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即时看 »

中国男子重剑队取得奥运会入场券 主力队员安徽“剑客”兰明豪分享“入场心得”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北京时间3月23日晚间,由董超、兰明豪、王子杰和俞乐凡组成的中国男子重剑队,在2021喀山重剑世界杯暨东京奥运会重剑项目积分赛最后一站比赛中以45比39击败俄罗斯队,在收获一枚铜牌的同时,也顺利拿到了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记者了解到,四名队员中的兰明豪、俞乐凡均来自安徽。

24日晚间,在队员们启程回国之前,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连线了远在俄罗斯喀山的国家队男重主力兰明豪,他也在第一时间分享了勇夺奥运会资格后的感受。

守得云开 取得奥运参赛资格

记者了解到,在喀山世界杯之前,中国男子重剑队排名世界第八位,而日本队和韩国队分列第四位、第五位。外界的声音称,中国男子重剑队出线的希望不是没有,只是条件非常苛刻。

在取得奥运资格当天,中国击剑协会官博转发了简介为“中国男女重剑队”的账号发布的微博,微博中称:“五年前的今天,没有人看好世界排名23的中国男重,谁也不敢想象我们最终能晋级奥运会,但我们相信自己。”

当晚,来自安徽的兰明豪发了一条朋友圈,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五年的努力,等待就是这一刻……2021.7.23东京,我们来了。”中国男重不仅拿到奥运资格,同时每个项目带入3张个人参赛门票,也就意味着包括兰明豪在内的三位主力运动员都将在东京奥运会的男重个人比赛中拥有争夺奖牌的机会。

“当时打的时候没有想太多,没有想着太多负面因素,享受本身比赛过程,把注意力集中到比赛中。”经历了一天的休整,兰明豪的声音还略显疲惫,比赛结束后队员正在准备回国手续。男重团体比赛讲究战略和打法,他们要做的就是在落后的情况下扭转局面,领先的时候扩大局面,赛后盘点比赛表现,兰明豪认为自己在跟法国队的比赛中帮队友扩大了优势。安徽省体育局也在会后发文称,与俄罗斯展开的铜牌战中,兰明豪第9局收底出战,发挥出色,不断拉大比分,取得领先优势。至此,中国男重的世界排名已经提升到了第六位。

对于四个月之后的东京奥运会,兰明豪直言进入奥运会的目标已经实现,那么接下来就是在奥运会上奋勇争先。“奥运赛场上都是强劲对手,我们还是会以平常心参加比赛,争夺每一场比赛的胜利。”金牌梦想也是每一位队员的期待,“现在我们考虑的还是把每一场打好。”

调整心态 韬光养晦一年

事实上,因为受到疫情影响,此次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办,对兰明豪在内的运动员们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包括此次前往俄罗斯比赛,因为航班停飞等影响,队员们辗转四趟飞机,耗时46小时从北京到达比赛地俄罗斯喀山,队员们的身体、心理都经历着各种磨练。

兰明豪告诉记者,其实在去年同期,这场资格赛就应该举办。当时国家队正在国外训练比赛,本来前几站还算顺利,大家信心满满地准备拿到足够的积分回国过年,没想到各种不利的信息纷至沓来,队员们孤悬海外,最后一站全队都发挥不佳。而彼时,国际剑联宣布全球击剑赛事全部取消,随后东京奥运会也宣布延期。

不知道能否取得奥运参赛资格,不知道奥运会何时举办,一连串不确定的消息传出,对于队员们来说,心理压力都很大。“击剑运动是日复一日的训练,知道消息后肯定会有失落感,谁都想知道尽快知道结果,毕竟已经备战了四年时间。”那时候外界也传出了中国男重出线希望几乎仅存于理论的说法。

虽然有失落的情绪,但是兰明豪和队员们利用这一年调整心态,不断增加了优势。“疫情期间国外的训练环境也许受到了影响,但是我们的训练情况还是非常好的,大家互相鼓励,每个人都练得很认真。”在国家疫情防控取得重大胜利之后,通过中国剑协的不懈努力,国内击剑比赛终于恢复了。兰明豪连续取得江苏南京和山东蓬莱两站冠军赛男子重剑项目个人冠军,队员们也在比赛中间取得名次并检验了自己的水平。

