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
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文苑频道 » 徽派 »

编剧九枚玉:《少年派》不是校园剧,而是家庭伦理剧

QQ图片20190415170943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讯 6月20日下午,热播电视剧《少年派》编剧之一九枚玉携同名新书做客徽派。她不仅通过直播镜头分享了创作与生活的感受,还现场向徽派观众赠送新书。这部脱胎于九枚玉2013年写作的《陪读日记》的电视剧一经播出,就引发了广大学生和家长强烈共鸣。九枚玉表示,自己也跟大家一样,每天晚上追剧,还会去评论区里跟粉丝互动交流。“我希望听到各种人的反应,喜欢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对我来说是业务学习和业务探讨。”

每个人都能在剧中看到自己

DSC_9836

《少年派》编剧之一九枚玉

《少年派》里写了四组家庭,不仅仅是备战高考的日子,更多的是青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在与父母的冲撞中互相了解、沟通。“比如孩子第一次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而是站在父母的角度来看待家长对他们的教育。”九枚玉非常关注观众的评论,超话、豆瓣小组她都会加入,让她印象最深的一个评论是:这部剧少年人看少年,中年人看中年,老年人看老年。“我们这个剧涉及社会的各个层面,每个人都能在其中看到自己。所以很多人评论:编剧是不是在我们家按了摄像头,是不是窃听了我们的日常对话。”

活泼少女林妙妙、学霸少年钱三一、校花邓小琪、体育特长生江天昊,生活于不同家庭模式的四个高中生分享着成长的酸甜苦辣。九枚玉说,着重描绘这四个性格迥异的孩子,就是想强调原生家庭对青少年的影响太大了。“钱三一是个学霸,但还是比较怯懦。因为他从小被妈妈绑起来的,清规戒律比较多。林妙妙身上则有钱三一没有的热情不羁,她不缺爱,恣肆纵横,所以钱三一会对妙妙产生兴趣。江天昊的家庭是四个里面最正常的,父母初中毕业一起从农村到城市去打工,从卖卤鸭子一路做成江州最大的食品企业老板,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孩子的情商也很高。”

QQ图片20190618104759

《少年派》海报

九枚玉说,从孩子的言行倒推他的原生家庭,也可以十有八九掌握他的父母和家庭是怎样的。“我们想借由这个剧告诉大家,原生家庭非常重要,尽可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庭,这方面缺失了,到老也补不齐,人一辈子要补的就是童年缺失的东西。”

不仅如此,看剧的一些小观众还给这几个孩子组起了CP,嗑起了糖。看到了书上的开放式结局,还追问为什么不是happy ending。对此,九枚玉笑言,这部戏没有早恋。“我们只有懵懵懂懂的小情愫和美好的暧昧,止步于此,挺对不起这些小观众的。”九枚玉表示,这不是青春校园剧,而是家庭伦理剧。“要着重展现的是两代人的沟通和成长。孩子只是个切口,从这进去,一步步打开,往纵深去挖。对人生的感悟,甚至对生死的探讨,后面家长和孩子都会有深刻的沟通。”

陪读家长是孩子的变压器

DSC_9948

九枚玉做客徽派

“那段陪读的日子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所以我特别想看一下别人是怎么演绎的,当时的我是怎样的。太紧张了,像王胜男和所有妈妈面对孩子的考试时一定是陷入焦虑圈的,逃脱不开的。”

回顾自己的陪读生涯,九枚玉用了一个词形容,力有不逮。“对孩子的把握和控制力,真的是大势已去的感觉,因为她的挣脱力大于你的管束,需要你重新审视和孩子之间的关系。”九枚玉笑称,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想崩不敢崩。“其实陪读家长就是个变压器,负责调节孩子的情绪。懒散的时候,给他们紧紧皮,紧张的时候,帮他们减减压。高中生的父母都是拎着一份小心,看着孩子的脸色,因为他们是VIP。陪读的过程中很多时候不得不放手,如果不放手,孩子不可能成长,你们之间的亲子关系会崩,实际上亲子关系不好很大原因在父母不在孩子。你的态度怎样很重要。我喜欢吃橘子,你非要给我弄箱苹果,爱孩子还是要以他能接受的态度,沟通才会非常顺畅。孩子其实是非常讲道理,要把他当独立个体。”

九枚玉说,自己最早一次有点崩是在孩子上小学的时候。“我偶然发现孩子在她的日记里骂我,这么点大的孩子怎么会用这么恶毒的语言讲自己的妈妈。我就倒过来想,我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就豁然开朗了。”九枚玉说,自己在孩子那么大的时候做得还不如孩子。“在我中考的时候,我还在一边看普希金诗集,一边追一个剧自己写番外,父母也是无可奈何。既然我的父母能够容忍我,我为什么不能容忍我的孩子呢。倒回几十年前,我降维到青春期,跟孩子做朋友。因为做父母,不光生养,还要负责任,而且不能退货,也没地方说理去。只有想尽各种办法,找各种各样的通道。那么怎么样把这个过程做得比较舒坦,只有自降身份,把自己压低一点,不能摆家长谱子。我试了一下,这个效果非常好。”

 

QQ图片20190621141154

 闫妮饰演的“王胜男”成了很多妈妈的镜子

从2013年的《陪读日记》到现在孩子已经工作,6年过去了。九枚玉说,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本人也有了不小的变化,但是不变的是亲子关系。“我有个不成熟的概念,以前更多地把父母归结为自然属性,但是经过我这么多年做母亲的实践,我认为父母这个身份更多的具有社会属性。孩子借由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并不意味着你就一定能做好父母,就有权利控制孩子教导孩子。孩子是初次当娃,我们是初次当爸妈,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站在上帝视角去教育孩子怎么可能。两代人要给予彼此成长的、隐私的空间,相互尊重。在陪伴孩子的过程中,父母的成长更重要,孩子才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微信图2

