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合肥新闻 »

大爱“无声”!合肥一聋哑父亲每天卖上百个烧饼为孩子治病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在合肥长江西路与创新大道交口东南侧的地铁口外,有一辆写着“无声下塘烧饼”的餐车,每天摆摊三次,卖掉上百个烧饼。而这上百次的买卖过程,没有一点声音,因为摊主郑章勤是一名聋哑人。他每天起早贪黑,卖烧饼挣钱,为的是给曾患白血病的孩子治病,还钱。在无声的烧饼背后,是郑章勤对孩子无言的父爱。

冬天早晨,天还没亮,郑章勤夫妇已经起床准备做烧饼。

“聋哑夫妻”期盼美好未来

1982年12月,郑章勤出生于合肥三十岗乡小田埠,患有先天性聋哑。在合肥特殊教育中心上到七年级后,他退了学,开始打工,挣钱。虽然身患残疾,但是郑章勤勤快,也很聪明,“我想自己挣钱,自己养活自己。”

郑章勤正在和面粉。

2009年,27岁的郑章勤在淮河路步行街逛街时,遇到了妻子项燕菲。出生于六安舒城的项燕菲同样是一名聋哑人,在出生不久,就因为一次严重的发烧而失去了听力。“我就是看对眼了 ,鼓起勇气去找她要了联系方式,她一开始还有点懵。”

项燕菲给郑章勤系上围裙。

就这样,两人相逢相爱,在2013年结为夫妻。“她很善良,很诚实,更重要的是,她理解我,让我很感动”。结婚后的第二年,两人有了孩子,一家人希望通过勤劳的双手,去战胜疾病,迎接更好的未来。

省吃俭用为孩子治疗白血病

但是,命运仿佛要给郑章勤更加艰难的挑战。2016年,不到3岁的孩子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随后,病情急剧恶化。当年11月,郑章勤按医嘱带孩子前往上海,到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治疗。“到上海的第二天,医院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当时感觉天都要塌了。”回忆当年,郑章勤眼眶一下子红了。

早上出摊回家,郑章勤带着自己做好的烧饼给孩子吃。

白血病的治疗需要很多钱,但郑章勤想,无论花多少钱,砸锅卖铁,也要把孩子的命救回来。他曾来到主治医师的办公室,扑通一声跪下,“不管花多少钱,先给孩子治着,钱的事不用担心,我一定尽全力及时给到位!”

郑章勤的大儿子现在处于康复期,家里留有一些常用的药品。

为了照顾孩子,夫妇俩在医院旁边租了一个30平米的小房子,一个月房租4500元。那段时间,郑章勤和妻子每天只吃白菜馒头,省下来的钱给孩子补充营养。幸运的是,在医生的治疗下 ,孩子的病情有所好转。一年后,孩子出院,回到合肥继续治疗。“每个月去上海做一次检查,让医生观察病情。”

上百万治疗费 让他四处打工挣钱还债

几年的治疗费用加起来有接近100万,这让郑章勤花完了全部的积蓄,甚至连合肥的房子也卖了,还找很多亲戚朋友们借了钱。虽然也有好心人帮他们在网上募捐,筹到了近6万元,但这只是杯水车薪。

郑章勤的大儿子双休日在家玩手机,他拿来跳绳给孩子。

小孩继续治疗需要钱,还要想办法尽快把借的钱还上。郑章勤等到小孩病情稍微稳定后,他就前往广州打工,因为那边工资高。但是老板说要做满一年才能结算,而家里的孩子也要人照顾,郑章勤又只好回到合肥。

郑章勤的母亲帮忙照顾小儿子。

他决定在家边做小生意,“想着做生意能多赚一些,在家边也能照顾小孩。”他先从烧烤做起,在三十岗附近村镇摆摊,每天扛着十几公斤重的铁架子来回跑。接着他又做炸串、炸鸡、 炒饭,“感觉什么挣钱,就做什么。”

