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文苑频道 » 人生百味 »

【大咖聊闺蜜】大头马:到灯塔去

艾姐自然不是她的真名。

称呼的由来其实是她念书时的法语名Elise的谐音,她学的是法语。但是直到一年前才真正去了法国,巴黎,为看NickCave的演唱会。而我写这些的时候,她正准备去西班牙,跟一群刚刚认识但还没见过的朋友一起。她就是那样的人,可以随时兴之所起便开启一场旅程,加入一群完全陌生的人的聚会。

当然了,我们会成为世界级好友的原因,在这方面,我更是有过之无不及。“世界级好友”就是字面的意思,我们一起去了世界上太多的地方,一起冒过无数次险,骗过无数多的人,坑蒙拐骗,无恶不作,油盐不进,百毒不侵。

以至于我们有时难免有些心虚。总会有报应的吧?

于是,在她前脚离开这个澳门氹仔跟我同处一室的酒店房间,后脚我决定将我们刚刚做的事记下来。

就在一天前,我们一起站在了澳门半岛那座地标性建筑,何鸿燊于1998年动工建造的澳门塔上。接连从那高达355米的地方跳了下去。这一次,我选择用跑的。因为这天的教练告诉我这是他最喜欢的姿势。而她,则像巴西基督山上的那座基督像一般,伸开双臂,直楞楞地倒了下去。这是全世界最高的蹦极塔,高度233米,由新西兰蹦极狂人A.J.Hackett的公司开发运营。

第一次跳的时候,我完全没把这件事放在眼里,在那最高层的蹦极台上等待时,甚至感到百无聊赖。听着一个又一个人惨叫着跳下去的时候,我心想,至于么?然而等我从系装备的座椅上下来,一步一步朝那边缘之处挪动时,一股人类最本能的恐惧突然涌上来,完全控制了我的大脑。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我开始全身发抖。站在那里,左边是新葡京的高楼,右边是分割澳门两座岛的海水和三座大桥,我想的却是怎样才能说服教练,让我回去。那是我一辈子经历过的最恐怖的时刻。

事情经常是这样的。一个念头出现的时候,想也不想便去执行了。等到发生时才发现这好像有点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而艾姐,为了庆祝她的30岁生日,想也不想地便一并来了。我们共同出现的时刻和地点往往是随机的,前一秒我告诉她我在哪里做一件事什么事,后一秒她就出现了。我们就像彼此量子世界的纠缠态的量子,随时随地,无处不在,消失也完全随意。

第二次从塔上跳下去的时候,我终于在下坠时看清了周围的一切。然后,我在地面上等她。

QQ图片20181016144342

 

大头马

安徽籍青年作家,职业编剧、豆瓣电影鑫像奖创始人、上海国际电影节专业选片人;编剧作品包括电视剧《明星时代》、《爱情定制局》,网络剧《我就是妖怪》,动画电影《西游记之火焰山》等;小说《谋杀电视机》曾获豆瓣阅读征文大赛虚构组首奖,并售出影视改编权;出版了《谋杀电视机》《不畅销小说写作指南》《潜能者们》等颇有影响力的作品。

guimi

作者:大头马
责任编辑:莫名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即按稿酬标准付酬;或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