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文苑频道 » 闫红说 »

闫红说||帮别的女生拧矿泉水瓶盖的男朋友该骂吗

我爸退休之后,在郊区弄了块地,每天骑着电动车跑去耕种,有天他正负手看着等待收割的大豆,一个姑娘犹犹豫豫地走过来。

她问我爸有没有时间跟她聊会儿天,我爸说有啊,她就开始倾诉上了,说男朋友说好带她假期出游,现在跟别的女孩跑了,她心里特别难过。

我爸说,这不是坏事啊,幸好你现在发现他是这样,要是结婚之后发现那就麻烦了。

姑娘说,可是我特别爱他,他很有才华,是个诗人。我爸说,诗人更不行(请各位写诗的好友原谅我爸的偏见),顾城是诗人吧,他老婆都被他害死了。找男朋友,首先应该看人品,然后才是才华。

姑娘的好奇心终于拨开悲伤的迷障冒出头来,她说,大叔,你是做什么的?我爸说,我就是附近的农民。姑娘说,不像,不像。

550368160342606611

 

我爸在饭桌上跟大家说这件事,我们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吸引的群体,像我就特别吸引女文青,我的朋友陈思呈自称特别吸引老实人,我爸呢,也许是天生一张知心大哥的脸——现在变知心大爷了,特别吸引那些被辜负的女性,多年来,三不五时就有被丈夫辜负的阿姨跑到我家来诉说。

有的是我爸同事,有的是同事的妻子,还有的是同行,或者其他场合认识的,她们来处不同,都有着相似的表情,她们的丈夫全部有了外心,出轨对象五花八门,当年就是从她们的遭遇里,我发现了婚姻的另一面。

她们有时候会拿出旧情书,讲丈夫曾经怎样海誓山盟,有的会声泪俱下地历数这些年的付出,言下之意是,这么多年的情意全都喂了狗,也有的讲述自己怎样与小三作斗争,奈何负心人站在小三一边……

那时我不太懂事,一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时间久了也疲劳,何况有些阿姨处于极度恓惶中,把我爸当成了救命稻草把我家当成了唯一的港湾,每天来报道,有的甚至一大早就跑来坐着——我爸要上班但我妈当时休病假在家。

每每我放学回家就见一个阿姨哭丧着脸坐在沙发上,难免发憷,在我爸面前辄有烦言,我爸就很严肃地跟我历数她们的种种不易,谁谁生孩子的时候是剖腹产,受了大罪了,谁谁结婚之后,为家里日夜操劳,现在对方功成名就,就要抛弃她。我爸的意思就是,作为弱势群体,她们的失态是应该被理解的。

我爸自己呢,何止是理解,如果他跟阿姨的丈夫很熟,就找时机劝人家,如果不熟,就帮那些阿姨出主意,写诉状,总之是操碎了心。看我爸忙叨这些事儿,我妈从未有任何异议,能帮着安慰人家两句就去安慰人家两句,帮不上忙,就给人家倒杯水,从来也没说过什么,更没有产生过什么不安全感。

550368160342606342

 

所以说这个事儿,是因为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条很奇葩的热搜,叫做“男神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之后把我删除了”。

说是有个姑娘工作中邂逅一个很让她心仪的男生,她鼓足勇气上前加了对方微信。晚上,男生告诉她,大庭广众之下,不好拒绝,但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可以把单身的朋友介绍给她。推送了朋友的微信之后,男生把她删除了。

看了觉得这个男生处理得很完美,很nice。然而朝下拉到评论区,却见抨击他的人颇为不少,核心观点是,既然有了女朋友,为什么还要顾及别的女人的面子。

乍一看十分震撼,再想想,这种声音向来有之,去年也曾有个很无厘头的热搜,说,帮别的姑娘拧矿泉水瓶盖的男友该不该骂。就是一对情侣看演唱会时,旁边有个姑娘递过一瓶矿泉水,请男生帮她拧,男生自然帮她拧了,他的女朋友因此陷入了长久的纠结中。

这男生该不该骂?我看矿泉水厂家更该骂,为什么不能将瓶盖改良一下呢?壮硕如我者也是经常拧不开。至于这男生,一点错也没有啊。他的女朋友眼中的完美操作是什么?横眉冷对?不理不睬?这样没有风度的男生才更该骂好吗?

很多人分不清“暖”和“暧昧”的“暧”字,因为担心“暧昧”,干脆将“暖”也一概摒弃。历来在影视剧中,都流行那种冰块脸性冷淡的男神,当然不是真正的性冷淡,而是,他对全世界都冷若冰霜,只在女主角面前春风明媚。说是虚荣心吧,也不完全,内里也许还有某种不安全感,感觉四面八方都是风险,只有先天存在某种障碍的男人,才能守得住。

事实上,相对于被某个突然冲上来的“狐狸精”勾搭走的风险,缺乏同理心和沟通能力,是更常见和多发的风险,不顾及其他人——包括但不仅限于陌生女人的感觉的人,也别指望在你面前永远好下去,黄奕和她的前夫黄毅清的纠葛就是个例子。

还记得当年黄奕和黄毅清“好着呢”的时候,黄奕跟霍思燕展开骂战,两个女人互撕谈不上多好看,却也还在正常范围内。然而黄毅清奋勇下场了,污言秽语,无法卒睹,不知道当时黄奕看着什么感觉,反正我看着就很担心黄奕的未来。后来我的担心确实也被验证了。

一个对他人没有底线的人,你也别指望他会对你好到哪里去。人生漫长,两个人不可能永远亲密无间,在爱情变得淡薄的某些时刻,就是靠底线撑着,靠对于人世的善意撑着,这善意和底线,是最后一道安全阀。

闫红说

作者 闫红 (未经大皖和作者本人授权,不得转载。图片来源:东方IC)

责任编辑:吴华丽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文章关键词: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