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首页 » 文苑 »

    周芳:有斯人可想

    ​口琴,斯人,连同我的青春,在时光中早已拖出一条模糊的痕迹。有时,突然会在心中想起过往的这一切。忽有斯人可想,忽有时光可忆,继而,再会心一笑——

    2022-06-24 18:12

    黄爱国:桥头集爱情隧道,从初开的情窦到偕老的白头(外一首)

    在桥头集龙泉山,崭新的香火和清泉修葺满山的诗意 事实上桥头集镇的龙泉山就是一口洪亮的钟 它在自己身体里修行,整山禅意肃穆 在郁郁葱葱的光里诵经,布施桥头集镇的福祉

    2022-06-24 18:07

    张礼强:我的继父我的爸

    ​我看着继父怀里裹着襁褓的婴儿对他说:爸,我也当爸了。他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2022-06-24 18:01

    李声波:《一只蜗牛在倘佯》——文集序

    她不是大观园中脱凡超俗的女子,而是在“市声”中穿行的,为家人的衣食住行不停操持的人间女子。正是这样一种生活态度,决定了她的文字风格,朴实真挚,自然本色,拒绝矫饰...

    2022-06-24 17:54

    高申杰:也傍桑阴学种瓜

    奶奶教训他,不许随便冤枉人,还用农谚帮他解症结:“是瓜不用屎来浇。所有的瓜,在打纽时,最忌追肥,一追就把瓜纽冲掉了。”

    2022-06-24 17:46

    刘学升:我的红薯情结

    我们吃着家乡的红薯,脑海中不由得萦绕着“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同时也把乡愁吃进了心里,对红薯的情结更深了。

    2022-06-24 17:40

    左克友:墙外丝瓜墙内香

    母亲的举动,给她赢来了好人缘,也给贫乏年代的我带来些许的口惠,让我懵懂感受到人间的温情厚意,清汤寡水的日子因而生动起来,微妙复杂的人际关系因而明朗开来。

    2022-06-24 17:38

    林特特:我是我见过的运气最好的人

    每次谈到一些人自带口粮下凡,生来具有锦鲤体质,我会立马表示,我是我见过运气最好的人。

    2022-06-23 12:04

    晚侠:爱情隧道

    阳光灼灼,穿过这冷清的道口 那些灌木和野花一直在坚守 静卧的石子,若即若离

    2022-06-23 12:00

    夏雪芹:母亲永远是大款

    临了,母亲还不忘训我一通:“你这孩子咋不听话呢,又乱花钱,我现在比你强!”那时候,母亲在我面前俨然是个大款。

    2022-06-23 11:41

    江志伟:太平湖畔怀念“乔老爷”

    读这篇近乎忏悔录式的序文,我想到鲁迅先生那句“写不出来的时候不要硬写”的名言,也想到文坛泰斗巴金先生的《真话集》,我想,假如把乔老爷的文坛生涯比作一首诗的话,那...

    2022-06-22 17:10

    黄浩:为你写诗(外一首)

    就像敲门声不一定能打开门 我拿出手机拨号时听到一阵忙音 每一次沉默都是一次回应 每一次等待都是一次诀别 我的飞翔折断了羽翼 摩天大楼下人如蝼蚁 人间有太多的深度 而我...

    2022-06-22 17:06

    黄菲:看到你也这么不能干我就放心了

    原来,我们不必对生活戒心太重如临大敌,不必要求自己壁垒森严滴水不漏;原来,活着,竟然就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艰难,即使带着软肋,也可以在自己的小宇宙里全须全尾活泼自...

    2022-06-22 17:02

    戴旭东:跨越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望了望大伙们偃息旗鼓的表情,又一次冲向木马。临近木马时,我闭上眼睛,用手触及木马,再松手挺腹,倏地越过去半米,落地了。

    2022-06-22 16:58

    周本华:两天不见想“尤尤”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皮肉一般骨”,想到了古人爱鸟的诗,我心里便有些不忍,毕竟它也是一条生命,也需要吃喝拉撒,这样一憋一天,它肯定是遭罪的。

    2022-06-22 16:5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