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网首页 » 文苑 »

    安子 :岁月中的词岁月

    ​回视“词岁月”,步履蹒跚也带着诸多的不完满,人所能实现的,或许永远只是愿望的冰山一角。但它真实地伴随了我曾经的岁月,予我以快乐,这也就够了……

    2021-01-26 15:18

    刘江颍 :一位父亲写给女儿的信

    我们幸福的一家人,之所以能够家和万事兴,吉祥如意,无不得益于你妈妈的护佑和加持。我们既要看到她的努力和付出,更要懂得她的不在之在、不为而为、无处不在。我们要深感...

    2021-01-26 15:09

    张建春:伤疤

    我有时浪漫地想,身上的三个伤疤是我的日月星辰。第一个是太阳,第二个是月亮,第三个是星辰,不过界限也很模糊。疼过了,长好了,也是很有意味的。

    2021-01-25 20:10

    赵鸿冰:父亲与春联

    父亲小时候家里很穷,只上过几年私塾,就辍学了。他干过很多营生,但他人穷志不穷。在当学徒和有了工作以后,一直没有放弃学习。从诸子百家散文、史记到四大名著,从古代汉...

    2021-01-25 20:00

    金仁志:闲话书信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那古典与抒情不仅特有,也是独一无二的,任时光更迭,科技更新,书信之美地老天荒。

    2021-01-25 19:55

    靳雪晴:诗心

    ​就像南朝乐府《子夜歌》所说的:“谁能思不歌,谁能饥不食?日冥当户倚,惆怅底不忆?”诗心,原本是发自内心的需要,即使没有学问,没有技巧,它还是会产生出来,兴之所...

    2021-01-25 19:52

    罗光成:半塔古镇

    从窄口,踱进去,竟如桃花源般“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胡同里的烟火味是更加的浓厚,也让人更加感觉生活的真实与趣味。

    2021-01-25 19:47

    李良旭:后来

    乡下的外婆,是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太。她曾经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别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现在想来,原来,外婆所说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就是后来。

    2021-01-25 19:43

    周根苗:你是我今生永远的风景

    即使有一天, 你枝枯叶落自然荒凉, 我甘愿变成一抔黄土一株草蔓, 与你紧紧融合,伴你进入温馨的梦乡。 倘若真有来生来世, ​祈盼我俩再续姻缘……

    2021-01-25 19:39

    刘加莹:任意东西

    昌林先生是上世纪62年生人,从艺40余载,秉持“最好的风景永远在路上”的创作理念,一直没有停止过行走和跋涉。

    2021-01-25 18:52

    王熙之:最忆少小过年时

    这天是年三十。一大早,我和梅生几个就到十多华里远的小镇上去洗澡,回来已是午后。这时,家家都贴出了新门联,还听到远近村庄冷不丁的三两声爆竹响。

    2021-01-25 18:49

    苗秀侠:岁月的醉红——读吴玲散文集《比梨花白》

    散文里的文气尤其重要,她会赋予文本以超拔的气质,让读者感知到气质带来的灵秀和睿智。吴玲的文字已经达到这样的境界,给读她作品的人,带来不一样的馈赠和“艳福”。

    2021-01-21 16:08

    孙功俊 :读书是一辈子的事

    “书不仅是生活,而且是现在、过去和未来文化生活的源泉。”读书也是一个人的心灵远行,是一份坚守、一份心境、一份乐趣,更是一种习惯。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深深懂得读...

    2021-01-21 16:04

    徐贵祥:花间一壶酒

    当一个退休干部,当一个老年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做好自己的事,不找麻烦,仍然是奋斗、是奉献。退而不休,退而不废,退而不僵,后退一步,只是换了位置,仍须找准新...

    2021-01-20 18:32

    木槿花开:女人的路能走多远

    我是家中的第三个女孩,也是最小的孩子。幸运的是,我是在父母的疼爱和哥哥姐姐们的呵护中长大的。但我知道我是个女孩子,我得更加努力。我有自己的理想,我想当个作家。

    2021-01-20 18:17
返回顶部