记者了解到,此次东京奥运会确定闭门举办,这意味着不再有海外观众能到现场为队员们加油,在略感遗憾之余,兰明豪的心态也不错,“重剑不属于特别激烈的对抗性运动,所以观众本来就不多,到时候就让不上场的队友们给我们打气吧。”

十年磨一剑 领悟运动的精神

作为一名地地道道的合肥小伙,兰明豪出生于1996年,2006年开始走上击剑道路,近两年来,他已成为中国男子重剑队的绝对主力。“上小学的时候,放暑假没事干,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当时根本也不知道啥是击剑。”后来因为协调性不错,做动作和跑动很流畅,就被教练相中,师从曾培养出亚锦赛冠军焦云龙的合肥市业余体校击剑教练刘业霞,一路进阶。

不过在2015年摘得全国首届青运会男子重剑个人冠军,进入国家队之前,兰明豪回忆,他也经历过很长一段的“至暗时刻”。从14岁进专业队到19岁,他的比赛成绩一直上不去。回头参加当年的高考,准备时间肯定是来不及了。击剑又没成绩,是去是留成为了横在全家面前的又一次抉择。

兰明豪母亲回忆,当时安徽队的人文环境很好,大队员都是很耐心的指点兰明豪,教他怎么过招怎么打,教练们也很耐心的等待着兰明豪的成长。2015年全国首届青运会来了,安徽队派出了所有能打的选手,兰明豪作为省队非种子选手参赛。没有任务,没有指标,完赛即可。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参加大型赛事,也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似乎是在预备为他的运动生涯画上一个句号。“当时我就像黑马一样一下出来了,突然就懂了比赛到底是什么。”兰明豪说击剑不仅考验的是技战术,还有心理的博弈,谁的心态放得更好,就能发挥出更强的水平来。“而且比赛的过程比结果重要太多了,这也是我的领悟,是运动的精神。”

随后,兰明豪的运动生涯也不断突飞猛进。在国家队的训练是非常枯燥无味的,和工作一样,每天重复着磨练,就如十年磨一剑一样。平时除了在训练馆里的训练,在寝室也要研究对手的技术录像。这次中国重剑男团的三位主力年龄分布在33岁、25岁、25岁,他们都处在这项运动的黄金阶段。兰明豪认为,这些年自己的经验和心态都愈发成熟,“我感觉自己目前还有上升的空间。”

安徽击剑将有很大成长空间

这些年,来自安徽的兰明豪也与安徽省击剑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互动交流频繁。“我会和他们汇报训练情况,分享训练心得、方法,包括一些选手的特征等。”在兰明豪看来,安徽击剑队很强,这些年不论是技术和打法在全国都是顶尖的。中国男子重剑队四名队员中,除了兰明豪,作为替补队员的俞乐凡也来自安徽。“目前安徽击剑队的队员们年龄普遍还比较小,我认为他们还有成长的空间,需要时间的历练。”

击剑运动虽然小众但目前也有走向民众的趋势。兰明豪观察,目前合肥市场也有一些俱乐部甚至一些小学开设了击剑课程。对于孩子们学习击剑,他建议最重要的还是注意安全,“小朋友的安全意识不强,可能拿到剑就会互相比划,容易戳到眼睛。”一旦开始学习之后,就要多听从教练的指挥,击剑和乒乓球等运动还是有不同的,上手的难度更高。顶着“贵族运动”头衔的击剑给人的感觉似乎有些遥不可及,兰明豪却说它的门槛并不在装备,“基础上手的话,国产的装备一套下来差不多五百块钱,其实门槛并不高,还是在后续的学习与坚持。”而这项运动也带给了他阳光自信的气质,这才是多年运动中最珍贵的东西。

对于从未亲身接触过这项奥运项目的普通人来说,从事重剑运动到底是什么样的体验?只看到赛场中两个人全副武装在跑跳间一决胜负。记者把问题抛给兰明豪,他描述了这份再熟悉不过的感受——当重达两三斤的防护面罩戴在头上时,首先你会感觉脖子很重,一瞬间世界突然暗了下来。于是你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到三米以内的对手身上,还有他手上的那把剑。紧接着,亮剑。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 陈牧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唐恒钢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有奖征集新闻线索,可以是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一经采用将给予奖励。
报料方式:新安晚报官方微信(id:xawbxawb),大皖新闻“报料”栏目,视频报料邮箱(baoliao@ahwang.cn),24小时新闻热线:0551-62396200。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