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书画频道 » 新闻资讯 » 正文

让心灵回家 ——写在《柳新生水彩画》出版之际

19 岁时,柳新生从上海到安徽,这位逃难路上出生、在上海学艺长大的人,于皖山徽水间浸淫了60载,成为中国当代水彩画坛颇有影响力的著名画家。安徽美术出版社选了他横跨60多年的一百多幅画,精编的《柳新生水彩画》出版发行了。祝贺之际,顺便说说他画册之外的一些事。

收到同行对自己新作的点评,柳新生连声说“好”。

收到同行对自己新作的点评,柳新生连声说“好”。

柳新生在半柳居创作。

柳新生在半柳居创作。

到乡村邮政点取来信

到乡村邮政点取来信

柳新生晨起静听鸟儿唱歌

柳新生晨起静听鸟儿唱歌

不忘初心

这部画册从头到尾找不到柳新生的职务和有关国内外艺术活动简介。个人肖像是儿子拍的,封底头像是女儿画的。两张照片,他两岁时与父母和姐姐的合影,他与上海学画同学、老师合影。他在许多国家办过画展,与各界“名流”合影,一张也没用。连他长期担任中国美术展和中国水彩、粉画大展评委,水彩画入藏中国美术馆等,也一字不提。

柳新生70岁那年,在查济许溪左岸择一处荒坡,垒石为院,积木做屋,筑起一座江南民居——半柳居。平时轻掩柴门,独处木屋读书、作画,每年外出写生创作,很少与外界交往。他比较醒觉,时常提醒自己:画家身处尘世,要经常脱去“外衣”,让艺术回家,让心灵回家,用心把画画好。眼睛盯着位子、头衔,心思就乱了,就会忘了出发时的初心。怎能画得好?

柳新生在山村专注水彩画创作研究,平静的生活也会被打破。美国电视节目“游在中国”摄制组慕名前来查济拍摄“查济古村——中国的枫丹白露”,专门跟拍柳新生、王涛在查济的生活。柳新生原本心疼耗费了几天时间,转念一想给自己找个借口说,“这也是向世界在宣传安徽”。今年春天,新加坡10位名流结伴越洋来查济看望柳新生和王涛。送走远方客人的那天早晨,柳新生折回半柳居,寂静的大屋里回响着张德兰的《春光美》。那一刻,分明看到柳老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漫漫艺术征途上,多少次风风雨雨、生生死死之后,柳新生又一次次站立起来了。如今,他独处许溪左岸,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谢绝很多来访者和外界的邀请,他说:“原谅我吧,我是一个近八十的老人了。”

又要出发

画展对一个画家是重要的,而柳新生更在意深入生活。早在1981年,他有16幅水彩画被收入文革后第一次全国水彩画联展。他没去北京参加开幕式,把参加开幕式的差旅费用于去新疆写生。展出的水彩画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他也是回来后才知道的。1984年,他在西藏高原写生,西藏美协主席跟他说,刚从文件上看到他出任全国第六届美展水彩画评委。他很激动,这个喜讯对在极其困难的高原写生途中的柳新生来说,是个极大的鼓励。

今年初夏,安徽省文联派专人到查济,告诉他:省文联今年10 月份将在中国文联大厦为他举办个人水彩画展览。这对一个画家来说,是非常难得的机会。柳新生回了一趟省城,没来得及去找省文联领导,就忙着去采购了一批水彩画用品,准备为这次展览创作一批新画。有人劝他将画册上的作品送京展览就够了。“我还不老,哪能搞回顾展呢?”柳老岂肯随随便便?

柳新生又陷入了新的思考中:怎样把东方的写意审美元素,更强烈地表现出来?怎样把自己已形成的写意风格深化下去?他给自己出了难题,困惑、觉醒交替,折磨着这个白胡子老头,而燃烧的激情悄然给他的思想和才华插上了翅膀。

许溪左岸,半柳居,柳新生在行动,他不只是备战京城这次个人水彩画展,也是给中国水彩画添砖加瓦。柳老尚未老,新生进行时! 何显玉文/图

编辑:刘友强

搜索推荐

关注我们

新安晚报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信

新安晚报官方微博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新安晚报官方微博

安徽网官方微博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安徽网官方微博

安徽网手机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手机浏览安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