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文苑频道 » 人生百味 »

【大咖聊闺蜜】张伟伟:有一种闺蜜 余生到白头

“你可睡么?现在听我讲,我采访回合肥出车祸了,很严重,锁骨断了,120一会儿到合肥,你跟老徐马上到安医二附院等我。”

“啊?你别吓我,知道了!”

这是2010年1月6号晚上11点多,我侧躺在从阜阳开往合肥那辆拉着警报的120救护车上,平静的给静打的一通电话,那时候距离高速上惊魂的车祸时间过去了五个小时,我拒绝了阜阳医院让我在当地立即手术的要求,执意回到合肥。因为无法想象在一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承受这些,所以即便锁骨断成四截,依然坚持再颠簸三个小时回到合肥。还记得无比艰难痛苦的走下120,看到寒风中裹成粽子的静夫妻俩和几位同事,那一瞬间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泣不成声的委屈和钻入骨髓的疼痛淹没了脑海中预设的一切。

全麻,放置钢板。一年后,全麻,取出钢板。静都在。

我和静见证了彼此恋爱、结婚、生女,感觉自己还年轻着呢,这份友谊就不经意的持续了15年。

QQ图片20181022100449

QQ图片20181022100638

QQ图片20181022100702

QQ图片20181022100649

QQ图片20181022100726

QQ图片20181022100717

女人间的感情可以开始的很简单,臭美逛街旅行自拍,甚至仅仅缘起于一道好吃的菜。友情确实也很有意思,情到浓时也会有排她感,也会有恋人般的争风吃醋。可能但凡涉及到人与人之间的所谓情感,其浓厚寡淡、持久程度,和世间所有其它情感一样都需要悉心料理吧,比如每一次彼此生日的小小仪式感,每一次心酸兴奋的情绪分享,以及人生成长中的陪伴和懂得。

还记得多年前静有一次喝醉了,大半夜跑到我当时租住的家里留宿,一边闹一边泡脚,然后大哭大笑着把擦脚毛巾盖到自己脸上。还记得我当年落寞的日子里,她和几位小伙伴陪着我一路自驾走过大西北,度过了N个下车拍照上车打牌的日子。我们见证心疼彼此的痛苦狼狈,更为彼此的幸福精彩真心喝彩。笔者自问人生多舛,经历过数次全麻的手术确实忘了很多事,可总有些事从来不需要想起。

QQ图片20181022100925

(一起在日本旅行)

QQ图片20181022101017

 

QQ图片20181022101026

QQ图片20181022100956

我们有很多同款,即便二人风格迥异,也足以远隔千里拨动心弦

2016,车祸后的第六年,再次经历人生暴击。单位体检查出了纵膈肿瘤,巨大到不懂看胸片的我看到那个凸起时,又一瞬间泪流满面。可六年时间带来的不同是,我已经从妈妈的女儿成长为了女儿的妈妈,曾经以为的遥不可及竟然就这么疯狂生长在我的身体里,“肿瘤”,单单是这两个恐怖的字眼就足以将我击垮。

手术,最终成了唯一的办法。已经记不得那个深秋多少次往返于合肥和上海,看遍了各家医院的专家门诊,我没有也没敢告诉老爸老妈,因为他们只有我这一个女儿,还要帮我照顾我唯一的女儿,多无奈啊,爸妈唯一的女儿和唯一女儿的妈妈,这两种身份外加看病过程中的种种压力,我不想让年逾花甲的他们承担,所以最早和最晚的高铁成了我惯常的交通工具,从颤抖到平静,从恐惧到接纳,在一趟趟高铁的来来回回中慢慢练就。

知道这一切的只有老公和包括静在内的几个闺蜜,大家陪我哭,大哭,边吃饭边哭,然后再鼓励我,真的,现在想来仍然无法控制眼泪落下,因为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哭,哭完之后擦干眼泪去接宝宝放学再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家里,整个人就是一根绷紧的弦,全靠她们定期帮我释放压力。最后确定在上海手术的时候,那一天,闺蜜们赶到上海陪着我,直到我被推出手术室,推进重症监护病房,术前,程大姐亲手帮我梳了两个小辫子,大岚子负责宽慰害怕得凌晨三点来到我病床前的老妈,我一边输液一边很开心的让她们帮我拍照,因为我真的很怕很怕,肿瘤那么大,压迫主动脉,院方下了重症通知,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机会醒过来再见到她们。

QQ图片20181022101256

 

