的女老板并不满意。昨日,该老板向记者展示了OYO 给她发的11 月份的保底金账单。该账单显示,11 月份她保底金额是0,OYO 给业主的实际支付金额是“-20088.90”元。“相当于我要倒赔给OYO20088.9元。”女老板郁闷地说道。

追问2 变更协议为何“偷发邮件”?

就保底金额,一直是很多宾馆老板心头难解的问题。“更让我们郁闷的是,OYO 公司处理这个事情的方式。”老板们说,“OYO 未经与我们商议,修改了与我们们最初签订合同时的保底金额,并邮件通知签约业主改签决定。OYO 要求业主在收到邮件的24小时内回复‘不同意’,否则就被视为业主同意改签。可是,很多老板现在都不用邮箱,很多人发现保底金不对打电话去问OYO 人员,OYO 才告知是通过邮箱发送邮件的。这不是欺骗我们么?他们这不是偷偷发邮件吗?”合肥一位宾馆老板介绍,发生这样窝心事后,他们就一直拒接OYO 订单,也不跟OYO 解约。““他们(OYO)在11 月份把我下线了。但我没有解约,解约之后,我以前的损失怎么办?”一位女老板说道,“OYO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发邮件变更合同,我如果糊里糊涂解约,亏的不是更大吗?”

对此,OYO 回复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称,之所以给合作宾馆的老板用发邮件的方式发送变更协议,是因为OYO 的“沟通已经实现全面线上化,线上沟通会成为常态。”

在回复中,OYO 承认,“刚开始业主可能会不适应”。OYO 强调:“但今后我们会加强对业主专属服务的提升,让整个过程更加优化和顺畅。”“所有协商过程均在法律框架之内。”并且“截至目前,对于合同变更提出重新谈判或终止合作的业主只占少数,大多数业主同意在新合同的框架下继续合作。”

追问3  顾客付的“双份钱”怎么办?

蔡先生等用户用OYO订个宾馆,居然付了双份钱,为什么他奔波9天还没有得到回应? 对此,昨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专门采访了OYO。回复内容显示,经内部核查,事件系近期部分酒店业主违规操作所致。根据平台管理规定,OYO 酒店已对违规酒店及相关人员作出严厉处罚。她表示:“对受影响的消费者,OYO 酒店提供符合行业标准的解决方案:1、协调同级酒店入住,OYO 酒店承担300 元以内的首晚差价;2、用户选择取消订单,我们按照首晚全额3 倍赔付。”其介绍,他们推出了客服热线10101066,要求客服24h 内处理完成率保持在90%以上。

在记者采访之后不久,昨晚,蔡先生给记者回电称:“OYO 给我回复了,说会赔付我的损失。我拭目以待。”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 记者 赵琳 向凯

标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