 

张嘉译闫妮让角色更立体

QQ图片20190621115825

《少年派》主创合影(受访者供图)

2013年写了一系列《陪读日记》,九枚玉只是在朋友圈里发发。等到孩子2014年高考结束后,才把它整理出来两万多字,发表在《清明》杂志上。“没想到我这么私人化的东西能引起众多家长的共鸣,当时很多人都在传我写的文章。”2015年,九枚玉写完《女不强大天不容》,是创作空窗期。“当时六六建议我尝试下其他题材,因为现实主义题材不当红,但是我说我写不了,正好手上有个《陪读日记》,我说想试试,市场卖不掉就卖不掉吧,至少对得起我曾经度过的一段岁月,她看我写得很认真,说你好好写,没人买我接着。我特别感动,我一定好好写,不辜负她的信任,一口气写了十万字给她,说不行,全部推翻重做,重做人物线,重搭框架,中间数易其稿。后来还是被一家公司退货了,感到很沮丧。但我一直相信,只要是好的东西,甭管刮什么风,总会被认可。”

既然决定写下去,九枚玉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后来张嘉译看了几集,就拍板要这个货,之后的创作就特别顺畅了。”九枚玉说,很感谢张嘉译的市场眼光,是他主动要求在剧本中加了些高考元素,哪怕不占主要篇幅,有个高考的切入点就很好。提起张嘉译和闫妮的演技,九枚玉连连称赞。“他俩太厉害了,绝对把人物拔高了,更惟妙惟肖,经过他们演绎的人物更讨喜了。张嘉译演的林大为,生活中的原型是我老公。当然我老公没林大为那么帅,但性格有点相似,都是家里的缓冲地带,不会让妈妈和孩子直接刚。,一个家庭一定是有个强的有个弱的,这样刚柔相济阴阳调和,林大为比较憨,是大智若愚的人,其实王胜男每次只是占了口头上的便宜。”

DSC_9893

新书《少年派》

九枚玉表示,小说是剧本的浓缩版,其实自己当时直接写的是剧本,只是保留了小说的写作方式,有场景描绘,心理描绘,而且加了大量台词,便于拍摄,也便于出版社编辑删改。“揣摩男性心理是有困难的,写的过程确实感觉到,女性台词顺手就来,男性的就会想半天,所以女性的戏份明显大于男性。”九枚玉笑称,林大为这个角色之所以出挑是因为有了张嘉译。“这部戏的演员、导演的二度创作对剧本有提升,文字的东西经过他们的这些再创造,变成活生生的人站在观众面前。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们,他们让人物就立在你面前。大家能有一点点共鸣,心上小角落被挠了一下,有点温柔的悸动,我就很满足了。”

转型做编剧心态放很低

DSC_9852

九枚玉聊转型经历

九枚玉入行三十年,是省城资深的媒体人。谈及与六六合作,并成功转型编剧的历程,九枚玉直言要感谢六六。“我碰上非常好的六六老师,没有她很好的提携,我不可能一下转过来。她不止一次给我递橄榄枝,很多年前就邀请过我,我不敢接。一是我的能力有限,同样是文字,做新闻做副刊跟写剧本不一样;二是我看重情分,我担心合作没成,朋友也没得做了。考虑再三,宁愿不做编剧要朋友。当然最终我走上这条路了,是因为当时我女儿上大学了,感觉很空,像失业一样,这时候六六再次邀请,毫不犹豫跟她上船了。”

转身学习做编剧,九枚玉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很低。“虽然做记者编辑三十年,好歹也是个部门主任,但是对于编剧领域来说,就是个小白,一切要从头再来。”三部戏合作下来,六六告诉九枚玉,她有了很大的进步和变化。“做《女不强大天不容》的时候,我的加入,市场上是不接受的。而现在大家都已经接受了,六六的名字后面自然加了个九枚玉。六六说我最大的优点是抗折腾,你说怎么改就怎么改,可以不停地锻造。其实是我年龄到了,不发火是元气不足,不是修炼好了,而是姿态放得特别端正。”

QQ图片20190621141529

九枚玉和六六已合作三部热剧(受访者供图)

九枚玉说,写剧是很辛苦又很枯燥的过程。“吭哧吭哧,弯腰撅屁股在土里刨,还不一定能挖出什么东西。别人看着你是平地起高楼,其实这个过程是很孤独的,你的精神世界别人进驻不了,你需要把天线雷达全关闭,收入内心,集中注意力搞创作。”

九枚玉说,自己在家创作剧本时都不说话,脸也很难看的,写完一集的时候才恢复一点正常人的状态。“要不停地把自己的灵魂钻入角色的躯壳,像他那样去生活,体验他当时当地在事情处理上怎么说怎么做,觉得自己人格挺分裂的。尤其是写孩子会比较困难,2015年我50岁的时候写《少年派》,青少年朦朦胧胧的小感情,互相试探,这种怎么把握好,那就要把心态调到初高中非常年轻的状态,跟孩子同频共振。”

作为编剧,九枚玉看自己的作品永远有种敝帚自珍的感觉。她说,希望观众不管看书还是看剧,有点启发,有点共鸣。“焦虑的时候看看王胜男是怎么做的,能够汲取点她的经验教训,作为编剧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接下来必须有个沉淀,需要学习吸纳的过程,扒完生活再继续,千万别写空了。”

DSC_9979

徽派访谈直播现场,众好友前来为九枚玉助阵

微信图2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李燕然/文 薛重廉/图

责任编辑:吴华丽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网只作新闻传播不作商业用途,若不同意转载请原作者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作删除处理。联系电话:0551-65286144)
文章关键词:

我爱看图

手机安徽网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