郑章勤给小儿子喂饭。

但是,郑章勤是聋哑人,跟顾客交流存在无声的障碍,有的顾客嫌麻烦,这让郑章勤的生意做得也不是很顺利。

每天要求自己最少要卖一百个烧饼

2018年夏天,郑章勤在朋友的介绍下,前往长丰下塘学做烧饼,只花了半个月就“出师”了。“以前做过餐饮,有一定基础,我只想尽快学出来,然后摆摊赚钱。”郑章勤借钱买了一辆街景店车,开始在合肥高新区卖起了烧饼。

早晨,郑章勤开着小摊车去摆摊。

每天早晨五点不到,郑章勤就要起床,把昨晚发好的面做成一个个小面团,然后准备葱、蒜、芝麻、油等,把炉子烧起来,然后出摊。蜀麓城管给他安排了汽车西站地铁口的一个固定摊位,他上午可以从六点卖到九点半,中午从十一点半卖到下午两点,下午从五点卖到晚上十点。每天无论刮风下雨,甚至下雪,郑章勤都雷打不动地出摊,他给自己定了目标,每天至少要卖出去一百多个烧饼,“这样一年能挣8到10万元。”

买烧饼的市民用手机付钱后,郑章勤竖起大拇指,表示好的。

郑章勤的餐车上挂着店招,名叫“无声下塘烧饼”。他只卖两种烧饼,雪菜的3元一个,肉馅的4.5元一个。顾客来了,他就用手势询问要哪一种,要不要抹酱。顾客也是用手势作为回答 ,并且通过微信等扫码支付。整个买卖过程没有一点声音,但无声的烧饼背后却是郑章勤无言的父爱。

郑章勤的小摊车在地铁口附近,人流量相对多一些。

孩子的奶奶很心疼郑章勤,“他每天出摊三次,加起来超过10个小时,不卖完他不回家。回家后经常已经是深夜,休息一会后又要准备第二天的面、肉馅,经常一点才能睡,然后凌晨五点又要起来。为了省钱,他大多数时候就是拿烧饼当饭。”

城管特批摆摊 让他感受社会关爱

但郑章勤说,累一点辛苦一点,都没什么,只要小孩健康生活,不再受疾病困扰,一切都值了。经过两年的经营,目前,他的“无声烧饼”在高新区卖得很好,“有的顾客知道我们的情 况,也经常来买,有的还一买好几个。”

项燕菲抱着小儿子。

实际上,在长江西路与创新大道交口的汽车西站地铁口,本来是不允许摆摊的。但蜀麓城管中队了解郑章勤的情况后,不仅没有直接取缔和暂扣物品,而是帮助他划定了定时定点的摊位,让郑章勤能安心地卖烧饼,“另外,蜀麓城管还给我们送来慰问品,庐阳区政府也给我们办了低保,让我们感受到了社会的爱心。”

郑章勤夫妇带着孩子在玩足球。

目前,孩子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在高新区一所小学读书。但医生也提醒,还需要观察五年。郑章勤一家也住在高新区,小儿子也已经三岁了。每当和家人、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郑章勤总是浮现出笑容,他在微信上告诉记者,“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已经挺过来了,以后我和妻子得相互扶持着,让这个家继续往前走,让两个孩子能平安健康地长大。”

郑章勤的微信里写着“不管有多苦还是有多累一定要守护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的话语。

郑章勤还有个心愿,就是等疫情结束,带着孩子和老人出去玩玩,“心里一直对父母和孩子们挺愧疚的,父母这么多年一直帮我带孩子,很辛苦。小孩呢,我也没法好好陪他们度过快乐 的童年。”

郑章勤也告诉记者,“给孩子治病向亲戚朋友借的钱,现在还有十万多元没有还,我会通过卖烧饼全部还清的。”

倪致远 鲍彪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刘旸  项磊 文/ 余康生/图

编辑:唐恒钢

本文由大皖新闻客户端独家出品,不在新安晚报版权授权范围之内。未经特别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本栏目常年法律顾问: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 陈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