QQ图片20181022101340

大岚子和程大姐

芜湖的马大姐,北京的孔姐姐,天南海北的大学铁三角终于有理由聚在上海,美姜姜买来各种网红甜点,每天一趟的打卡看我,尉迟出国前送来了很多好吃的,静在术后赶来给我按摩那只快要麻痹的胳膊……活了这么大,知心的闺蜜都来了,那些闪亮在眼神里的关爱是无法伪装的,我看到它们在闺蜜的眼睛里一点一滴的燃起,再隔空输送到我快被命运和病痛压垮的内心,是这些力量,重新构建起我对生命和生活的热爱。

QQ图片20181022101450

孔姐姐和马大姐

QQ图片20181022101523

生病的女人也无法拒绝甜点

QQ图片20181022101554

(刚从ICU出来就要拍照的顽强意志)

QQ图片20181022101631

美姜姜

QQ图片20181022101715

静来了

QQ图片20181022101743

手术前去上海检查和尉迟的合影

两年后再看这些照片,云淡风轻无比轻松甚至还有作勺嫌疑,但在当时的当下,都有着丰富的情感内心戏,我拍了很多人很多照片,对我而言无比珍贵,那是当时的我最希望记录下的关爱。

一直坚信人行善,福虽未至,但祸已远行,我是幸运的,手术后不但醒来,而且恢复的还不错,就像之前把我惹哭的小护士说的那样,早发现早治疗早康复,所以即便胸腔里插着一根大管子排血水,痛的几乎三天三夜没睡,在我看来也已经是生命的恩赐了。

QQ图片20181022101816

2016年11月 出院当天的自拍

QQ图片20181022101853

手术后,人很虚弱也瘦了很多,轮椅是个好东西

短短数年,经历过太多意外和打击,人变得强大而脆弱,好像更爱哭了,比如看到下面这段文字,这是2016年11月19号大岚子发来的,在我切除肿瘤后的第三天,

“知道你不能搞手机,那就自己写给自己看。宗大姐和姜燕知道我和程大姐担心你,所以定期都会给俺俩拍小视频图片,跟我们说说你咋样了。我们都想去上海看你,但是又不敢去,怕看到你哭。程大姐说她看你的图片哭了好几次,我这几天则是哭次数最多的时间段了。不知道怎么帮你减轻疼痛,觉得自己一点用都没有。默默等着你回来,祝福着你的疼一点点少能好好碎觉。那天手术回来,第二天上班中午在食堂,程大姐说,你在病房里等,她在外头哭,我说我最勇敢一滴泪都没落,因为我抱过我蜜了,还猛亲了她一口,我心满意足!你在手术室里快出来的时候,我们想办法让张妈再坐一会儿,自己却坐不住!我和程大姐说等你出来等你不疼了就要揍你屁股,因为你已经吓我们两次了……”

QQ图片20181022101930

这个十一,我和大岚子举家同游

两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近死亡,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有的经历,向死而生后会更加珍惜拥有。最难过最低谷的时候,是她们伸出一双双温暖的手暖透我活过来,有什么理由不在余生对她们好?

QQ图片20181022102008

QQ图片20181022102050

我们的孩子也会成为好闺蜜

主持人这个职业通常会给人一种广交天下的错觉,而我恰恰不是一个爱交际的人,正所谓“外向的孤独患者”,我拥有的已经足够充盈填满内心,有几位数次陪伴我历经生死的好友,夫复何求?所以即便身为独生子女却从未感到孤单,她们已然如亲人般重度参与了我的人生,便再不同于那些脆弱易碎的浮夸关系,友情岁月长,爱在天涯路。

愿你也有这种闺蜜,陪你撕破塑料花,余生共白头。

QQ图片20181022102147

张伟伟:安徽广播电视台主持人,本科毕业于安徽大学新闻系,研究生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曾在安徽经视大型民生新闻直播节目《第一时间》担任十年记者,参与并创办高考报道“伟伟说高考”,曾获安徽新闻奖一等奖,安徽电视台编辑记者岗位大练兵第一名。后转型担任主持人,现任《第一时间》、《经视一时间》、《理响新时代》主持人,曾主持《经济大讲堂》、《继承者说》、《家有好大事》、“安徽青年先锋论坛”、“安徽江淮十大杰出工匠评选盛典”“跨年交响音乐会”等节目和活动,多次获得安徽省播音主持一等奖,安徽省十佳主持人。

作者:张伟伟
责任编辑:吴华丽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即按稿酬标准付酬;或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文章关键词: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