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文苑频道 » 人生百味 »

【swisse大咖聊闺蜜】王春梅:一壶浊酒喜相逢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谁是真闺蜜?谁又是塑料姐妹花?大皖APP联合Swisse开启【大咖说闺蜜】专栏,听她们聊一聊闺蜜那些事儿。同时欢迎广大网友投稿,一旦入选赠送swisse大礼!(地址:lakakoo@qq.com)。10月27日-28日如果想和闺蜜来一场有甜又有颜的约会,就来蚌埠银泰城Swisse蜜语甜颜闺蜜趴吧!

guimi

那年,也是冬天,从知道她要来的那一刻,就开始酝酿了酒意——一壶浊酒喜相逢,多激动人心的场面。

花满楼是传说中的人物,现世的人物,没有比她更合适对酌了。

她美丽,即使是睡眼惺忪地一起在北门的小摊上喝鸭血汤,也会有男生跟到宿舍楼下塞情书给她,说自己“一见倾心”。我只是奇怪,男同学早上吃早点也要带着纸和笔的吗,以备无处不芳草?

她不觉得自己美丽。据一位很专业的教授说,和美丽的女生喝酒是很没有趣味的,因为她们随时顾忌自己的美好形象,不肯放开了喝。真遗憾那些美丽的女生没有看见她举着大杯子哐哐哐干杯的样子,不仅美好,而且,好美。

其实她的酒量并不大,只是豪气干云,所以敢端酒杯。两杯酒之后,就有晶莹的泪花飞溅,勾起众人伤心事。把大家都惹哭了之后,她又很快清醒过来了,用那温柔得不得了的声音循循善诱这个,谆谆告诫那个。第二天早晨,大家都清醒了,回过神来,就一起来骂她。她却蜷在被窝里睡得香,间或传出笑声——她每晚熄灯之后戴上耳机听收音机里的相声,夜半笑声是常有的,有时候也上演晨曲。

先喜相逢,这一幕被我演砸了。在宾馆,我看见电梯从五楼下来,便端端正正守在电梯前,打算让她第一眼就看见我,然后是热烈的拥抱。哪晓得电梯前贴了一幅标语“不要和陌生人打牌”。我那时候怎么就觉得这标语太有意思了,越看越想笑,正走神间,电梯抵达了,四五个人蜂拥而出,我第五眼才看见她,热烈拥抱也慢了半拍。她笑斥:你可是一点也没变,在这一站还是像个木头桩子!唉,真是弄巧成拙了。

再一壶浊酒。我这个好龙的叶公,并不敢尝试白酒红酒啤酒,只要了一筒米酒。这米酒大概是哄小孩子的,如假包换的醪糟啊,的确够浑浊的。那就假装它是酒吧,频频举杯。两杯酒之后,听她打电话,哄孩子,比当年哄我们的时候越发温柔了。

不见她的时候,时常会梦见她。果真喜相逢了,一觉醒来,却像梦一样。

我们一个宿舍住了四年,我总希望我们的情谊能自另四个姐妹间排众而出,总希望她是和我最要好。

如今,我们之间隔着几千个日子,隔着上千公里,隔着彼此的伴侣、她的宝宝,隔着那么多亲人,甚至不计其数的新朋友,一颗心却放了下来,笃笃地认定,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个最,是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的最,不是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的最,只说明感情的浓烈程度,不含比较性。

她出嫁的前夜,和她、她的妹妹,我们 三人一起挤在一张床上。或者是和她妹妹、她另一个伴娘一起挤在一张床上,记不太清了。总之,她疲惫不堪,早早睡熟了。妹妹还没睡,悄悄和我说,每次看见我,就好像看见她姐姐,她有时候觉得我和她,比她们姐妹俩还相似一些。有泪,无声地洇了枕巾,那是最后一次为她流泪。

QQ图片20181024100736

老照片,青涩”二人组“

我们俩长得一点儿也不相似,她五官精巧得似皖南山水,我是没有来路可循。

性格也不相似,我恋山,她乐水。一个姐姐说她入世,我出世。实际上,她以入世的姿态,常行特立独行之事。我以出世之名,为随波逐流之举。面对她,有时候就像先生面对那个三轮车夫,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

但是他们非说我们相似。我们的老师,每堂课都点名,到期末了,还分不清我和她。

维罗尼卡说:我一直觉得,自己同时在两个地方,既在这里,又在那里。(这话是听酴醾说的,我可没那么博学,不知道维罗尼卡是谁)

那真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像她大醉的时候,我也感觉微醺。

这次见面,喝的是白酒,在她的地盘。不过她多年未行走江湖,在家里陪孩子是她的主旋律。但是美人毕竟是美人,她一亮相,还是镇住了若干小师弟。其中一二人便缠住她喝酒。

我急得不住地上前去拦——她的胃不好。何况,做了母亲的人,怎么可以一身酒气回家。

她倒是不肯与人纠缠,喝就喝,说喝多少就喝多少。

倒是我在一旁坐立不安。

好在,并没有醉。

清醒着互相说了近一夜的话,似乎对着另一个自我。

我说:我最大的遗憾是我从来没有醉过。当年你们争先恐后地醉,我却不合时宜地清醒。如今就是想醉,也没有合适的时间、地点和人物。甚至连身体也扛不住了。

没有当众醉过,就从来没有当众脱下身上那厚厚的壳。

哦,她说,这个任务交给我了。

其实她已经完成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每次面对她的时候,都丢盔弃甲,卸下所有伪装。伪装也没有用的,她比我还能看清我。

但是还是期待下次与她的对酌。

QQ图片20181024100747

北京的冬天,小聚

王春梅女,70年代生人。1999年毕业于安徽大学新闻系,现在《中国医药报》社工作

想知道更多闺蜜故事,请关注Swisse&徽派推出的《大咖聊闺蜜》专栏,想和你们闺蜜有开心的体验,欢迎参加10月27、28日,蚌埠银泰城“Swisse蜜语甜颜新生闺蜜葩”活动。

QQ图片20181017103740

作者:王春梅
责任编辑:吴华丽
文章关键词: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