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 即时看 »

为父奔丧强行休假被辞退 安徽当事男子收到7万多赔偿金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新安晚报或安徽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安徽一男子因父亲去世请假未获批,强行休假8天为父治丧,返工后,竟被公司以旷工为由辞退。男子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赔偿获支持,谁料公司拒绝赔偿,并将其告上法庭。近日,该起劳务合同纠纷案二审审结,涉事公司败诉。该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1月26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联系上该事件当事人的代理律师,上海驷言律师事务所的沈舟律师告诉记者,目前王传礼(化名)已经收到了公司的赔偿金7万多元。

王传礼告诉记者,他已经离开上海,回到了安徽。

事件:男子奔丧请假未获批强行休假,遭公司辞退

王传礼,是宣城泾县人,长年在上海务工,2008年起,受聘于上海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从事小区保安工作。2020年1月6日,王传礼因父亲生病向其主管提交请假单后回老家,请假时间为当年1月6日至1月13日。

2020年1月7日,王传礼得知公司未准其休假而返回上海,在途中,又获悉其父亲去世,便赶回家中处理丧事。1月14日,王传礼返回上海,并于15日起开始上班。

让王传礼没想到的是,到了2020年1月底,公司决定与王传礼解除劳动合同。公司出具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显示,王传礼在1月5日向公司提出1月6日至1月13日的事假申请,根据《公司考勤管理细则》的规定,请事假连续三天以上的,需报集团公司领导审批。但王传礼在未经审批同意的情况下,自1月6日起即擅自离职回安徽老家,直至1月15日才返岗,按照公司考勤管理规定应视为旷工。且旷工天数达到累计三天以上(含三天)的标准,是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纪律的行为,公司有权辞退,提前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不予支付经济补偿。

维权: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赔偿获支持,被公司起诉

2020年3月27日,王传礼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仲裁委经审理裁决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269.04元。

物业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关系具有鲜明的人身依附性和从属性。在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用人单位对劳动者具有管理的权利,对劳动者违反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的行为有权进行惩戒。但用人单位行使管理权应遵循合理、限度和善意的原则。解除劳动合同系最严厉的惩戒措施,用人单位尤其应当审慎用之。

在该案中,王传礼因父去世回老家操办丧事,既是处理突发的家庭事务,亦属尽人子孝道,符合中华民族传统的人伦道德和善良风俗。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给予充分尊重、理解和宽容。

判决:公司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一审二审均败诉

一审法院认为,王传礼所请1月6日至1月13日的事假,在1月7日后性质发生改变,转化为事假丧假并存。扣除三天丧假,王传礼实际只请了两天事假。考虑到王传礼老家在外地,路途时间亦耗费较多,王传礼请事假两天,属合理期间范围。在此情形下,公司不予批准,显然不尽人情,亦有违事假制度设立之目的。

1月14日不在请假期间范围,王传礼未按时返岗,可认定为旷工,但公司以未经批准即休事假2天及1月14日旷工合计旷工达3天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属罔顾事件背景缘由,机械适用规章制度,严苛施行用工管理,显然不当。

另,王传礼因其父病危于1月6日早上提交了事假申请,已履行完毕请假手续,公司的主管和小区物业经理已在请假单申请上签字,但迟至当日下午才将王传礼的请假申请提交集团公司审批,并于次日才告知王传礼请假未获批准,故王传礼1月6日的缺勤行为,系因公司未及时行使审批权所致,不应认定为无故旷工。

王传礼缺勤的期间涉及6个应出勤日,扣除3天丧假,王传礼实际只旷工2天,也并未达到公司规章制度所规定的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的条件。

故无论从何种角度考量,公司均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理应支付赔偿金。经核算后,判决公司支付王传礼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5269.04元、2019年未休年休假工资差额865.16元、王传礼1月工资3419.3元。

公司不服,提起上诉。2020年12月15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声音:办丧事肯定需要几天时间,这样辞退没人情味

记者从判决书上看到,王传礼证明其主张,提交了一份书面证据,是其老家安徽泾县昌桥乡某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证明王传礼父亲于2020年1月7日因病去世,于1月12日火化。死亡证明已交给殡仪馆,注销户口时又将火化证明交给了公安机关,故王传礼现在无死亡证明和火化证明。

2021年1月26日上午,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泾县昌桥乡某村村民委员会,村支书王雨田告诉记者,这份证明确实是村里出的。

“时间和事件都是对的,他父亲当时生病,7号突然走的,是脑梗吧,去得急。”

王雨田说,按当地农村风俗,人过世后,会在家里放几天(停灵),这很正常,同时,也是为了等在外务工的亲人陆续回来奔丧。因此,王传礼父亲7号过世,12号才火化。“办个丧事,前后肯定需要几天时间啊,就这样把人家辞了,那这是什么公司啊?一点人性化都没有。”

王雨田说,王传礼有一姐一妹,两姐妹已经出嫁,王传礼本人也已婚,之前,和妻子常年在外务工,平时很少回家,在家里待的时间并不多,其父在世时,与母亲一直在村里住,如今,只剩下一个老母亲在家。

进展:判决支付的7万多元赔偿金,涉事公司已赔付到位

2021年1月26日下午,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联系上了王传礼,他告诉记者,目前自己已经回到了安徽。对于自己的遭遇成为网络热点话题,王传礼不愿多说,只表示“有什么事可以问我的代理律师”。

记者了解到,2020年1月,王传礼遭公司辞退后就申请法律援助进行维权,之后一直由上海驷言律师事务所的沈舟律师担任其代理人。

“他去年从老家办完父亲丧事后就回到了上海,回到公司时,主管领导就找到他,让他写一份辞职报告,他没有同意。”2021年1月26日,沈舟律师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王传礼一直工作到2020年1月31日,“当时疫情严重,他一直坚守在岗位上,但是公司就是要让他走,还报了警,最后不得不离开”。

“王传礼不是故意请假或旷工,而是有着特殊的原因,且事关公序良俗,其公司应该对员工更加宽容。”沈舟律师认为,一家公司制定规章制度是为了方便管理员工,而不是为了惩戒员工。

沈舟律师告诉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2020年12月15日,该起劳务合同纠纷案二审判决下来以后,王传礼的公司一直没有履行判决。2021年1月13日,王传礼申请强制执行,其公司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月19日,涉事公司将赔偿金支付给了王传礼。

记者了解到,涉事公司为上海某物业有限公司,2021年1月26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客户端记者拨打该公司的办公电话,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听说了王传礼的事情,但是王传礼当时的主管领导已经离职,自己也不清楚整个事件情况,其也未向记者提供公司相关负责人联系方式。

之后,记者又拨通了该物业公司所属集团公司行政事务部,在记者表明身份后,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边是工作电话,其它电话我不接的。”

记者从该集团官方网站查询到,上海某物业有限公司目前服务的社区有上海某花苑、某商务楼等,其中多个物业项目获得上海市文明小区、上海市青浦区文明小区等荣誉。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王吉祥 朱庆玲

编辑:唐恒钢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