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首页 » 即时看

水阳江再现“挖宝潮” 有人还拿着探测仪“寻宝” 这是为啥?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近日,在宣城市宣州区狸桥镇和南京市高淳区砖墙镇交界处附近的水阳江段,再现河中“挖宝潮”。12月14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在现场看到,近百名男女老少在江中挖宝,甚至有人拿着探测仪“寻宝”。

其实,早在2013年,这一河段就曾出现百人河中“挖宝”的场景,曾引起很大关注。2016年,“挖宝”场景又再现。文物专家分析,利益驱动是“挖宝潮”频现的主要原因,也让现场“挖宝人”手中的“宝贝”真假难辨。据记者了解,宣州区文物部门已到现场查看,并未发现有价值的文物,相关部门也到现场进行了劝阻。

用探测仪在河滩上“寻宝”

12月14日下午,在宣城市宣州区狸桥镇和南京市高淳区砖墙镇交界的处附近的水阳江畔,记者再次看到了2013年和2016年都曾出现过的江中挖宝的场景。

这一段江边圩堤上停着不少电动车、三轮车,江边有一片露出水面的河滩,远远就能看到河滩上有不少人,记者大略数了一下,有近百位男女老少。他们大部分人穿着长筒的胶鞋,拿着长锹在河滩中挖着。一般两个人或者几个人合作挖一个坑,有人在下面挖,有人清理挖起来的泥土。有的坑较大的,还有人专门拿来竹子插在坑周边,防止坍塌。

让记者有些惊讶的是,“挖宝人”的工具除了长锹、铁棍,甚至还有类似金属探测仪的工具。记者看到好几位“挖宝人”拿着探测仪在河滩上“扫描”,仪器发出滴滴的声音,一旦声音有些异常,他们就会拿着铲子挖一挖。

“挖宝潮”为何隔几年就出现

其实早在2013年时,这一段水阳江就曾掀起了一股“挖宝潮”。当时,河道治理工程施工时,挖出了不少陶瓷器和碎片,引发附近村民、甚至相邻江苏南京的人来挖宝。引起了很多媒体的关注,文物部门也介入处理。2016年,这一河段又出现了“挖宝潮”。

为何三年过后,今年水阳江又现“挖宝潮”?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文物爱好者告诉记者,今年的“挖宝潮”大约从半个月前开始出现,当时有人在河道清理工程运出的淤泥里发现了陶瓷器和铜钱,加上近期的干旱让河床又露了出来,于是又引来了“挖宝人”。

但一位文物专家告诉记者,“挖宝潮”根本的原因还是利益驱动。在现场,有人告诉记者,听说有人挖出的东西卖了几万块,但只是听说,并没有真的见过。其实这样的消息多年前就有流传,但一直未获证实。然而这似真似假的消息,成为一种“诱人”的因素。此外,记者确实在现场看到有人出钱收人们挖出的“宝贝”,但据记者观察,一般最多几百元。文物专家表示,确实有人出几十或者几百块钱来收具有一定价值的陶瓷器或者碎片,这也是吸引人们前来“挖宝”的现实原因之一。

“宝贝”真假难辨 有人赌亏了

河滩上每一个挖宝坑边,几乎都放着一个桶,桶口盖着衣服,是用来藏“宝贝”的。一位“挖宝人”可能以为记者是文物贩子,向记者展示了他桶里的“宝贝”。记者看到了几个陶瓷碗和一个小陶罐,看上去都比较完整。“罐子卖800块钱,碗看年代和窑口,有的几百块,有的上千。”但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大部分的“挖宝人”都表示很难挖到一个完整的器物,不要说挖到很多个了。

看记者像在“寻宝”,一名男子从口袋里掏出几个铜钱,“挖出来的,五铢钱。”文物专家表示,挖宝现场的器物最早可能是唐宋时期,应该不会有五铢钱,而且五铢钱并不值钱。

现场还上演了赌宝的戏码。记者遇到两位老人挖出了一个陶瓷器的一部分,吸引了几位围观者。一名男子制止老人继续挖,现场表示可以赌宝。最后有一名男子给了老人800元现金,自己下坑挖宝,但小心翼翼挖出来的却只是一个残片。赌宝男子后悔了,想要回那800块钱,还引起了小纠纷。

“挖宝”河段曾深入清理发掘

据文物专家介绍,出现挖宝的水阳江段曾是古码头,附近也有宣州窑遗址,挖出的器物大部分是破损的残片,有少部分的较完整陶瓷器,可能是古代码头运输时掉落,部分可能是附近宣州窑碎片运到这边来的堆积。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今天从宣州区文物所了解到,早在2013年出现挖宝情况后,文物部门就对现场进行了较为全面和深入的清理发掘,收集了上千件具有一定价值的陶瓷器和残片。“现场应该很难再挖出什么有价值的文物了。”该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文物部门上周已经到进行了查看,并未发现有人挖出有价值的文物,会持续关注。

记者今天从宣州区狸桥镇人民政府了解到,文化、水利、公安部门都到挖宝现场进行了劝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曹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