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合肥新闻

合肥:曾经的高中校友成为“老来伴”,互助养老守护彼此已七年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王桂堂与张绍兰,一个88 岁,一个84 岁,都没有结婚,虽然曾是合肥二中高中校友,但退休后才逐渐亲近起来。2013 年,张绍兰胯骨骨折,得到王桂堂的悉心照顾,心中感激。由于俩人年岁渐渐大了,都需要“老伴”照顾,于是搬到一起居住,一起烧饭、逛超市、旅游。俩人性格迥异,笑称“每天至少要吵两架”,但七年相处让她们已经离不开彼此。她们这种“互助养老”,加上社区民生工程的帮助,让这对老姐妹的晚年生活更加幸福。

七年的相处让王桂堂(左)和张绍兰已经离不开彼此。

机缘巧合成为同级校友

王桂堂是合肥人,家里兄弟姐妹很多,从小就大大咧咧。因为少年时得了肺病,她读高中时,断断续续读了好几年,直到1956 年,她还在读高三。这时,出生在江苏南京、比王桂堂小4 岁的张绍兰,跟着父亲来到了合肥,转学到合肥二中就读。就这样,她俩成为同级校友。

“高中的时候我们互相玩得不多。王大姐那时候像男孩性格,跟男孩子玩得多,我们接触其实很少。”张绍兰告诉记者,俩人虽然接触不多,但都住校,互相也都认识。“那时候绝不敢想到晚年我们会生活在一起。”

用四个月工资帮助对方

高中毕业后,学习成绩优异的张绍兰进入了安徽师范大学,读化学专业。后来,她进入位于合肥的重型机械厂,当了一名电焊工。王桂堂则因为身体原因,停止了学业,自愿前往大别山基层山区工作,“没想到,在大别山的天然氧吧里,我的肺病居然好了。”王桂堂告诉记者,后来她也到了合肥,在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当一名刑警,“那时候,我是单位里唯一的女刑警,既负责内勤,也要做外勤。”

在那个年代,俩人都努力工作,生活并没有什么交集。到了1970 年,王桂堂父亲去世,女儿想满足父亲的遗愿,就到处筹钱买棺材。张绍兰从同学口中得知此事后,借给了王桂堂180元,“当时我的工资是43元,相当于4个月工资。”

这件事让王桂堂始终铭记于心。进入21 世纪,俩人都退了休,开始参加各种同学活动,又亲近熟络起来。“对王大姐了解更多了,觉得她正直、热心,喜欢帮助别人。”张绍兰说。

彼此信赖决定互助养老

一直到退休,张绍兰和王桂堂都没有结婚,退休后也是独自居住。“平时倒也没什么,一个人能吃能喝,没事就找同学、朋友聊聊天,也挺好的。”张绍兰告诉记者。

但随着年纪增长,疾病开始找上门来。2007 年,张绍兰在家突发肠胃疾病,几乎一个星期粒米未进,“差点送了命,后来我打电话给王大姐,她送我去了医院,我才挽回一条命。”张绍兰逐渐认识到晚年生活有一个“老伴”多么重要。

2013 年,张绍兰在家中不慎摔倒,胯骨骨折。这时候,又是王桂堂和她的侄女前来帮忙,带张绍兰看医生、住院,一住就是十来天。出院后,张绍兰依然行动不便,需要有人照顾,而她的至亲家人,基本上都在江苏、上海等地。

王桂堂担心张绍兰在家中再次摔跤,就把她接到自己位于合肥二里街社区胡大井小区的家中同住,方便照顾。“卧床三个月,所有擦洗、饮食、起居照顾,都是王大姐做的。很多事,真的只有母亲、亲姐姐才能做到,我非常感激她。”张绍兰说。

在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中,两位老人也加深了了解,互相都觉得对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姐妹。于是,在张绍兰完全康复后,俩人都决定,从此搬到一起互助养老。

笑称每天至少要吵两架

从2013 年开始,这对老姐妹就开始了“蜗居一室”的生活,但俩人性格迥异。王桂堂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有时候甚至有点马大哈。张绍兰则细心、爱读书,喜欢整洁。俩人住在一起,难免会产生矛盾。

“我们每天要吵两架,晚上睡觉要吵一架,早上起床也要吵一架。”张绍兰半开玩笑地说。“晚上是毛毯如何摆放问题,要争一下。早上是我要求王大姐起床喝杯白开水,她不习惯喝,也要吵架。都是些小事,主要是生活习惯不同。”

张绍兰还说了一些生活上的不同之处,“比如晒衣服,我会按照物理学的一些知识,把被子、衣服弄得服帖一点,王大姐就随随便便一晒。”另外,张绍兰和王桂堂的饮食习惯也有不同。“我喜欢吃咸的,她吃得清淡,我有时受不了。”王桂堂说。而张绍兰则看不惯王桂堂经常吃甜食,“年纪大了,吃甜食不好,我经常劝她,让她不要吃。”

面对张绍兰的“指责”,王桂堂也只是笑笑,“我从小被当做男孩子养,有点不注意。”同时,她也会小小反击一下,“有时候,‘张阿姨’说起我来,厉声厉色的。”

不过,这些小“斗嘴”只是日常生活的调节而已。七年相处,王桂堂和张绍兰得到的是日渐增长的友情以及更加幸福的晚年。

愿意守护彼此安享晚年

“我们在一起生活,一起逛超市,轮流做饭,一起看电视,洗衣服,散步,参加社区活动,还一起旅游。”王桂堂说,旅游是俩人共同的爱好,“从2013 年开始,我们就结伴参加很多旅行团,去了很多地方。”俩人去过青岛、威海、张家界、内蒙古等十多个地方,“最远的地方,我们去了中俄边界。对于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梦想的完成。”

一开始两人居住在一起,还设了一个“公用款抽屉”,就是俩人分别出点钱,买一些共同需要的食品、物品等。慢慢地,俩人也不怎么用“公用款”了,各自想要什么,就用自己的钱来买,然后一起吃、一起用,“越来越习惯生活在一起,不至于让我们的老年生活感到孤寂,遇到问题时束手无策。”张绍兰告诉记者,跟王大姐同住这些年,她感到很快乐,也越来越适应彼此,“社区的民生工程给我们很多帮助和支持,比如社区食堂、定期电话慰问等,给我们增添了一起安享晚年的信心。”

王佳伟 孙雨静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项磊 摄影报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