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文苑频道 » 徽派 »

李龙斌:安徽人对戏曲的贡献,是海纳百川的精神

QQ图片20190415170943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日前著名徽剧表演艺术家李龙斌现身古井合肥体验中心,做客由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古20冠名的大皖徽派,畅聊戏曲人生。和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曾经在京剧团共事四年,李龙斌谈及比自己大九岁的前辈笑言:“表面上关系很好,实际上台上谁也不让谁。”中学就在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李龙斌,三句半相声啊样板戏,张口就来——只盼着深山见太阳。正赶上艺校去学校招生,县里有3000多个考生最后录取了两名,“那个年代叫‘找生’,一个一个筛选,现在是招生普遍选。”说到自己进入戏曲行当的往事,李龙斌言语中颇有得意。而走上徽剧这条道路的李龙斌,一路上也确实让徽剧得意了几番。

“徽班进京”不是简单四个字

DSC_9664

李龙斌

“要说徽班进京,就像电影镜头,返回去了,200多年前只有徽班和秦腔,我的文化水平也有限,想聊一聊徽班和徽剧的三次进京都有哪些特点。”李龙斌说,两个小时一出戏不可能说完“徽班进京”四个大字,“你要写个一百集的电视剧差不多。”戏曲发展史上记载的第一次徽班进京是1790年,“一个剧种,大家一定会问这个剧种从哪儿来往哪儿去。徽班进京书上介绍是乾隆过大寿,水路到北京永定门下,祝寿与否无从考证,但是第一个徽班叫三庆班,班主高朗亭,唱旦角,征服了北京。”

说到徽班进京自然避不开“京剧鼻祖”程长庚,李龙斌曾出演了郭宝昌导演的《大老板程长庚》,饰演“活周郎”徐小香,“程长庚当年是唱砸了,回到安庆三年没出门,回到北京成了徽班的领袖,京剧鼻祖。”李龙斌说,北京的生活条件好,过去唱戏的哪儿有人买票,哪儿就有他们的身影,“所有有了最有特色的四大徽班,三庆四喜和春春台,每个班都有每个班的特点——就像黄梅戏马兰吴琼韩再芬各有各的味道,虽然她们学严凤英的,但是各有各的特点。徽班汉剧秦腔昆腔合起来,生个孩子叫京剧。程长庚那个年代是领导人,所以我们管他叫大老板程长庚。”

京剧走红徽班倒流学新剧

4387f93fb5cc423d867add2df9ba3b25

李龙斌(右)舞台剧照

“更多更多的徽班是沿江,流落到江苏浙江,江苏的扬剧淮剧,浙江的婺剧都受徽班影响,西皮、二簧、吹、拨、青(阳腔),也纳入到徽剧。安徽人对戏曲的贡献,海纳百川的精神,这可以自豪地说,安徽人走进北京形成了京剧。”总结完第一次徽班进京,李龙斌表示徽剧在民国后期的风头就完全不能和京剧比了,“各地的徽剧艺人,都觉得京剧好,倒流回来学新剧。觉得我们过去太土了,那是最高领导人慈禧太后和皇帝看的戏,一定是高级的,演员的技能是通天的。”不过李龙斌表示,现在研究徽剧,就不要研究腔体,而应该“追求草台风范,当年民间的粗犷豪放”。

李龙斌介绍,上个世纪50年代初,绩溪屯溪的一批徽剧艺人到合肥参加全省的调演,适逢田汉先生在看,看完就建议安徽应该成立徽剧团,于是在屯溪成立了安徽省徽剧团,当时有章其祥、李泰山一批优秀的艺人。逢有首长来皖要看徽剧,老艺人就要从屯溪坐一天汽车到合肥演出,后来干脆把安徽省徽剧团调到了合肥来。李龙斌介绍,那会徽剧经常到北京上海演出,“张君秋老师、梅兰芳老师,他们都很爱护这些孩子。”李龙斌说起这第二次徽班进京也是如数家珍,“徽剧老艺人把住了质量关,我们是京剧的祖宗,说徽剧什么玩意,那不是骂自己祖宗么?但他们会给你合理化建议。”后来虽然经历动荡岁月,78年李龙斌选择了徽剧团,成为了到如今一个实实在在老徽戏人了。

四台折子戏徽班三度进京

DSC_9773

李龙斌做客徽派聊徽剧

实际上改革开放伊始,徽剧并没有太多的市场和受众,到80年代初李龙斌和很多同行都去拍电视剧了。“挣钱。在家没钱。”最著名的当然就是李龙斌在《西游记》里演过两个大妖怪。然而时间到了1988年,有消息传来:马上要搞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安徽要拿一台戏啊,不拿一台戏到北京怎么成为徽班故里呢?于是从浙江请来对戏曲非常有见地的导演徐勤纳,老戏新拍了四出折子戏。”最终挑了四个去北京,分别是:章其祥的《水淹七军》,王丹红的《贵妃醉酒》,张敏的《哭剑饮恨》,李龙斌的《临江会》,年轻演员都是大好年华,李龙斌时年33岁,“能上墙,吃石头都能消化,去北京。黄宗江薛若琳这些戏曲界大咖全都去看了。”

“上海京剧院的马可说,昨晚我们像过年一样热闹,为什么,我们看到了徽剧的风格依然还在,这帮演员真棒。黄宗江说了十六个字,我至今记得——新中有旧,旧中有新,整旧如新,新旧难分。这话说的太有水平了。章诒和说,这些漂亮女孩子一个都没有化妆,依然很漂亮。《临江会》这个小生太棒了太好了,活周瑜。”也就是那会,1990年第三次徽班进京后,李龙斌成了他在电视剧里演过的徐小香,成了另一个“活周瑜”。

伴随着徽班第三次进京,李龙斌和同时代的徽剧演员把徽剧带到了世界各地,无论是徽风皖韵综合性的演出,还是一台折子戏两台大戏或者到澳洲这样的地方全是折子戏,给李龙斌留下最深记忆的是1993年按照日本观众口味制造的文化大餐《吕布与貂蝉》,“我一个人,五天演十场,1993年750块一张票,演出时同声翻译。他们(日本观众)很懂戏,非常有修养,我是非常有感触的。”1994年《吕布与貂蝉》也让李龙斌摘得第十一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你的吕布我是不会给你这一票的,我给你这一票是因为去年的那个周瑜。”李龙斌记得当年的梅花奖评委是这样和自己说的。  

微信图2

 

致敬莎翁致敬草台风范

“你要是不出人不出戏不出作品,这个团长就没什么干头。很难,但是只要不懈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本来拿了梅花奖我可以退隐山林,但是我心情是不平静的,因为一直如履薄冰,都是在刀尖上行走的,非常艰难的在走。”李龙斌表示自己在担任剧团负责人的时候,内心依旧有一种冲破藩篱的欲望,“我还不是皖南人,我是皖东人,学戏曲是爱好,有兴趣成功一半,还要有天赋,还真得刻苦。唱戏不练功你唱什么戏呢?”

李龙斌说,自己担任制剧人的《惊魂记》可谓跌宕起伏,所有的努力加在一起才有了改编自莎士比亚《麦克白》的徽剧《惊魂记》,“汪育殊,梅花奖榜首。是艺术征服了评委,是剧种的伟大,这两个因素都有。有人说,京剧把徽剧精华都摘走了,你们还有什么价值?这话就外行了。拿走了一部分,但以表演艺术为中心的这些东西,你唱你的细腻我唱我的粗犷,徽戏演出有草台风范,大喊大叫,大蹦大跳,大锣大号,大红大绿,和当年黄宗江老师的新旧总结,在后来排《惊魂记》里都体现出来了。包括服装都是专门设计的,和当年慈禧太后看的徽班艺人的服装,不完全一样,是再造传统。”

timg (11)

《惊魂记》舞台剧照

“迸发艺术家火花得有好领导,有的领导喜欢改本子。”李龙斌笑言,当时很多专家都不同意排,“排个曹操哪怕李鸿章呢?他们是专家,但是他们不懂舞台艺术,不懂怎么表演,至少肯定没我懂。只有我跟李泰山坚决要排,通过莎士比亚这个经典,保留我们徽剧的表演和唱腔风格。领导改本子很耽误时间,那我们排个莎士比亚的《麦克白》,哪个领导说我来给莎士比亚改一改?”妥协的结果是争取到30万排一折,七八九三个月完成之后,李龙斌从北京请来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季国平,以及戏曲界大家龚和德和王安奎,“看完戏龚和德一拍桌子,你们就是抱着金饭碗在要饭!你们怎么还犹豫呢。我走遍全国从来没看过这么精彩的裸排!”

曲折之后,2013年李龙斌率队开始排这个戏,三年演出上百场来磨戏,从苏州参加中国戏剧节到广州参加梅花奖,“很精细在做,我们自己唱戏自己知道,可以,有点意思,你自己不能过,就千万不能把作品拿出去,这是我多年的感悟。千万别小看观众,你一点点失误,他们都能看出来。唱戏首先不能骗自己。唱戏不出汗,累死无人看。”

“一级演员”不能变成纯福利

QQ图片20190611101239

李龙斌和孩子们

“汪育殊是极力模仿我,目前来说是徽京剧院台柱子,标杆。但基本功和内在还缺乏一些悟性,还需要在以后的演出中感悟。”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李龙斌,从徽京剧院的文艺管理退下来之后,笑言可能自己还有点技能,搞一些教学工作带一些学生是不错的选择,但李龙斌直言学生不好带,“第一,有的人愿意学我们不敢教,百分之九十多不是唱戏的料;第二点,有的好苗子不愿意干,这行当有皮肉之苦的,没有毅力下不来。没遇到好苗子我们也不愿意教,彼此浪费时间没必要。”李龙斌说,传统艺术的传承过程中经常有拜师仪式,是有道理的,“拜了你,为师为父,就要倾囊相授。”

2009年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徽剧)的传承人称号的李龙斌直言,“一级演员享受正教授待遇,吓死人。省里的梅花奖演员,到底谁有真本事,说实话,有好的也有不灵的。希望以后梅花奖、文华奖要严肃,不能没有含金量。一级演员成了福利了,都专家了一级了,砖头的砖。事实上我们和前辈差太远,任重道远。工作要慢慢做,十年八年能出一个好角,就很了不起了。不是三年五年就培养个谁谁谁,那是胡扯的。”

DSC_9807

聊到兴起,李龙斌开嗓示教

李龙斌坦言,60多岁了的自己台上没有光彩了,除非领导说要露个脸,商业演出自己绝对不去,“有些人没有自知之明,70岁了还要上台唱,你敢演我不敢看,人家唱戏要钱你唱戏要命。我以后在教育界混一混,看到好苗子能提一提。”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蒋楠楠/文 薛重廉/图

微信图2

 

责任编辑:吴华丽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文章关键词:

我爱看图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